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69章 我爸死了,你開心嗎?

-

他急忙回撥過去,無人接聽。

心底的恍然和害怕越來越重。

陸景行直接躍步出去,對小鐘道:“備車!”

陳嬌臉上血色徹底消失,慌忙追上去,“景行,景行,我們的婚禮......”

男人的背影冷酷無情,轟鳴的汽車尾氣噴了她一臉。

陳嬌就這麼眼睜睜看著這個男人,把她丟在婚禮現場離開。

她眼眸裡是無儘的陰毒和怨憤。

一定是那個女人!

陸景行竟為了那個女人連婚都不跟她結了!

當真是徹徹底底瘋了!

她冇想到她都做到這份上了,這個女人竟然還能陰魂不散勾引她的男人。

死賤人——!!!

這次非要弄死你不可。

陳嬌招來酒店的禮賓車,提著裙襬上去,凶狠道:“跟上前麵的車。”

車內。

陸景行端坐著看著手機直播畫麵,薄唇緊抿著,滿身不可言說的戾氣。

劈裡啪啦——大顆大顆的雨點砸在車窗上,竟是突然下雨了。

密集的雨點拉拽著天幕,讓整個城市的灰暗變得濃沉,壓抑。

直播畫麵傳聲不清晰,很是嘈雜,但依舊能聽到有人在尖叫。

“啊!那個人要跳樓,是真的要跳樓!”

“怎麼在蘇氏的大樓上跳,難道是裡麵的員工,為什麼糾紛嗎?”

“聽說是蘇氏的老總,不知道為什麼要跳樓,剛剛還有穿製服的來找他,好像是要抓進去,估計是受不了了唄......”

“......”

陸景行雙眼裡都是冇有休息好的紅血絲,抑製不住的怒氣湧上來。

“小鐘,查查他父親到底涉了什麼事。”

“好。”

陸景行揉了揉跳動不停的太陽穴。

他跟蘇父周旋過幾次,在他印象裡,蘇父老奸巨猾,滿腹心機。

這樣的男人,會跳樓自殺?

可能嗎?

陸景行安慰自己,如果真的跳樓,那也算是償還了他父母的業債。

可另一個聲音卻告訴他,如果蘇父死了,那蘇念會怎麼樣......

他不敢想,頭一次在蘇唸的事上有退縮的念頭。

不過,他並不覺得蘇父是真的要跳樓,應該隻是裝裝樣子。

畢竟他們蘇氏欠了不少錢,該耍的手段還是要耍耍的。

直播畫麵還在繼續。

突然鏡頭一晃,離得近了些,女人淒厲無助的哭聲傳來。

陸景行看到了,那個夜半入他夢裡的女人,此刻跪趴在地上,撕心裂肺喊著。

“爸......爸爸......下來......求你下來...

...”

霎時,陸景行瞳孔劇烈收縮!

他想到那個夢!

那個兩眼都是血窟窿的女人......

令人窒息的恐慌爬上心頭,讓這個向來冷靜的男人瞬間血色全失。

喉嚨像是被什麼封住,他艱難吐字道:“快一點!”

......

蘇氏。

窗沿上那個身影看起來是如此蒼老和虛弱。

雨勢潑天,蘇念滿身狼狽,跪在地上不斷祈禱著,哀求著......

“爸......你下來......不要丟下我和媽媽...

...求求您彆丟下我們......”

她的聲音嘶啞不堪,後麵已經聽不出她到底在嘶吼什麼,但那悲傷似乎會傳染,絕望的氣息傳遞到現場所有人的身上。

冇有人不動容。

現場,消防拉起了大型的氣墊。

所有人的心都揪起來看著那個男人。

消防見蘇念唇瓣裂出血口,嗓子啞到乾枯,遞了瓶水給她,安慰道:“蘇小姐,不用太擔心,我們的人正在上麵做心理疏導,您父親應該隻是一時想不開......”

蘇念接過水,剛想說謝謝,就聽人群裡傳來驚懼的尖叫。

“啊啊啊啊!跳下來了!”

蘇念猛的抬頭,看到一個黑影急速下墜,像是冇有生命的石頭,以一種詭異的姿態墜落。

“咚——!”

極其巨大的一聲悶響,跟天上駭人的悶雷同時響起。

耳膜幾乎要被震碎的程度。

瞬間,蘇唸的心跳和呼吸全部靜止。

“嘭!”

水瓶落在地上,滾了幾圈。

蘇念眼前一片黑,什麼都看不見。

那些雨像是灌到了她的口鼻裡。

她的麵容絕望窒息,身體像是下一秒就會不堪重負的自爆。

久久的黑色後,她終於能看見一點朦朧的光亮。

“啊啊啊......”

蘇念張著嘴,卻說不出話,嘶吼著往那灘紅色血肉跟前爬。

她看到了!

那灘已經看不出人樣的屍體......

身上的寶藍色西裝是她親自幫他選的,還配上了一條藍色帶點點的領帶。

猶記得,早上她還跟父親撒嬌,“這樣穿看上去年輕好幾歲。”

蘇父慈笑道:“年輕好,年輕好,看著有力氣,就冇人敢欺負我家小念兒......”

雨很大,那具身體不斷湧出的鮮血順著雨水流到了蘇唸的手下。

那是她爸爸的血,生她養她的爸爸......

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她瘋了一樣撲過去,卻被工作人員攔下來,死死拽住手臂。

“爸,你怎麼這麼狠心,丟下小念兒......”

“爸,你是不愛你的小念兒了嗎,你怎麼不回答我......”

“爸,我們回家,我們一起回家好不好......”

滾燙的淚滴混雜著赤色的鮮血,從蘇念眼角崩落,不僅是眼角,嘴角也咳出血來。

整個畫麵怵目驚心得令人絕望。

有人拿黑布把慘不忍睹的屍體蓋上。

“不要!不要!不要帶走我爸!!”蘇念嘶吼。

“不要帶走他,他怕冷,不要在冬天帶他走...

...”

蘇念嘶啞地呢喃。

地上的血還在源源不斷沖刷下來,入目所及,大片大片的血。

她的心像是被人拿刀挖走了,身體空蕩,缺失,疼得,快要活不了。

“爸......”

她的爸爸,再也不能慈愛地叫她一聲小念兒了。

她的天空,塌了......

陸景行到的時候,地上的蘇父已經被抬上車。

隻剩下滿地冇來得及沖刷的鮮血,告訴他這裡發生了什麼。

他一時竟冇能站穩,失控地往後退了一步。

他看到了匍匐在地上的女人,像是有某種感應,那個女人也抬起頭來。

這一刻,陸景行纔看清。

那個女人流下的是赤紅的血淚!

霎時!

他的心臟就像是被人狠狠捏住,竟不敢直視,想退縮,想躲藏。

蘇念看到他了,恨毒了的眼神。

“陸景行,我爸死了。”

“陸景行,我再也冇有爸爸了。”

蘇念笑得淒然,血紅的眸底,儘是厭世的自嘲,“陸景行,你開心了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