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51章 我要怎麼做,你才能看看我?

-

她難以置通道:“薄斯年,你是瘋了嗎?”

薄斯年笑意溫和:“小溪,我想要你時時刻刻待在我身邊,這裡的一切我都不要了,我隻要你。”

“我不要!”明溪激動叫了句。

“薄斯年,我結婚了啊!”

這話讓薄斯年完美無缺的臉有了絲波動。

他俊臉微霎道:“小溪,我不介意你結過婚。”

“不是結過。”

明溪告訴他,“我跟傅司宴複婚了。”

“嗤——”

薄斯年猛然踩下刹車。

強大的慣性襲來,明溪猝不及防身體前傾,腦袋磕到了副駕擋板上。

薄斯年眼眸通紅盯著她,問:“你說什麼?”

明溪捂著暈乎乎的腦袋,說道:“薄斯年,我跟傅司宴昨天覆婚了,他肯定會來找我的。”

瞬時,車裡一片死寂。

薄斯年俊臉上所有溫雅儘數褪去,隻餘下一層灰濛濛的陰翳。

他死死盯著她,問:“為什麼?”

這樣的薄斯年,讓明溪驀然有種汗毛豎立的感覺。

她保持鎮定,告訴他,“他是我孩子的爸爸,他一定會來找我的。”

薄斯年表情瞬間陰冷,猛地捏住她的下巴,說:

“他那樣傷害過你,你還失去了一個孩子,你忘了嗎?”

他的手越收越緊,表情看起來猙獰得可怕。

“我以為你懷上這個孩子是意外,冇跟你計較,你竟然敢跟他複婚?”

明溪疼的生理淚水都被逼出來。

薄斯年像是要捏碎她的下巴,一字一句道:“你們這些女人是不是都喜歡犯賤?!”

這一瞬間,他似乎在明溪身上看到了那個瘋女人的影子。

她和她一樣,不珍惜他。

明明,他是想對她們好的。

為什麼,為什麼要逼著他做個惡人?

麵前的男人表情一度失去控製,扭曲得像是墳場裡剛爬上來的惡鬼。

他好像把她看成了彆的人。

那雙手竟然開始掐她的脖子,而且越來越緊!

霎時,明溪整個人都劇烈顫抖起來。

她麵色蒼白,伸手在薄斯年手臂上抓出一道血痕,喊道:“薄斯年!你......呃......給我醒醒!”

薄斯年眼睜睜看著手下的小臉漲得發紅,呼吸越來越微弱。

他再一次感受到了生命流逝的快感。

當視線對上那雙霧濛濛的眼睛時,他看到了明溪眼眸裡隻剩下恐懼。

那雙漂亮的眼睛曾對他笑過,關心過,感激過,可現在什麼都看不見了。

隻有深深的恐懼。

離得近了,那抹熟悉的馨香侵入他的呼吸裡。

突然,薄斯年像是被燙到一樣,驀地鬆開手。

死裡逃生——明溪整個人癱軟在車座上,像擱淺的魚一樣,張大嘴巴不停喘氣。

薄斯年短暫地恢複了神智,看著她,淡聲道:“小溪,我對你很失望,作為你犯錯的懲罰,你肚子裡的孩子我不會讓它活下來。”

本來是想著隻要她願意跟他走,孩子活下來抱給彆人就行了。

可現在,他心裡有了芥蒂。

這個孩子絕不能留!

明溪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麵容俊雅的男人,用如此心平氣和的語氣就決定了她孩子的命運。

她激動道:“你瘋了嗎!這是我的孩子,你憑什麼做決定!”

“憑我愛你。”薄斯年麵不改色道:“我做的決定是為我們好。”

明溪漂亮的眸子裡盛滿了驚恐。

瘋子!

這個男人真的是徹頭徹尾的瘋了!

她緊緊護住小腹,警告道:“薄斯年,你休想碰我的孩子,孩子在我在!”

薄斯年淡淡道:“你會願意的,我不喜歡你記著她,這段記憶我會幫你消除。”

明溪整張臉霎時白透!

她不敢懷疑,他有可能說到做到。

不可以!

絕不可以被他帶走!

薄斯年重新啟動車子,剛要起步,明溪突然捂著肚子叫了聲。

“好疼,肚子好疼,快停車——”

薄斯年轉過頭來,像是在考察她話裡的真偽。

“學長,我......好疼......會不會死......”

明溪整個人蜷縮在車座上,巴掌大的小臉被痛苦占據。

她伸出手,主動去抓他的袖口,聲音小小的,跟撒嬌一樣。

“學長......”

軟軟糯糯的聲線,讓薄斯年怔了怔,他問:“真的疼?”

明溪使勁點頭。

他靠過來,說:“我看看?”

話音未落,明溪突然拿起中控台的香水瓶狠狠朝薄斯年頭上砸過去。

“咚——”

一聲悶響。

薄斯年的額角被砸破,猩紅的血順著側臉流下來。

明溪伸手按解鎖鍵,拽下安全帶,瘋了一樣去拉車門。

然而,下一秒,頭髮卻被人狠狠拽住。

“啊——”

明溪痛呼一聲。

薄斯年側臉上都是血,形如玉麵修羅。

“明溪,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他把她重新摁在車座上,直接扯斷安全帶,捆住她。

明溪動彈不得,倔強道:“薄斯年,我不會跟你走的,你能帶走的隻有我的屍體!”

“是嗎?”

薄斯年突然身體越過來,摁下車座的後退按鈕,把座椅放平到最後麵。

明溪不明白他要乾什麼。

“聽說女人隻有那裡是通向心臟的,你捨不得走是因為他睡服你了?”

說完,他長腿就邁過車座,帶著咄咄逼人的氣勢壓過來。

“你冇試過,怎麼知道我做得不比他好?”

明溪臉白了又白,“你彆碰我!”

薄斯年定定地看了她一眼,唇壓了下來,明溪慌忙撇開,冷冽的吻落在她的發間。

他也不介意,轉了一個方向想去咬她飽滿的耳垂。

明溪再也忍不住了,大顆大顆的眼淚落下來。

“薄斯年,你彆碰我,我噁心。”

看著身下女人厭惡至極的眼神,薄斯年的呼吸突然窒住,他眼眸裡的幽深像是要把自己鎖在黑暗裡。

“明溪,你真的不能看看我嗎?”

他的聲音艱澀難忍,似卑微,似乞求。

“我要怎麼做,你才能看看我?”

低低啞啞的聲音,薄斯年整個頭都埋在她頸間,想要汲取從前她曾給予過的那份溫暖。

“是不是我聽你的,你就能看看我?”

薄斯年轉變得如此之突然,讓明溪有點猝不及防。

她張了張嘴,剛想說話,眼睛就被刺眼的光線照到看不見。

她看向後視鏡,一輛暗夜藍色的豪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停在後麵。

剛想欣喜呼救,就聽見轟鳴的發動機鼓譟響起。

下一秒——“嘭!”

一聲巨響。

那輛車冇有任何顧忌狠狠地撞了上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