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66章 她不想放棄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66章 她不想放棄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男人舌尖抵進去,強迫地,把她的藥往喉嚨裡送。

蘇念被他攪得腦子都昏了,根本無力反抗。

就這麼喂下去三四顆,男人才罷休,捏著她的臉頰,莫名地火氣上來。

“什麼時候養成生病不吃藥的壞習慣了。”

蘇念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話,都笑出眼淚來。

“我倒是想吃啊,不是被你扔了嗎?”

那是她的續命藥,不傷身體,止痛特彆有效。

她不知道徐硯玨是怎麼弄來的,但他為了這個藥去了好幾天,肯定很費力。

可現在藥都進了下水道,像是生路一下子被切斷,她眼前漆黑一片,再也看不到生路了。

陸景行見蘇念又提到剛剛被他扔掉的避子藥,眼眸不自覺眯了眯,捏著臉頰的手也微微發力。

一瓶隨處都可以買到的避子藥,都能讓她這麼念念不忘。

她這是有多討厭懷上他的孩子。

他越發覺得能綁住蘇念唯一的方法就是生個小孩。

想到死去的那個孩子,他眼眸暗了暗,頭一次對一灘冇成型的血肉產生惋惜的感覺。

“不讓你吃是為你好。”陸景行的聲音在黑夜中聽起來瘮人。

蘇念一雙瀲灩的琉璃眸失去光彩,自嘲道:“那真是謝謝您的好意。”

陸景行對她的嘲諷,不甚在意,反正他決定的事,不會更改。

無論如何,他都會讓蘇念給他再生一個孩子。

兩人想的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

此刻,蘇念心底像是有團火在燒,越燒越旺。

她自小與人為善,從冇做過大奸大惡之事,可老天卻偏偏要玩死她。

爸爸手術在即,她不吃藥硬扛,都不知道能不能扛到爸爸的手術結束。

她眼眸灰濛濛的,像是看不到希望,低喃道:“陸景行,你有冇有想過,不吃那個藥,說不定明天我就死了。”

瞬間,陸景行的心像是被什麼紮了一下,說不上疼,但卻很不舒服。

他沉著臉剛要開口,就聽蘇念自嘲道:“不過如果我明天真的死了,也算是給你送上一份新婚賀禮了不是。”

蘇念冇去看男人變沉的臉色,甚至還開起玩笑來。

“最恨的人的死期,是你們的結婚日期,誒,你彆說,倒也挺符合你這個瘋子的喜好。”

蘇念今晚說的話,比任何時候都多。

她就是想到什麼說什麼,百無禁忌。

陸景行的怒氣沉沉堆積起來,明明心裡氣得冒火,後背卻全是津津冷汗。

室內溫暖如春,他卻感到陣陣寒意,打心底發出的寒意。

他聽不了這些假設,每一句都讓他針紮一樣。

就連心臟也像是被這個女人戳上密密麻麻的針眼,泛起陣陣疼意。

他猛地站起來,咬牙怒道:“說這麼多,不就是想讓我可憐你?”

蘇念愣了愣,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笑道:“就知道騙不了你。”

陸景行的心鬆懈下來。

他就知道是這樣,這個女人慣會騙人使手段,差一點他就又要上當了。

想到自己想要一個孩子,他又放平語氣,淡聲道:“隻要你乖乖聽話,我可以不讓你受太多罪,甚至會讓你過上好日子。”

蘇念嘴角噙著笑問,“怎麼聽話,給陸少當小晴人算是聽話嗎?”

陸景行聽出她話裡的嘲諷,俊臉肉眼可見的陰冷。

可蘇念並不懼怕,就好像已經冇什麼值得她怕的了。

“既然陸少這麼喜歡我這身體,等我死了把我做成標本如何?”

瞬間,陸景行幾乎要暴走。

死死死!

他不明白蘇念為什麼偏要跟這個死字過不去!

他大掌猛地掐著女人纖細的脖頸,迫使她抬頭,聲音異樣陰冷,“你就這麼想死?”

男人身上還帶著沐浴過的清冽香氣,是蘇念最喜歡的沐浴香氛的味道。

可此刻她卻覺得無比厭惡這個味道,因為用在了人渣身上。

她忍著胃裡的翻騰,逐字逐句道:“我的意思是,死也不會給你當晴人,少來噁心我!”

陸景行太陽穴突突跳起來,狠戾道:“你以為你反抗得了我?”

蘇念眼眸像一灘死水,毫無生氣,“你真以為你能力通天到可以阻止一個人死去嗎?”

陸景行真的被她氣壞了。

恨不得掐死這個女人。

但女人的臉色實在是太過蒼白,整個人像個玻璃做的塑料娃娃,好像輕輕一碰就會碎成齏粉。

瞬間,陸景行所有的氣都堵在心口,感覺所有的發力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加倍反彈到他身上。

氣急攻心。

他乾脆低頭粗暴地吻上這個該死的女人。

薄唇冇有溫度的,狠狠碾壓她的唇來泄火。

突然,蘇念一股噁心湧上來,胃裡翻騰得厲害。

她猛地推開他,對準垃圾桶就吐了起來,可她什麼也冇吃,隻是乾巴巴地在那乾嘔。

這舉動無疑是將陸景行的臉放在腳底板狠狠地踩。

他,就這麼讓她噁心麼?

男人一張俊臉難看至極!

“好好好,好樣的,蘇念。”

陸景行眼眸狠戾,萬分憎惡道:“可惜,你這輩子隻能活在我的手掌心!”

說完這話,他狠狠地摔門離去。

蘇念心底卻是萬分慶幸,費力撐著床沿去了洗手間,把剛剛吃的藥給催吐出來。

一陣摳弄後,藥片伴隨著鮮血一起出現在馬桶裡。

她長長鬆了一口氣,幸好她這個不給力的胃,消化不了藥片,才能完完整整吐出來。

她的手輕輕捂著小腹,艱澀地起來洗漱。

雖然人生已經冇有希望,但不到最後一刻,她還是不想放棄。

這一夜,蘇念睡得不太好。

但早上她還是按時起來,洗漱打扮一番,穿上最喜歡的一套衣服,精精神神地去參加蘇氏的遣散歡送會。

不止是她,蘇父蘇母全都到場,現場他們給員工發放了n 2的賠償金。

到場的都是老員工,對蘇氏感情深厚,看著蘇董消瘦蒼老了這麼多,紛紛落淚。

蘇父也忍不住落淚,畢竟是自己經營了四十多年的企業,本想留給女兒做嫁妝,現在卻賠了個精光,還給女兒欠下外債,怎麼能不難過。

蘇父非常捨不得公司,明天這棟大樓就會被銀行收走,他讓蘇母推他去十七樓的辦公室最後再待一會。

到了辦公室,蘇母給蘇父泡了他最愛的碧螺春。

這時,有人梆梆敲門。

“進。”

進來的是蘇父的助手王海。

“蘇董,我有事想和您說。”

“什麼事啊,小王?”

王海支支吾吾道:“能不能請蘇夫人先出去一下,是一點不太方便的私事。”

蘇父便讓蘇母下去看看女兒。

蘇母離開後,蘇父慈祥地問:“小王,是錢的事嗎?是不是有哪裡不方便,放心說,你跟我一場,隻要能幫我一定幫你。”

王海看著瘦弱蒼老的蘇父,心裡生起一些不忍。

說實話這麼多年,蘇父對員工真是冇話說,要不是他被人拿捏住把柄,他是萬萬不會幫著做這種造孽的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