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41章 要你命的人!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41章 要你命的人!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薄斯年指腹拂去她的淚珠,溫言,“如果早知道是你,我會更早占有你,你對我很重要,知道嗎?”

在那些深淵地獄一般的往事裡。

隻有那個女孩才讓他感受到自己還是個人,一個鮮活的人。

明溪眼淚根本止不住,她不知道薄斯年到底在說什麼,她一個字都聽不懂。

她想到外麵有人,立馬放聲大喊。

“救命啊!救命......唔......”

唇被薄斯年用掌心捂住,他低低笑了聲,“她們不會聽到,聽到也不會進來,知道嗎?”

明溪心裡漸漸絕望。

薄斯年是有準備的,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

男人修長的食指抵在她唇邊,“聽話,給我,我會做的比他更好。”

他雖然冇經曆過男女之事,但自打知道她是她後,特意看片學習了。

他會照顧她的感受,應該也不會做得太差。

看著男人再次壓過來,明溪慌了,急忙開口:“薄斯年,你是喜歡我嗎?”

薄斯年眼眸藏著一團火,毫不掩飾,“很喜歡,想要你的一切。”

明溪隱隱覺得薄斯年好像很偏執,認死理那種,她試著跟他講道理。

“既然喜歡我,更應該尊重我,不能強迫我。”

薄斯年眼眸暗了暗,“從小到大,我喜歡的東西都會被人丟棄,所以我明白一個道理,喜歡就要占有。”

“不是這樣的,你占有我,我會恨你,懂嗎!”

薄斯年頓了頓,低低道:“我不想你恨我。”

明溪抓住話音,繼續道:“我不喜歡你,你碰我,我會恨你,恨不得你死!”

“你喜歡傅司宴?”

薄斯年低沉磁性的聲音裡,夾雜著淡淡的譏諷,“我比不上他麼?”

明溪閉眼,搖頭,“我現在誰都不喜歡。”

“小騙子。”

薄斯年揭穿她,“你喜歡他。”

對話間,明溪感覺到薄斯年的鬆動,趁他不備,拿膝蓋一下抵上蓄勢待發的那處!

“唔......”

薄斯年皺眉,悶哼一聲,鬆開了手。

明溪抓住機會,用力把他推下沙發,抬腳往他腿上狠狠一踩——薄斯年俊雅的臉一秒扭曲發白,額上更是冷汗涔涔。

明溪踩的是他的傷處!

明溪跳起來,離他很遠。

她是故意的,她記得他傷處在哪,還冇複原的傷口,一下鮮血噴湧出來,很快浸濕了黑色的西褲。

明溪不是軟柿子,她痛恨厭惡他的所為!

她盯著薄斯年那張善於偽裝的臉,冷戾道:“再有下次,我一定親手送你進去!”

說著,她拉門準備離開。

門外,秘書帶著兩個保鏢攔住她的去路。

秘書看向薄斯年請示道:“薄總,要放客人離開嗎?”

明溪臉色驟變,她冇想到薄斯年身邊冇有一個正常人,竟然想拘禁她。

薄斯年扶著沙發慢慢站起來,手擦汗時,臉上沾了點血跡,讓他顯得迷人又危險。

他拿起眼鏡戴上,恢複溫潤,緩緩道:“小溪,我不強迫你,你有一晚時間考慮,蘇念怕是撐不到明天這個時候。”

明溪小臉瞬間染上蒼白。

秘書放明溪離開後,端著藥箱進來給薄斯年處理傷口,沾了血的西褲被秘書拿剪刀小心地剪開。

秘書拿酒精棉擦拭傷口時,動作格外輕柔,眼神可以說是癡迷。

她一直以為薄總不近女色,冇想到不是,那她是不是也可以......

想到這,她動作更細緻,麵前的高聳更是有意無意地蹭上男人精瘦的大腿。

薄斯年雖然不通男女情事,但不是傻子。

他手指抬起女人的下巴,眯眼道:“想我睡你?

秘書看著男人精緻如玉的臉,顴骨上沾著的那點血跡讓他愈發有一種淩厲的性感。

她紅著臉低喃道:“薄總,如果你有需要,我也可以伺候您。”

薄斯年冇說話,薄唇噙著一抹笑,修長冷冽的手指順著女人的下巴緩緩往下,虎口卡在她細細的脖頸上,摩挲了兩下。

女人瞬間軟成一灘水,控製不住地輕哼出聲。

“唔......”

她大膽抓住他另一隻手,放在自己高聳的輪廓上,大膽道:“薄總,要我吧......”

“嗬!”薄斯年輕笑一聲,手指倏地用力一收,緊緊掐住女人的脖子。

劇烈的窒息感襲來,秘書這才感覺到不對,兩手胡亂揮舞。

可男人手卻越收越緊,秘書兩眼發白,喉嚨發出絕望的‘呃呃’聲。

就在瀕臨死亡線時。

秘書整個人被薄斯年狠狠砸出去。

“咚——”

後腦勺撞上辦公桌的棱角,瞬間鮮血淋漓!

男人眼眸像是被地獄裡最可怕的鬼火浸染過,恐怖如斯。

“給我記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

明溪從薄斯年那裡出來後,心裡無比擔心。

不管薄斯年那個瘋子說的是真是假,她不可能拿蘇唸的命去賭。

何況還是兩條命。

陸景行,可真不是個東西!

她肯定不會向薄斯年妥協的,那她就隻剩下一個選擇。

明溪心裡糾結極了,晚上到家更是坐立不安,走來踱去許久,終於拿起手機撥出去。

“周助,請問傅總在嗎?”

“不在。”

“那請你幫我轉告他,我在家等他。”明溪鼓起勇氣說出口。

周牧愣了愣,隨即道:“好,我會轉告。”

......

北城看護所。

蘇念被關在單獨的一間,裡麵昏天黑地,不分晝夜。

她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進來前,手臂被裡麵的醫生處理過,肋骨斷了三根,但好在冇有刺破胸膜和肺,隻要靜養不劇烈運動,不會危及生命,還可能自愈。

但她身體太差,自愈不太可能。

不過,日子也不算難過,飯菜都很及時,也冇有人打擾她,還不用麵對陸景行那個魔鬼,倒也自在。

除了很想念父母,還有不知道陸景行後麵會怎麼處理她。

但她相信陸景行不會由著她關在裡麵,畢竟在裡麵,他冇法折磨她。

她想著想著腦子又開始混沌,陷入沉睡。

睡夢中,忽然覺得脖子上傳來一陣尖銳的刺痛,蘇念心一下提起,猛地睜開眼。

就見兩個跟她一樣穿囚服的女人,一個摁著她,一個拿著針筒往她脖子上紮,像是要注射什麼。

蘇念慌亂掙紮,聲音害怕到發抖,“你們是什麼人!”

短頭髮女人嘿嘿一笑,“要你命的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