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55章 不許離開樾景半步!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55章 不許離開樾景半步!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她講話軟軟的,是因為實在冇力氣了。

看在男人眼裡卻是另一種乖巧。

包括剛剛洗澡的時候她也很乖。

還有那個的過程,整個也乖得不像話。

傅司宴的理智一點點回籠,語氣也不再那麼冷硬,撫了下她的髮絲,提醒她,“這裡有東西。”

明溪驟然想到了什麼,臉白得跟霜雪一樣。

剛纔為了哄他,她主動提出可以幫他......

還有配合的那些,想到就讓她羞恥。

越想越難過......

難道以後他再這樣對她,她還得這麼配合他麼?

幸好她不顯懷,不然等協議結束,就四個多月了。

看出來會更麻煩。

明溪就算不問也知道傅司宴的態度。

先不談孩子留不留,離婚後,他是肯定不會交給她養。

明明是自己十月懷胎的寶貝。

憑什麼要她們母子分離。

明溪心裡受了極大的創傷,今晚傅司宴的瘋狂讓她再一次想到那些被他懷疑和傷害的過往。

也愈發堅定了她隱瞞孩子的決心。

她真是後悔死了,自己為什麼腦袋抽了要跟他協議複婚。

她真是太蠢了。

哪怕當時選擇給他肉|償,也比被一本結婚證鎖住的好。

她哭得紅腫的眼,微閉著,昏昏沉沉想著事。

傅司宴心底的浴火泄了之後,人也變得剋製許多。

看著她雪白的脖子和後背上全是深深淺淺的吻痕,心底那股怒氣好像也慢慢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心冷還有一絲恐懼的情緒。

心冷是因為她不願跟他說實話,恐懼則是因為害怕她離開。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受不了她離開,跟受不了她懷上彆人的孩子是同等程度。

如果一定要取捨,他甚至願意做出妥協。

他靜靜看著,她現在就躺在他身邊,那熟悉的體香正在一絲絲填補他內心那股巨大的空洞。

這一刻,他突然特彆想要把她擁進懷裡,緊緊的。

手上還冇動,明溪就突然起身說了句,“我要回家。”

她實在是太害怕了,一點不想睡在這裡。

一句話,讓男人眼底剛壓下去的戾氣再次浮上來。

他冇有情緒重複道:“回家?”

“協議裡也冇說限製我不能回家。”

明溪拿他說過的話,堵他。

不是他先耍賴說,冇說過不碰她?

那協議裡也冇說過她不能回家,不是嗎?

“希望你能尊重合作精神,今晚的事以後不要再發生了!”

他們本就是合作關係,協議婚姻,扯上男女關係太複雜了。

她不願意!一百個不願意!

明溪說完,不等他反應就下床。

冇找到拖鞋她就赤著腳,是真的一分鐘也不想待在這裡了。

結果,她高估了自己的體力,一下床腿就軟了。

“啊——”

她驚呼一聲,摔在地上。

幸好有地毯,纔不至於摔壞。

就算這樣,她還在費力地拉著床沿站起來,一步步扶著床邊往外走。

男人心底的火就這樣被一點一點勾起來。

他一把撈回走到床尾的明溪,狠狠摔進床裡,一字一句,分外寒冷。

“剛剛跟你說的‘這裡就是你家’冇聽明白?”

“既然如此,我再說一遍!”

“從現在開始,冇有我的允許,你不許離開樾景半步。”

明溪瞪大眼,震驚地質問:“傅司宴,你憑什麼限製我的自由?!”

“憑我是你老公!”男人怒吼。

緊接著,他又眼眸陰鬱地警告道:“你最好乖點,彆逼我拿鐵鏈把你鎖起來。”

“如果敢毀約,你那個好閨蜜怎麼出來,我就讓她怎麼再進去!”

傅司宴語句毫無遮掩,赤果果的威脅。

明溪氣得手都抖,罵道:“傅司宴,你混蛋!你不要臉......”

竟然拿蘇唸的事威脅她。

她的唾罵對他毫無影響。

傅司宴兩手撐在床上,長腿彎曲在她兩側,提醒她:“既然你一直把婚姻當協議,就給我有點協議精神,哪有夫妻不辦事不住一起的,嗯?”

“你竟然還想......”

明溪話說不下去了。

整個人氣得七竅生煙!

他還提辦事,這一晚已經漫長得讓她覺得像是折磨。

“傅司宴!你混球!跟你複婚是我做過最錯的事!”

這句話,一下紮中男人脆弱的神經。

他眼眸陰鷙道:“明溪,我不喜歡在你嘴裡聽到這話!”

“我管你喜不喜歡,混蛋!混球!你這個變態!

明溪整個人崩潰了。

他憑什麼控製她的自由。

“真是一點都不乖。”男人語調平靜,眼眸卻幽暗。

“嘶——”

明溪剛換上的睡衣直接被他暴力扯碎。

空氣倏然死寂。

明溪嚇得唇都在打哆嗦,不敢置通道:“傅司宴,你、你還想乾嘛?”

“說錯話,就要接受懲罰。”

男人眼眸陰沉,全然冇有理智的模樣。

“不要......不行......”

明溪往上躲,直到頭撞上了床頭墊。

“咚”一下。

後麵冇路了。

男人不再留情,俯身,冇有絲毫憐惜一口咬上她雪白的頸。

明溪痛苦極了。

又委屈又恨他......

“傅司宴,你不是人......”

男人的大掌攏住她的軟軟,粗糲,帶著狠意。

“我的體力足夠做到你不罵為止。”

瞬間,明溪一個字也不敢罵了。

她很久以前就習慣了他的不節製,忍忍還可以過去,可寶寶不行!

想到寶寶,明溪臉色慘白,求饒道:“我們換一種......”

之後,所有痛苦的嚶嚀儘數被男人堵了。

時間再次變得冗長又難捱。

這一夜,男人禽獸似的,直到天邊魚肚白才放過她。

明溪太累太累,睡著了。

等醒來時,已經天微微黑。

她猛然想到今天還有課,起身後,發現自己昨晚換的幾件睡衣都被撕得稀爛,扔在垃圾桶裡。

再次想到那漫長的折磨,明溪臉色倏白。

她慌慌張張想在衣櫥裡隨便找一件臨時穿一下,拉開卻驚奇的發現,櫥子裡全是當季的奢侈女裝,成套成套,吊牌都冇摘。

有幾件很眼熟,明溪記得是傅司宴在早秋就讓店員送上門的最新冬款。

她離婚的時候,一件都冇帶,但它們依舊整整齊齊擺放在這。

明溪顧不上多想,隨便拿一套穿上,下樓。

拉門時,卻拉不動。

她又去檢查後門,發現也被鎖上。

而且不僅僅是前後門,所有的通道門和窗戶全部被封死。

明溪倏一下癱倒在地。

傅司宴這個瘋子,是真的打算把她關在這裡了。

......

醫院。

蘇念身體恢複得差不多後,陸景行安排車子來接她出院。

本來他是要親自來接,但臨時被陳嬌的事絆住來不了。

蘇念巴不得,她是真的一點都不想見他。

上次父親的把柄雖然被她毀了,但陸景行說他有認識的醫生可以治好父親的心臟問題。

最多一週,他就可以安排那個醫生飛過來做手術。

蘇念就姑且再信他一次,手術前表現得無比聽話。

到門口,她看到經常接她的那輛陸景行公司的車,冇有猶豫就上車。

車子緩慢行駛,很快就到一處彆墅前停下。

蘇念冇來過這裡,問,“怎麼來這?”

司機答:“是陸總吩咐的。”

蘇念不疑有他,下車走進那棟彆墅。

剛進去,門‘嘭’一聲被從外麵鎖上。

一個穿著紅西裝的男人緩緩從角落走出來,不懷好意地看向蘇念。

“又見麵了,蘇小姐。”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