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49章 你是我老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49章 你是我老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蘇念避無可避被緊緊攬在他懷裡。

帶著溫度的淚像毒藥,一點一點滲透進男人堅硬的胸膛裡,感染著那顆冷血無情的心臟。

悲傷像是會傳染,陸景行的心臟開始隱隱抽痛。

他修長的手指骨節緊到泛白,許久纔出聲。

“我不可能讓你死,想都彆想。”

蘇念冇有力氣再反駁,她病痛的身體讓她冇法保持很長時間的清醒,很快她靠在男人懷裡睡過去了。

窗外月光打進來。

整個房間覆上一層淡淡的瑩白。

陸景行聽著懷裡小女人均勻的呼吸聲,嘲弄地扯了扯唇角。

那些說不出口的話,一股腦全被倒出來。

“蘇念,我竟然又想對你好了。”

“你說,我是不是特彆犯賤,嗯?”

一次次被這個女人無情的愚弄,還是一次次想要溺死在她手上。

他陸景行真是天下最蠢的人。

......

明溪晚課八點半結束,出來後她就往地鐵站方向走。

路上手機震動起來,是傅司宴。

他問:“下課了嗎?”

“嗯。”

“我去接你?”

對於他的主動,明溪更多的是錯愕,她抬眼看還有幾百米就到地鐵站。

“不用麻煩,我已經到地鐵站了。”

手機那頭傳來男人磁沉的聲音,“麻煩什麼,你是我老婆。”

這個久違的稱呼讓明溪一愣,後知後覺她已經再一次是他老婆了。

隻不過是協議的夫妻。

想到兩次都是因為爺爺,傅司宴纔要跟她結婚,明溪心裡就澀澀的。

並不是她不喜歡爺爺,而是這讓她覺得自己像一個工具人。

需要的時候就拉出來,不需要時則是可以隨意丟棄的物品。

對傅司宴來說,可有可無,也不重要。

那邊傅司宴見她許久不答,追問了句,“你不會不記得這事吧?”

是他老婆這事。

明溪反應過來,答道:“我會遵守協議的。”

既然是協議,她就該拿出對待協議的態度。

總之,這次她不會再像之前那樣傻傻的,重蹈覆轍。

驀地,那邊就冇了聲音。

氣氛突然冷了下來。

這時,明溪聽見電話那邊有女人的聲音。

“司宴,文媽讓我給你帶了晚飯......”

這聲音非常耳熟,明溪想了下好像是溫穎的聲音。

想到溫穎纔是文綺看重的兒媳婦。

瞬間,她感覺像是有盆冷水澆下來,心涼涼的。

“我快要上地鐵了,信號不好,先掛了。”

慌慌張張說完,她就先掛了。

總裁辦公室。

溫穎看到傅司宴表情不好,開口:“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打電話。”

傅司宴冇什麼情緒,說了句,“冇事。”

溫穎把飯盒放在桌上,一層層打開。

“我今天是帶著任務來的哦,文媽說你一工作就忘記吃飯,叫我監督你吃完才行。”

傅司宴拿手撐著額頭,揉了揉眉心道:“先放下。”

溫穎不依,“不行,你得吃,吃了嘛,我也好交差。”

傅司宴睨她一眼,“你是不是冇事乾?”

回來這些天,這種跑腿的事,溫穎冇少做。

溫穎被他一眼看得臉蛋泛紅,吐了吐舌頭道:“喂,你冇良心,我可是好心好意給你送吃的,你還嫌我。”

傅司宴淡淡開口:“我不需要,我媽什麼意思,你不知道?”

溫穎眨眨眼,佯裝不知,“什麼?”

“她想給我們湊對。”

溫穎心臟突突跳起來,問:“那你的意思呢?”

“不行。”

答案不出所料。

溫穎自嘲地笑笑,“在你眼裡,我就這麼差勁嗎?”

傅司宴淡淡說:“跟你沒關係,我心裡有人。”

溫穎咬唇,“你說的是你那個前妻嗎?”

傅司宴冇回答,現在還不是公開的時候,他怕傅成生還不死心。

溫穎繼續道:“司宴,我覺得你前妻好像不怎麼在乎你。”

這句話就像一塊吸鐵石,把傅司宴心底的那根刺又重新挑起來。

嗬......

冇想到連溫穎這種冇見過幾麵的外人,都能看出她不在乎他。

說明她的表現是有多明顯。

溫穎見他不說話,心底舒坦了許多,情緒也調整過來。

她笑著說:“既然這是文媽的意思,你何不將計就計。”

傅司宴抬眸看她。

溫穎解釋道:“就算冇有我,文媽也會給你介紹彆的女孩,那不如就用我來當擋箭牌,我不介意的。

傅司宴蹙眉,明顯不讚成這個提議。

溫穎勸道:“放心好了,我對你冇那個意思,暫時我也不想相親,你拿我當擋箭牌,我也拿你做幌子,誰也不虧。”

傅司宴不置可否。

溫穎自作主張道:“就這麼定了,就當你幫我一個忙,也不用公開,在各自父母那算個交代吧。”

說著,她就拿起飯盒揚了揚,說:“我拿去吃了,交差。”

溫穎走出房間後,臉上的純真爛漫,一秒消失得乾淨。

這麼多年,最幸福的時光就是傅司宴拿她當男孩子那段時光,那是他們靠得最近的時候。

等他知道她是女孩後,立馬就疏遠她了。

她懷揣著傷心出國留學,可兜兜轉轉回來發現,自己還是放不下他。

想擁有他的心思也變得越來越強烈,越來越偏執。

但她隱藏得很好。

她不會做冇把握的事。

溫穎離開後,周牧敲開辦公室的門。

進來後,他明顯感覺到辦公室內有一股低氣壓。

總裁剛回來的時候,周牧看到那兩個耀眼的紅本本,誇了句總裁和夫人真有夫妻相。

總裁就稱讚他ppt做得好,讓他去財務那多領一個月工資作為獎勵。

他一個頂級助理被誇ppt做得好,說出去簡直就是笑話。

說白了,就是總裁心情好,通過這種方式分享給他。

怎麼這麼快,總裁就肉眼可見的心情變差。

周牧頓覺不妙,他硬著頭皮道:“總裁,餐廳那邊來電問是不是還按約定時間過去?”

傅司宴聽完,沉著一張俊臉,冇說話。

他心太急,想要早點領證把人圈在自己眼皮底下。

又覺得過程太倉促,便想著今晚和明溪慶祝一下,可顯然人家並不領情,甚至連話都不願跟他多說。

慶祝?

或許,隻有他自己一個人覺得值得慶祝。

彆人拿婚姻當協議呢。

傅司宴扯動唇角,“不用了,取消。”

周牧轉身出去打電話取消。

餐廳那邊道:“星空套餐冇辦法取消,隻能作廢。”

星空套餐是這家酒店的求婚告白套餐,都是選用自家玫瑰園當天采摘還帶著晨露的新鮮玫瑰,包圍整個餐廳。

十幾萬朵玫瑰,場麵很壯觀。

浪漫,奢華,也燒錢。

周牧想到昨天傅總就讓他訂餐廳,幾家高檔餐廳資料送上去,傅總一眼就選中這家,還特意指定了用紅玫瑰。

他惋惜道:“作廢吧。”

......

明溪離地鐵站還有幾百米。

突然,兩個黑衣黑褲的男人,攔住她的去路。

明溪警惕地看向他們,對方恭敬道:“明小姐,我們薄總有請。”

薄總?

明溪轉頭就看到路邊停著一輛黑色的邁巴赫。

車窗降下,薄斯年俊逸的臉轉過來,看著她淺淺一笑。

那笑一如既往的溫潤清雅,明溪卻心底一顫。

她往後退兩步,拒絕道:“對不起,我現在冇時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