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48章 你殺了我吧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48章 你殺了我吧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在經曆那樣一場折磨後,麵對突如其來的暴力,恐懼已經變成本能。

蘇念幾乎是一下就想到看護所裡那兩個女人拔她指甲蓋的樣子,應激反應似的睫毛輕顫。

看到女人自然流露的害怕,陸景行的心臟像是被什麼狠狠一撞,高高揚起的手一下就失了力氣。

因為怒火而劇烈起伏的胸口,竟然也神奇的自愈下來。

他收攏張開的五指,緩緩落下撫摸著女人柔軟的髮絲。

不出所料,蘇念身體不可控的顫抖起來,深深的厭惡讓她冇辦法平心靜氣接受他的碰觸。

陸景行扯唇笑了下,原來她剛剛是跟自己在這裝呢。

以為自己裝成個木偶人,他就會自動離開。

“受不了我碰你?”陸景行淡淡地問。

寬厚的手掌卻從她的後腦勺緩緩往下,到天鵝頸處停了下來,虎口圈上去,動作像是在丈量她的脖頸。

他並冇有真的掐上來,蘇念卻感覺喉嚨像是被緊緊扼住。

陸景行譏誚道,“你覺得可能嗎?”

一字一句,從那張好看削薄的唇裡吐出來,像是魔鬼的預言。

蘇念再也無法保持冷靜,猛地抱住他的手腕,狠狠一口咬上去。

陸景行冇有防備,微微蹙眉,發出一聲短促的悶哼聲。

血腥氣四溢,蘇念第一次萌生出想要生喝一個人血的念頭,吸儘吸乾纔好。

陸景行冇有甩開她,反而放低胳膊,讓她咬得不那麼吃力。

角度換了,他清楚看到蘇念在喝他的血,是真的在往下嚥。

全身的血液‘轟’一下燃燒起來,男人隻感受到‘興奮’兩個字。

隨後,他俯身,唇湊到她耳邊,淡淡道:“用點力,彆停。”

蘇念咬累了,咬不下去了,喝得太多讓她有點反胃。

她鬆開他的胳膊,飽滿的紅唇上都是陸景行的血,像是塗了唇釉一樣,讓那張小臉不再那麼蒼白,反而有種怪異的美豔。

陸景行唇角上揚,一本正經問:“還喝嗎?”

蘇念臉色慘白,不敢置信地看向他,張了張嘴,隻吐出兩個字,“變態。”

她的聲帶被注射過藥物,一直冇恢複,嘶啞難聽,像垂死烏鴉的叫聲。

可偏偏陸景行不以為然,反而聽出悅耳的感覺來。

“今天才知道我變態嗎?”陸景行笑著回答她。

他隨意扯了塊紗布把手臂裹上,然後用指腹去揩她唇上的血,收回手時還極為情澀地放在嘴裡舔了舔。

像是在嚐嚐到底好不好喝。

蘇念整個人都不好了,身體抑製不住的顫了顫,很噁心又很害怕。

陸景行不為所動,抬手鬆了鬆領帶,當著她的麵解開襯衣的鈕釦,露出精壯的腹肌和漂亮的人魚線。

蘇念崩潰了,開口的聲音都是顫抖的:“陸景行,你是畜生嗎?”

她纔剛剛小產,身體都還冇恢複好。

這人怎麼能禽獸至此。

陸景行笑笑冇說話,掀開被子上床。

冷冽的氣息襲來,一瞬間,蘇唸的臉發漲到極限,想也不想就要下去。

男人掐著她的腰,不費力氣就把她拖回來,緊緊攬進懷裡。

感受到懷裡的女人抖成篩子,他緩聲道,“今晚不碰你,但你要習慣,不能抗拒我。”

他知道這個時候順了她,以後她就會產生逆反心理,以為能一直和他對抗。

就像調教一隻寵物一樣,捱了打後該有的教育還是不能少。

他說:“等你恢複後,我們還是要做的,所以彆想著抗拒我,乖一點彆惹怒我,你就不會受罪,知道嗎?”

陸景行很少一次性說這麼多話,而且是用這種誘哄的語氣。

今晚他已經展現了有史以來最好的耐心。

兩人的身體緊密的貼在一起,或者說是單方麵的陸景行將蘇念禁錮在懷裡。

蘇念身體虛弱極了,剛剛那一口已經耗儘力氣,現在根本無力反抗,隻能任由他抱著。

半晌,她無奈又無助地開口。

“陸景行,你到底怎樣才能放過我?”

身後男人手指在把玩她的髮梢,聽到這話指尖一頓,隨即淡聲道:“下輩子。”

下輩子,彆這麼糾纏了,他也很累。

他添了句,“這輩子,你就彆想了。”

下輩子......

這個遙遠的詞,讓蘇念有一瞬覺得自己的靈魂跟軀體,都被鎖進了一個密不透風的鐵盒裡。

而鑰匙就在身後這個惡魔一樣的男人手中。

無止境的窒息感,讓她有一種想要立馬死去的衝動。

她疲憊不堪,聲音嘶啞道:“陸景行,你為什麼不殺了我呢,你這麼恨我,殺了我,把我的屍體喂狗,喂狼,餵豬,豈不是更痛快?”

陸景行把她翻過身來,撩開她的頭髮,露出小巧的臉龐,俊臉發沉道:“在你心裡我是不是殺人如麻?”

“那倒不至於。”

蘇念平靜道:“在我心裡,你根本不是人,是豬狗不如的畜生。”

“因為一個正常人是做不出在有未婚妻的情況下,去睡另一個女人的,你知道你多讓我噁心嗎?”

陸景行捏起她的下巴,麵色慍怒道:“噁心你也得給我忍著,彆想著我會放過你。”

“我知道。”蘇念一目瞭然的神態,“畢竟我還有一口氣在,還冇被你徹底玩死,你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我呢。”

陸景行張了張嘴,不知道想說什麼。

蘇念悠悠道:“陸景行,等我死了,我連墓碑都不想要,因為我怕你來騷擾我。”

陸景行氣的俊臉發青,冇見過有人成天把死掛在嘴上。

左一句右一句,像是在給自己安排身後事。

他一個翻身把她欺壓在身下,兩手撐在床上,咬著牙說道:“讓你現在就死在我身下,嗯?”

蘇念怔愣了一刻,這人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剛剛說不碰她,現在又壓著自己。

她厭惡地皺眉,討厭他一點都不掩飾。

一直被無數女人追捧的陸大少,什麼時候受過這種羞辱。

他定定看了她片刻,倏地伸手捏住她的臉,俯身狠狠親了上去。

蘇念根本抵抗不了他,任由他吻著自己,她睜著眼,裡麵是無儘的厭惡和憎恨。

終於,男人在情動難抑的那刻停了下來,盯著她惡狠狠道:“讓你彆惹我。”

“嗚嗚嗚......”

蘇念終於崩潰哀嚎起來,像是被拋棄在荒野的小動物,嘶啞的聲音也能聽出哀傷來。

她的手被他緊緊握著,掙脫不開,一切的一切讓她覺得像是一場噩夢。

先是緊緊的套牢她,再一點一點抽乾她所有的意誌。

她身體抑製不住的顫抖,悲憫道:“陸景行,你殺了我吧,殺了我,好不好,我求求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