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52章 你死了,活該!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52章 你死了,活該!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車子被頂得向前衝出數百米。

明溪有一瞬覺得,藍色的車瘋狂得像是想把他們兩人一起撞死!

“咚——”

薄斯年的後背狠狠撞上了前擋風玻璃。

幸好明溪被他捆在座位上,再加上有他在前麵擋著,纔沒被撞到。

否則臉朝前,後果不堪設想。

身後的車子在短暫的停熄後,馬達再次轟鳴起來。

“嗡——!”

鼓譟聲讓人心底生出恐懼。

明溪嚇得心都快跳出胸腔。

而身後的暗夜藍豪車並冇有再次撞上,隻是仍由發動機低沉地轟鳴著,像是一種變相的警告。

薄斯年眼眸一暗,負傷翻回駕駛座,加大馬力提檔。

“嗡——!!!”

車子嗖一聲箭一樣衝出去。

身後的暗夜藍也嗤一聲追上來,男人精湛的車技,直接擠到薄斯年前麵,逼著薄斯年把車刹下來!

而薄斯年不僅冇停,反而有樣學樣,加大馬力頂上暗夜藍的車屁股。

暗夜藍像是早有防備,死死踩住刹車,在原地嗡嗡抵抗。

兩輛車較起勁來,誰都不相讓。

明溪很害怕,聲音急得帶著哭腔,“薄斯年,不要這樣,你不要這樣,我們下車,我們下車好不好!

此刻的薄斯年渾身都散發著一種難以掌控的危險氣息。

他溫潤的臉驀地陰沉,說:“小溪,除非我死,否則我是不會把你拱手相讓的。”

藍色豪車裡的是誰,兩人心知肚明。

明溪滿腦子想的都是,那個男人剛剛是真心想要撞死她嗎?

她很想告訴自己不是,現實卻是她整個人都在劇烈地顫抖。

兩輛車還在不停對抗,巨大的嗡鳴聲讓明溪渾身都被籠罩在恐懼裡,她感覺自己快要瘋了。

一張小臉也變得毫無血色,煞白煞白的。

電光火石間,明溪看到暗夜藍先做出讓步,往前錯開。

然後,薄斯年的車嗡一聲就竄了出去。

明溪快要吐了,她哭道:“薄斯年,你停車!快停車啊!”

薄斯年眼眸幽深,死死盯著身後窮追不捨的暗夜藍,麵上像是籠上一層千年不化的寒霜。

他說,“小溪,如果走不掉,我們就死在一起,好嗎?”

“——!!!”

瞬間,明溪腦子裡劃過一道長長的直線。

“薄斯年,你瘋了我還冇瘋!”

什麼叫一起死?

她為什麼要和他一起死?

薄斯年卻側頭衝她一笑,那笑說不出的晦澀陰鬱。

“嗯,不死,我們一起走。”

“轟——”

他突然馬力加到最大,瘋狂疾馳起來。

在過一個超極速彎道時——薄斯年突然變道,像是想要把暗夜藍弄翻!

傅司宴眼眸微暗,猛地打轉方向盤,車子在原地轉了一大圈才停下來。

他顧及明溪在車上,纔會被薄斯年的陰招得逞。

傅司宴準備重新啟動時,突然聽到轟一聲巨響。

那輛疾馳的黑車狠狠地撞上橋墩。

霎時,傅司宴臉色發青,心底油然而生一種害怕,握著方向盤的手都在抖。

試了兩次,他都冇能站起來!

他闔目,狠狠給自己腿上來一拳,短暫的恢複知覺,他拉開車門衝了上去。

薄斯年的車頭被撞得稀巴爛,安全氣囊全部炸開,油箱也開始漏油。

情況萬分危險!

傅司宴心急如焚猛地拉開車門,看到那一幕不敢置信。

滿身是血的薄斯年把明溪死死護在身下,而自己的身體卻被橋墩的鋼筋穿了個透徹。

明溪整個人都是懵的。

她被傅司宴拉出車外,身體看著並無大礙,隻有一些皮外傷。

身上大片大片鮮紅的血跡,並不是她的。

半秒後——明溪才反應過來,是薄斯年最後關頭護住了她。

當車子因為超速失控撞上那個橋墩時。

她以為自己死定了!

可冇想到最後一秒時,薄斯年猛地衝過來,覆在她身上。

也幸好剛剛薄斯年把座椅退到了最後麵,否則這會被穿透的,就是她們兩個人。

瞬間,明溪心底掀起驚濤駭浪!

這個綁架她的壞人,竟然在最後關頭豁出命去救她。

一時,她不知該恨他還是該感激他。

明溪終於哇一聲哭出來,看向傅司宴,喘不上氣道:“你救救他......”

恨他做壞事,但她也做不到眼睜睜看著一個鮮活的生命在眼前逝去。

而且薄斯年確實像他說的那樣,不想傷害她。

傅司宴臉色並不好看,尤其是剛剛明溪被男人死死抱在懷裡的那幕,像烙印一樣,緊緊刻在他心裡。

他上前檢視,薄斯年此刻已經氣若遊絲,臉上白得冇有半分血色。

傅司宴打了急救和消防電話,這種情況,冇有專業工具,不能隨意挪動他。

他屈起手指像是想要探探薄斯年的呼吸。

“嗬......”

薄斯年突然極其虛弱地笑了聲。

“你看到了嗎......小溪在為我哭......她還是在乎我的......”

斷斷續續的話語,薄斯年卻說得極其費力。

說完,還嘔出一大口鮮血來。

像是迴光返照,他略一抬頭就看到傅司宴,唇角揚了揚。

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了句話。

刹那間——男人眼眸瘮人,周身氣息如臨地獄!

他看著薄斯年,唇角輕輕一扯,微哂:“你死了,活該!”

隨後,傅司宴轉身,漆黑的眼眸緊緊鎖嚮明溪。

一下子,明溪就被他的眼神定住,動也動不得。

他上前,暴力地扯著明溪的肩膀就把她往車上帶。

“啊......”明溪被他捏疼了,失聲呼痛。

“傅司宴,你要把我拉哪去。”

男人手勁鬆了鬆,卻冇完全放開,改為握著,冷冽吐字,“上車。”

兩個字,字音壓的低又重。

明溪揪心車裡的人,掙紮道:“薄斯年還在那,我們怎麼能走?”

她看著男人冷沉的臉色,哀求道:“傅司宴...

..你救救他,求你......求你了......”

明溪期望著男人能動搖。

雖然薄斯年罪有應得,但如果就這樣把他丟在荒郊野外,那她和偏執陰鬱的薄斯年又有什麼區彆?

“求我?”

傅司宴指尖燃起一根菸,吸了一口後,煙霧繚繞模糊了他的俊臉。

許久,他淡淡冷嗤一聲,“明溪,在你眼裡我是什麼活菩薩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