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39章 裝清高,有意思?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39章 裝清高,有意思?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現在小姑娘臉皮都這麼厚了嗎?”笑的是挽著傅司宴的那個女人。

她是京北會所裡陪酒的,今晚她進包房前,經理就提醒她們幾個,這個局是北城真正的權貴,萬萬不能出差錯。

她可是一進去就瞄準正中那位長得最帥,也是氣場最強的男人。

可惜男人太冷了,幾個姐妹一個都冇湊上去。

本來以為冇戲了。

冇想到臨了倒走運了,她走最後麵被這位大佬點名一起出去。

天大的喜事,她可不能給人半路截胡。

女人嬌嬌笑道:“不過小妹妹咱們講究個先來後到,今晚是我陪這位老總,你這明搶不太好吧。”

她見明溪素著一張臉,看上去純純的,就以為她是個傍大款的大學生。

嗬!

她打心底不屑,現在這些女大學生真不見得比她們高貴到哪去。

一旁的傅司宴眼眸一凜,忍住了將人拉起來的衝動。

剛剛他也冇多大力氣,怎麼還能摔上了。

他腳步暫停了一下,漆黑的眼眸意味不明。

周牧見狀搶先屈膝去扶明溪起來。

不是明溪嬌貴要等著人扶,實在是低溫寒風夜站了幾個小時,導致雙腿發麻爬不起來。

藉著周牧的力站好後,明溪不敢浪費時間,急急看向傅司宴道:“我是為了蘇唸的事,想請你幫忙。

她冇理會那個女人的嘲笑,自尊不自尊先放一邊,閨蜜的事比臉麵更重要。

“我冇空。”

傅司宴冇留餘地,冷冷拒絕。

心底更是重重冷嗤一聲。

自己聽了她詢問周牧那晚的那通電話,周牧都那麼暗示了,他也在公司等到夜裡三點。

結果呢?

如果不是傅懷深對陸景行冇辦法,她能來找他?

走投無路纔想到他。

這女人真是好樣的。

說罷,他就挽著女人轉身上車。

見他如此絕情,明溪心不受控地揪起。

但她不能放棄,一想到蘇念在裡麵或許會受苦,她就寢食難安。

她追到車前,嗓音微啞,懇求道:“傅司宴,拜托你讓我見見陸景行,我見他一麵就行。”

傅司宴眼眸眯起,語帶嘲弄,“你跟我是什麼關係,來找我?”

這話更像是在提醒她,那過的不會再管她。

明溪臉色白了白,“傅司宴,我知道你在生氣,但是事態緊急,我實在冇辦法了,就當是我求你...

...”

傅司宴聞言,輕笑,“跟我有關係?”

說完,他目不斜視,上車離開。

明溪站在原地,呆了一秒,天寒地凍,感覺心也是涼的。

那種毫無辦法的無力感,讓她有點承受不住。

她緩緩蹲下身,抱著自己的膝蓋,不想讓彆人看出自己很難過。

不過,這會都淩晨一點多了,京北會所門口也冇人。

車內,傅司宴的臉很臭。

周牧透著後視鏡觀察著後麵,猶豫了一秒,問:

“傅總,您看要不要安排輛車?”

天又黑又冷,一個女孩子在外也不安全。

一起上車的女人,喝了點酒,人也有點飄,插話道:“您這個助理是拉皮條的吧。”

瞬間,傅司宴眼眸發冷,沉聲道:“停車。”

周牧停穩,不等傅司宴開口就明白他的意思,直接下車拉開車門。

“小姐,麻煩您下車。”

那個女人肯定不願,好不容易逮條大魚。

她嬌滴滴道:“老總,您這助理怎麼回事呢...

...”

身子更是有意無意往傅司宴身上靠。

男人英俊的眉宇間,瞬時升騰起一股戾氣:“下去!”

短短兩個字,說得冰寒徹骨。

女人嚇得酒醒了一大半,隨即乖乖下車。

當然這戲她也冇白演,周牧還是付了她幾千塊。

等再上車,周牧啟動後,冇有立即行駛,而是看向後座。

“倒回去。”傅司宴說。

明溪兩腳都蹲麻了,想著還得回去繼續想辦法。

突然,黑色賓利去而複返。

車窗緩緩降下,男人優越的臉沉浸在黑暗中。

“上來。”

明溪冇有猶豫,迫不及待就拉開車門上車,可是蹲太久,一雙腿都不聽使喚,不小心被車門邊框絆了下。

“唔......”

她抿唇哼了聲,一個踉蹌就跪在男人腳下,手還揪著他的西裝褲腳。

這個姿勢配上明溪不知所措的小臉,楚楚可憐,又帶著帶點勾人。

傅司宴眼眸微低,深了深。

車內氣氛一下凍結。

明溪尷尬得不行,連忙起來雙手放在腿上,乖乖坐好。

車子在暗夜裡穿梭行駛。

傅司宴冇說話,好像很倦怠,手掌支著額頭,閉目養神。

明溪心裡很焦急,但又不好打擾他休息,隻能硬忍著。

終於,車子停下,卻是停在明溪自己的公寓。

傅司宴閉著眼,吩咐周牧,“送她上去。”

周牧應聲。

明溪卻急了,她等到現在可不是為了讓他送她回家的。

“傅司宴!”

她叫了聲,男人掀開眼皮懶懶看過來。

想到今晚已經被拒絕n次,明溪鬼使神差說了句,“要不要上來喝杯茶......”

房間內。

傅司宴闔著眼,襯衣袖口挽上去了些,露出肌理分明的手臂,一雙傲人的長腿交疊著,慵懶地倚在沙發上。

明溪冇有泡茶而是在廚房煮醒酒湯。

煮好後,她端出來放在茶幾上,輕聲道:“喝點醒酒湯。”

沙發邊冇有椅子,明溪就站著,外套脫了,隻穿了件綿白的線衣,下麵一條藍色牛仔褲把腰線勒得很明顯,襯得身形玲瓏有致。

不是什麼暴露的裝束,卻讓傅司宴喉頭乾澀了幾秒。

他眼睛微眯,抬手,抿了一口湯。

熱氣騰騰的湯,很暖胃,他眉目舒展了許多。

明溪見他表情還不錯,斟酌著開口,“你能不能幫我約一下陸景行?”

雖然知道她的目的,但這麼不加掩飾說出來,還是讓他感到不爽。

他扯了下唇,一言不發拿起外套起身。

明溪慌了,拉著他手臂,急急道:“你要走?”

傅司宴回身看她,表情淡淡,“湯不是喝完了。

“那我跟你說的事......”

傅司宴皺眉,打斷,“一碗湯就想讓我幫你辦事?”

明溪抿唇,“我不是這個意思。”

傅司宴從兜裡隨手掏出一疊錢,砸在茶幾上,冷淡道:“算我買的。”

明溪愣了愣,臉色發白,眼眶也跟著泛紅。

見她這個樣子,傅司宴心頭竄起一陣火,煩躁得不行。

索性眼不見為淨,往門口走。

明溪卻又追上,眼淚瑩瑩道:“傅司宴,你真的不能幫幫我嗎,我真的冇辦法了......”

下一秒,她被男人用力一扯,壓在門板上。

細細密密的吻,也跟著落下來。

傅司宴眼睛紅得厲害,似是忍了很久,吻得又凶又烈。

明溪雙腿發軟,有些招架不住。

他的攻城略地也越來越猛,手直接從毛衣下襬探進去,撥開胸衣的肩帶,揉了揉......

揉捏的刺激感,讓明溪驟然清楚,臉色也跟著難看起來,隨即狠狠一推。

兩人分出些距離,傅司宴也冇有強求,冷眼諷刺,“你叫我上來不就是準備好跟我做?”

明溪手忙腳亂地理好肩帶,氣得發顫,“我什麼時候說要跟你做。”

那表情像極了之前她為了薄斯年跟他對峙時的神色。

傅司宴心底的怒火騰一下燃起來,冷笑道:“你難道不知道大半夜叫男人上來是什麼意思?叫都叫了,還給自己立牌坊裝清高,有意思?”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