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4章 我們還冇離婚!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4章 我們還冇離婚!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他修長的手指向上,抬高她的下巴,換了個角度,微微偏頭,讓兩人的唇瓣貼得嚴絲合縫,不留一點空隙。

這個吻一如他的行事作風,冷靜自持裡帶著不容置喙的強勢霸道。

他很有耐心地輕撬她的齒關,直至裡裡外外都溢滿他醇厚的男性氣息。

明溪後背抵著冷冰冰的牆壁,檀口被他火熱的唇瓣燙得發麻,簡直是冰火兩重天。

她不由自主地輕顫。

卻引得男人的攻勢愈發洶湧,恨不得將女孩吞入腹中,吃乾抹淨纔好。

明溪直接被他嚇哭了。

他為什麼要這樣,他不是喜歡林雪薇嗎?

為什麼還來撩撥她,吻她。

鹹濕的淚水讓傅司宴的唇慢了下來,但仍貼在一起。

他轉移了陣地,薄唇貼著她飽滿的耳垂,撥出一陣熱氣,有些難耐地叫了聲:“溪溪。”

一開口嗓音就啞得不成樣子。

明溪腳尖打顫,更想哭了。

她知道這是什麼信號,他想要......

“還反不反抗了?”他啞著聲問。

明溪眼角紅紅點頭,根本不敢激怒他,怕下一秒就被扔到床上。

“不許再氣我。”他又說一句。

明溪不看他,像個木偶人,繼續點頭。

但麵前的人卻不樂意了,捏過她的臉,黑眸直勾勾地凝著她,命令道:“看著我。”

明溪下巴被他漂亮的手指強勢桎梏住,無處可避,隻能看他。

女孩剛被肆虐過的唇瓣又紅又腫,還閃著誘人的水光,看得傅司宴眼眸深重。

她一直溫順柔和,任他予取予求慣了,乍然的反抗很輕易就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一想到她跟彆的男人在一起的畫麵,他的火蹭得就撩了起來,想狠狠地占有她,讓她認清她是誰的人。

男人的目光像頭餓狼,讓明溪發慌。

突然,傅司宴的電話在褲子裡震動起來。

明溪長舒一口氣,無比感謝這個打電話的人,看男人還立著一動不動,她不由得提醒他:“接電話啊,可能是林雪薇呢?”

她提林雪薇是想轉移他的注意力,也闡述了他愛的人不是自己的這個事實。

雖然都清楚明白,但心底還是像被鹿角頂了下,酸酸澀澀,有點難過。

傅司宴捏著她下巴的手使勁,音色低沉:“你想讓我去找雪薇?”

一個女人把男人往外推,還能說明什麼。

這個想法讓他發瘋。

他喉結重重滑動,眸光落在她白瓷細膩的天鵝頸間,突然俯身將她抱起,一步就將她扔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明溪還在茫然,慌慌張張問:“傅司宴你要乾什麼?”

男人輕笑了聲,眼底卻冇有絲毫笑意:“你說我要乾什麼?”

下一秒,昂貴的西裝就被扔在腳下。

明溪的臉瞬間紅透,他這個動作......

她磕磕巴巴,幾乎是求饒的姿態,說:“我、我受傷了。”

她忘了這個男人可怕的佔有慾,容不得彆人挑釁。

早知道給她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會選這個時候挑釁他,手不方便,連跑都跑不了。

“不用你動。”

傅司宴說得漫不經心,漆黑的眼眸裡綴著一抹暗色。

他身上還穿著白襯衫繫著領帶,衣冠楚楚的模樣,卻說著如此禽、獸的話。

傅司宴低頭想吻她的唇,她卻彆過臉去。

他直接伸手掐過她水盈盈的臉,指腹重重按住她的唇瓣,嗓音沙地生磁:“我們還冇離婚,這是我的權利。”

明溪眼角的淚水像斷線的珍珠,滾滾從臉頰兩邊落下。

她抽著氣,哭得不能自已,嘴裡還不忘罵道:“傅司宴,你不是人,你這個渾蛋,隻會欺負我......

傅司宴心突然又軟了,低頭心疼地吻她的淚。

明溪卻更生氣了。

他當她是什麼?

不愛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甘、憤怒、委屈全部湧上心頭。

明溪抽泣著問,“你愛我嗎?”

傅司宴的吻頓了一秒,然後停了下來,眼眸沉沉冇有回答。

沉默已經代表了一切。

明溪心裡痛得像是快要死去,她愛了他十年,可他卻冇有愛過她一分。

她手受傷了,使不上力氣,明溪氣的冇法發泄,張開小嘴就咬上他精緻的下頜,用了些發狠的力氣。

“嘶——”

突如其來的刺痛讓傅司宴不由得嘶了聲,他捏緊她的下巴,低聲警告:“鬆開。”

明溪鬆開後彆過臉,眼淚還是不住地流,傷心到停不下來。

落在傅司宴眼裡,卻是在為另一個男人守身如玉做的抵抗。

他心中氣極,反倒笑了,“彆哭了,不動你。”

隨後摔門而去。

聽到關門聲,明溪隻覺得心底像被掏空一樣,難受得不行。

忍不住起床跑到洗手間吐了起來。

胃裡像是有隻手在狠狠地攪動,痛楚讓她吐了一遍又一遍。

他應該是去找林雪薇了吧......

那纔是他深愛的人......

而她對他的價值,從頭至尾隻有這具用了兩年的身體......

明溪控製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淚水一串串滴落下來。

她就不應該問出口,不應該明知道答案還羞辱自己......

放手吧,以後再也不要這樣。

她對自己說了一遍又一遍。

......

酒吧裡。

幾個男人聚坐在一起,旁邊還陪襯了兩個妖豔的女人。

傅司宴俊臉隱匿在黑暗裡,半明半暗,依舊掩蓋不住,好看到發光。

白裙子的女人看得心癢,端起酒瓶給傅司宴倒酒,然後嬌聲道:“傅總,請你喝一杯......”

說話間,那隻手還不忘往傅司宴大腿上摸,隻是還冇近前,就被傅司宴一腳踹翻了她屁股下的座椅。

女人‘咚’一聲,就坐到了地上。

傅司宴冷沉沉出聲:“滾出去。”

女人捂著臉,嚶嚶幾聲就往外跑。

還是陸景行伸手攔了下,扔了一把鈔票給她,順便薅了把,挑眉調笑:“挑錯人了不是,下次記得找爺,爺帶你玩點刺激的。”

一旁的顧延舟桃花眼挑了挑,也跟著笑:“就是,咱們陸總閱女無數,技術可是上流。”

那女人把錢塞在胸前,衝陸景行一臉媚笑:“那等你哦,陸爺。”

顧延舟看著女人出去後,抖了抖,像是要把雞皮疙瘩全部抖掉。

隨後,他桃花眼一斜,看著傅司宴下著狠勁,抽了一根又一根,不由地問:“怎麼了這是?”

緊接著,他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盯著傅司宴俊美的麵容,唇角翹起‘嘖嘖’兩聲。

旁邊的陸景行發現端倪,也看了過去。

傅司宴那張顛倒眾生的俊臉上,竟然有一個清晰的牙印,可巧咬在了下頜處。

一時,眾人臉色各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