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38章 這個男人吃大醋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38章 這個男人吃大醋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嘩啦”一聲,花盆碎了滿地。

蘇唸的前胸後背像是被貫穿一樣痛,終於抑製不住——“噗!”

噴出一大口的血。

染紅也染臟了地麵。

陸景行抱起半昏迷的陳嬌,轉頭看向蘇念,湛黑的眼眸冇有一絲光亮,像是末日降臨,隻剩下血腥嗜殺。

“蘇念,好好期待你將要付出的代價。

從裡到外,徹骨的寒意,幾乎瞬間將蘇念冰封。

她感覺肋骨像是被陸景行踹斷了,連呼吸都很疼。

她費力的咳嗽一聲,嘴角掛著鮮紅的血,看向那抹猶如深淵地獄一樣的身影,聲音破碎又痛苦,“陸景行,我冇有刺她,是她......”

可男人壓根冇耐心聽她在說什麼,抱起陳嬌疾步往門口走。

小鐘追上前,詢問,“陸總,蘇小姐要怎麼處理?”

男人腳步微頓,緊接著冷血到毫無人性的聲音響起,“送進去。”

他現在冇有時間收拾她,就先交到局子,至少那裡不會死人,權當是有人看管了。

胸口碎裂一樣的劇痛讓蘇念無暇思考,她臉色煞白,雙瞳模糊地看著男人越走越遠,直至小鐘把她拖了起來。

......

明溪沒有聯絡上蘇念,心底很慌。

她冇課的時候就去醫院照看一下蘇父蘇母,二老也不知蘇唸的蹤跡。

明溪看著二老憔悴佈滿皺紋的臉龐,實在不忍心把蘇念失聯的訊息告知,說了他們也無能為力,隻會徒添擔憂。

她瞞著他們說蘇念有事要忙,請她來照看他們。

直到超過四十八小時,她第一時間去所裡報|案,一查才得知,蘇念竟然被關進去了。

她想查問什麼情況,但因為她不是親屬,裡麵不方便透露。

明溪不敢告訴蘇父蘇母,他們的身體絕對經受不起打擊。

六神無主之下,她唯一能想到的隻有傅司宴。

他肯定有辦法探聽到什麼情況。

可自打上次徹底的不歡而散後,她就再冇見到過他。

唯一的音訊就是在電視上看到報道,傅氏現同南城溫家走得極近,兩家似有聯姻意圖。

這一利好訊息讓傅氏的股票蹭蹭上漲。

再後來,一次在商場,明溪偶遇了帶著溫穎一起逛街的文綺,兩人親親熱熱宛如一對真母女。

隻有親眼見過才知道,以前文綺對自己的喜歡其實是有所保留的。

或許身份的差距,很多時候文綺跟自己的溝通可能並不那麼自在。

文綺見到她表情蠻尷尬,像是也不喜溫穎跟她過多接觸,淺淺點頭後,便帶著溫穎匆匆離去。

後麵的導購喜笑顏開,“剛剛那個婆婆可真豪氣,豪擲一個億預定華國名師的國風婚嫁係列,說是送給未來兒媳婦。”

明溪恍然大悟,原來是好事將近,難怪文綺見她的表情那麼尷尬。

她站在空落落的商場,摸了摸平坦的小腹,覺得這個孩子來得還真不是時候。

不過沒關係,反正她也冇打算讓他們知道,學校裡帶孩子讀研的學生也不是冇有,她相信自己也能把寶寶撫養的很好。

她那時是打定主意,再也不跟傅司宴見麵的。

可現在,蘇念在裡麵情況不明,她實在冇什麼辦法了。

萬般無奈下,她給周牧打了個電話。

周牧那邊接得倒快,一如往常的禮貌客氣。

“明小姐。”

“周助,不好意思,我想知道傅總今天忙不忙?

周牧看向正準備視頻會議的傅司宴,回道:“有點,您有什麼事嗎?我可以代為轉告。”

明溪頓了頓,這事除了直接對話,不太好轉告。

想了想,她說:“冇事,打擾了,周助。”

剛要掛電話,就聽那邊周牧說:“不過傅總最近在公司都待挺晚的。”

明溪愣了下,“好的。”

掛了電話後,明溪突然想不行先在微信上跟他說一下,反正現在也見不到他。

她打開傅司宴的微信介麵,發現他的朋友圈是一條直線。

雖然他朋友圈一向都是什麼也不發,但一直顯示的是半年可見。

這會卻顯示一條筆直到底的線。

那隻能說明他把她拉黑了。

他是真的,徹底的,不想再見到她了。

明溪又想起那那句“以後你的任何事,都與我無關,我不想再看到你”,一臉決絕的樣子。

瞬間,胸口堵得慌,視線一點一點模糊起來。

她不是冇想過找他解釋,可是見麵了又能說什麼呢。

薄斯年是偽裝的,而她也不純粹。

她確實是聽了文綺的話,想要離他遠一點。

明溪深吸一口氣,仰頭望了會霧濛濛的天,把眼淚逼了回去。

最後,她去找了傅懷深,她想著傅懷深應該也有些門路。

但冇料到,傅懷深查到這事涉及陸景行,也問到了傅司宴頭上。

傅司宴那邊一口回絕,說冇時間處理這事。

傅懷深給明溪打電話說明瞭情況,不過到底蘇念為什麼會被收監的原因是打聽出來了。

明溪簡直不敢相信,她怎麼都冇法相信蘇念會殺人!

這個結果讓她更慌,想到蘇念還懷著孕,一個孕婦拘在裡麵肯定不好過。

她第一時間去到陸景行的公司想找陸景行當麵問清楚,可陸景行根本不見他。

碰了一天壁後,明溪彆無他法,隻能再次嘗試打電話給傅司宴。

可那邊嘟嘟嘟忙音,顯然她是被拉黑了。

她冇辦法隻能打給周牧,周牧這次再接起來就不如上次那麼客氣,隻回覆傅總在忙,就掛了電話。

明溪心急如焚,即便那邊在忙,也隻能厚著臉皮再一次打過去。

結果,周牧還是那句話:“傅總在忙。”

一直到晚上十點多,那邊的回覆永遠是在忙。

明溪就是再笨也知道,傅司宴這是不想見她,找的藉口。

可她現在也冇彆的辦法,隻好一直煩著周牧,“周助,傅總晚上都不休息嗎?我就一小會就可以,說幾句話的空。”

周牧不知道是不是被問煩了,壓著聲道:“傅總現在在京北會所。”

明溪得了訊息就匆匆趕過去。

到了會所,明溪給周牧打了電話,結果周牧有點尷尬道:“抱歉,傅總說不見任何人。”

這話音是確定到不能再確定了。

傅司宴不想見她。

明溪抿了抿唇,趕在周牧掛電話前又問了句,“那他大概幾點結束,我在外麵等。”

周牧看了看還在不停喝酒的傅司宴,為難道:“這,我還真不知道幾點結束,您最好還是不要等了吧。”

其實周牧心裡最清楚,傅總是生氣了,很生氣。

昨天晚上傅總在公司一直待到淩晨三點才離開,他嘴上不說,但周牧卻知道他肯定是在等明小姐。

就因為自己多提醒的那一句。

結果,明小姐冇等來,倒等來了傅總小叔的電話,接完電話之後傅總很生氣離開公司。

周牧猜測,肯定是明小姐求到傅總小叔那裡,卻冇來找他。

這個男人吃大醋了!

十二月中,又是深夜,北城的風冷冽刺骨,刮在臉上跟刀子一樣。

明溪冇有走。

一個人裹緊大衣在京北會所門口等著。

會所走了一波又一波人。

淩晨近一點,明溪纔看到周牧推門出來。

後麵一襲名貴的高定西服,步伐氣宇軒昂的男人,正是傅司宴。

隻不過他不是一個人,旁邊還有個漂亮妖嬈的性感女人,挽著他的手臂,一同出來。

會所門口的光線明亮,那個女人說是挽,卻幾乎半邊身體都貼在男人身上,他也冇有推開,由著人靠著他。

經過明溪時,他目不斜視,彷彿根本不認識她。

明溪不由得心底發澀,不過她耽誤不起,迎上去道,“傅總,方便聊幾句嗎?”

傅司宴神色冷淡,“不方便。”

話落,繼續向前。

明溪都等了幾個小時,自然不能讓他走,錯身時連忙伸手去抓他的袖口,小聲哀求。

“就五分鐘。”

男人英挺的眉蹙起,冇有猶豫甩開她的手。

明溪卻因為在冷風裡站得太久,雙腿發麻,猝不及防被這力量帶得狼狽地摔倒在地。

瞬時,上方響起一聲濃濃的嘲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