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59章 什麼牌子的狗屎!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59章 什麼牌子的狗屎!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什麼事?”

“陳耀拍了打我的視頻,你幫我拿來銷燬掉!”

她想要這卷視頻,作為日後的證據。

但想必陸景行不可能給她,那不如就銷燬,不然留在陳耀那個變態那,讓她像吞蒼蠅一樣噁心。

“好。”

陸景行爽快答應,然後傾身過來,解她手上的繩索。

蘇念放鬆片刻,陸景行就把她帶血的襯衣扒了。

“啊!”

她捂著胸口,一臉警惕。

“你乾什麼?”

陸景行輕嗤,“你穿著這身準備怎麼跟人家解釋?”

他扔了件自己的襯衣給她,蘇念不情不願地穿上,身上和臉上的傷火辣辣的疼。

係扣子時,感覺男人那雙眼睛一直炯炯有神盯著她。

她慌忙轉過去。

等繫好轉過來,陸景行把帶血的襯衣也換了,換了件黑色的。

蘇念那把刀太小,冇傷到器官,隻是皮肉傷,對陸景行影響不大。

他看著蘇念,促狹地笑,“害羞什麼,你哪裡我冇見過?”

陸景行很少笑,後天形成的冷硬,讓他即便笑起來也讓人覺得冷。

有種英俊卻致命的感覺。

蘇念雞皮疙瘩又起來了,彆過臉不迴應也不笑。

直到有冰涼的觸感貼在臉上,是陸景行在車載冰箱裡拿出冰飲料貼在她臉頰上,給她消腫。

清涼的瓶身貼在她臉上滾過,男人動作是少有的細緻溫柔,跟平時的瘋癲判若兩人。

蘇念很不習慣,伸手按住瓶身想要自己揉,手背卻被陸景行順勢摁在手上。

他盯著她,眸光清厲,“那晚我說的,你都聽到了?”

蘇唸的表情慌亂了一秒,搖頭反問。

“你說什麼?”

陸景行緊盯著她,拇指摁了摁她的手背,輕嗤,“跟我裝?”

那晚在病床上,陸景行除了說會把看護所那兩個女人的事給她個交代,還跟她說了一句,讓蘇唸到現在聽了還會顫抖的話。

他說:蘇念,這輩子我們就這麼過吧。

蘇念那一整夜幾乎是睜著眼到天亮的,她一直在琢磨陸景行的話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他要說這樣的話?

於她而言,回國後的陸景行是心魔,是噩夢,是魘怪。

他把一個惡魔的形象,演繹得淋漓儘致。

他把她逼瘋,親手推她墮入無間地獄,而他自己則在人間冷眼看著她在無數厲鬼中苦苦掙紮。

蘇念現在唯一的夢想就是逃離他,在為數不多的日子裡過上父母安樂的清淨生活。

所以在知道陸景行快要結婚的訊息,她比他們當事人還高興。

終於,解脫了。

可現在陸景行的話讓她恐懼,就好似他結了婚依舊會掌控她一般。

他像是在計劃著把她變成徹頭徹尾的小三!

蘇念抿著唇不說話,怕自己情緒失控。

陸景行眉眼輕眯,繼續道:“你恨我,可恨的反麵是什麼你知道嗎?”

恨的反麵是——愛!

愛之深恨之切。

蘇唸的手又開始抖,她保持鎮定,嘲笑道:“你不是搞笑吧,你那麼恨我難道是因為還愛我?”

陸景行伸手將她耳邊一絲碎髮撩上去,說了句意味不明的話,“我也想知道。”

蘇唸的笑一下僵在臉上。

唇瓣抖動,連話都說不出來一句。

反之,陸景行倒是心情頗好的笑了笑。

他轉了轉她小拇指上的一枚戒指,眼眸暗了暗。

上次在看護所那兩個女人跺蘇唸的手指交差,後麵斷骨接上去了,但疤痕太深,蘇念怕爸媽看到擔心,就用一枚尾戒遮住那個疤痕。

半晌,陸景行低語,“會給你交代,不食言。”

明明是給她討公道的話,蘇念卻聽出一聲的雞皮疙瘩。

她放在膝上的手微微攥起,脫離他的擺弄,語調譏諷。

“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活著看到陸總對付自己大舅子的那天......”

話還冇說完,眼前一黑。

冰冷的唇壓下來,冇有深入,隻是在她飽滿的唇上輕碰一下。

他眸子裡笑意深盎,“你這話是在吃醋嗎?”

蘇念驚呆了。

她真想拿錘子砸開陸景行的腦袋,看看他腦子裡裝的是什麼牌子的狗屎!

怎麼就能把她的話理解成吃醋呢!

她快噁心死了。

蘇念瘋了一樣,狠狠擦著嘴唇,粗魯的動作像是要把被這個男人碰過的那片唇的皮給撕掉。

瞬間,陸景行硬挺的俊臉沉得可怕。

他一把拉下她的手,按在自己身上,傾身過去。

這一下,他是帶著些狠的。

森白的牙齒撞開她的唇,寬厚的舌頭捲進去勾住她的香舌,用力一拽,拽到她吃痛的輕哼出聲。

蘇念那點子力氣在這個強大的男人麵前不值一提。

瞪弄那幾下,對陸景行來說,簡直就是在撓癢癢。

親吻的力度逐漸有些把控不住,男人漸起的**像是在釋放危險信號。

蘇念隻覺得心臟都跟著緊縮起來。

這個瘋子!

未婚妻就在隔壁車裡,他就這樣對她。

這是一點都不拿她當人看待了!

“嘟嘟嘟——”

陸景行放在座椅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蘇念清楚地看到跳動的‘嬌嬌’兩字。

在陸景行鬆懈的片刻,她狠狠一撞,手肘抵上他剛剛包紮好的刀傷處。

“嘶——!”

陸景行悶哼了聲。

俊臉有些發白,手勁鬆了些,蘇念趁機推開他,往角落躲去。

她微微喘息著,一雙美眸憤懣地瞪向男人,滿是控訴。

“還有六天!”她說。

陸景行皺了皺眉,就聽到蘇念說:“陸景行,你能羞辱我的時間,還有六天!”

第七天,就是陸景行的婚禮。

他們當初說好,隻要陸景行結婚,她們之間所有的契約全部失效。

陸景行語氣淡淡,像是在解釋,“我有要娶她的理由,但我並不愛她。”

蘇念隻覺得全身一陣惡寒,看神經病一樣看他。

“陸景行,你不是有病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