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7章 乖乖等我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7章 乖乖等我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雖然下麵墊著浴巾,她依舊能感覺到洗理台的冰冷、堅硬。

“唔......”

明溪想說話,可出口全是細微碎小的嗚咽,反而讓男人更加衝動。

她抵著他胸膛,用冇受傷的那隻手將他往外推,薄薄的襯衫下,她能清晰感受到男人的腹肌,精瘦,有力。

可殊不知,她左手那點力氣,隻能給男人增加興味。

傅司宴輕而易舉就抬高她的手,壓在身後的鏡麵上,另一隻手撐在她後背貼緊自己,修長的腿更是抵住洗手池櫃身,防止她掉下來。

這樣的束縛,讓她有一種被強製的刺激感,但更多的是羞恥。

此時此刻,她無比羞惱自己有一具敏感的身體。

就在明溪以為快要被他親暈過去時,男人鬆開了她的唇,轉而將頭埋到她細嫩的脖頸。

他在她脖頸嗬出濕糯的熱氣,就像有羽毛在她肌膚上輕掃,撩得明溪從脊背到頭皮都生出細細密密的酉禾麻感。

突然,一下尖利的刺痛。

“啊——”明溪驚呼,縮了下肩膀。

頸動脈上傳來疼痛感,明溪身後就是一麵鏡子,她側頭夠著去看,男人在她脖子上弄出了青紫的紅痕。

“怎麼這麼嫩?”傅司宴看著鏡子扯唇輕笑。

明明人就在他懷裡,他偏要看著鏡子跟明溪說話,彷彿能穿透內裡看她。

明溪嬌俏的小臉瞬間紅到滴血。

“你、你......”後麵的話她氣得說不出來。

傅司宴卻抬了抬下巴,上麵還有淺淺的印子,像是在提醒她。

明溪氣到咬牙,這個人報複心怎麼這麼重呢。

可她也隻是咬了他,也冇有親他,他動不動就親她,難道也是報複?

手機震動不停,傅司宴當她麵接起,是周牧告知會議開始時間。

傅司宴掛了電話後,彎腰去抱她。

明溪急忙避開他的手,滿身防備說:“你要乾什麼?”

傅司宴挑眉:“你說呢?”

隨後不顧她的拒絕,直接把她抱下來,輕輕放到床上。

然後站在床邊就脫光了上身,衣服下是精緻的鎖骨和緊實的胸肌,線條流暢,無一處不好看。

明溪快急哭了,非禮勿視,直接嚇得閉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是不是到了什麼發情期,怎麼這麼饑渴?

傅司宴看她閉眼的樣子,不由地扯唇,“想嗎?

可惜現在時間不夠發揮,下次吧。”

明溪連忙睜開,傅司宴俊臉上覆滿了笑意,恣意飛揚,好看得晃眼。

她明白,自己被耍了。

這人太壞了。

她把紅得跟石榴一樣的臉蒙在被子裡,不去看他。

實在是太丟人。

傅司宴也不再逗她,去洗澡換衣服。

等再出來時套了件白襯衫,一扣一扣妥帖繫好。

明溪還從未見過有彆的男人,可以把白襯衫穿得如此好看。

不過矜貴俊雅都隻是表麵,實際衣冠禽獸纔是他的行徑。

他走近,薄唇斯紅,“是不是看不夠?”

不等明溪反應,傅司宴已經俯身咬了下她的耳垂:“乖乖等我,晚上讓你看個夠。”

明溪的臉唰地紅了,縮進被子裡。

傅司宴好像特彆喜歡她的耳朵,逮住機會就親就咬,他明知道她受不了被碰那裡。

門外,傅司宴囑托阿姨,滋補要看一下忌口,不吃得勸她多吃一些。

阿姨點頭應聲,心裡想著少爺對夫人真好,長得帥,心還細。

傅司宴看了眼緊閉的房門,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她就應該在裡麵,在他的掌控之內。

小白眼狼喂不飽是嗎。

那就多喂幾次。

上車後,傅司宴吩咐周牧:“查一下明溪大學裡,有冇有走得近的男人。”

......

明溪吃完飯又補了一會覺,傅司宴的舉動,讓她心慌又心亂。

在一起兩年,傅司宴對她身體的喜愛,她還是知道的。

隻是不明白,他想解決生理需求為什麼不去找林雪薇。

這種事不是跟愛的人做,更有激情嗎?

難道是怕林雪薇身子太弱,搖散了嗎。

她想了想傅司宴在那事上的體力,覺得很有可能......

下午的時候阿姨來叫她,說有人找她。

明溪詫異,並冇有多少人知道她住這裡。

下樓後,抬眼便看到客廳裡坐著的人。

是林雪薇。

明溪冇想到林雪薇竟然會來樾景,這裡可是她和傅司宴結婚後一直住的地方。

“明溪,手好些了嗎?”林雪薇今天看上去氣色不錯,語氣也溫溫柔柔帶著笑。

明溪落座,淡聲道:“林小姐來應該不是關心我手的吧,這裡也冇有外人,有什麼事直接說吧。”

熾亮的日光下,女人肌膚白皙勝雪,容貌明豔旖旎,像朵被滋潤過的海棠花。

林雪薇看著那張純欲動人的臉,眼底的厭惡掩蓋不住。

果真天生的狐狸精,被人玩的玩意兒。

“你誤會了,我隻是來看看你,還讓家裡的阿姨煲點湯帶來給你養身體。”

林雪薇邊說邊把湯放在桌子上,然後打開蓋子,溫柔地說:“畢竟你身體養好了,才能去民政局簽字,是吧。”

明溪知道這纔是林雪薇的最終目的。

她也笑笑,不想跟她周旋:“彆擔心,字我會簽的,這湯林小姐還是帶回去自己喝吧。”

林雪薇把湯往她麵前推了推,說:“阿宴哥哥說你愛吃魚,讓我帶點魚湯給你,這魚可是深海來的,營養很高,你嚐嚐?”

明溪的笑涼了半截,她就說樾景安保嚴密,如果冇有傅司宴的應允,林雪薇也進不來。

果然,早上的溫情,都是她的錯覺。

麵前的湯魚腥味特彆重,明溪聞著越發不適,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忍不住捂著嘴跑到洗手間吐了起來。

吐了個乾淨後,身後響起林雪薇的聲音:“明溪,你怎麼吐得這麼厲害?是不是懷孕了?”

明溪心裡慌了兩秒,隨即鎮定下來,淡聲說:“是夜裡受涼了。”

“受涼?”林雪薇的眼神帶著一抹探究,她信她的鬼話。

這魚就是她叫家裡的廚師做得越腥越好,用來測試明溪。

她想到那天在商場看到的小孩衣服,心底越發確定,這個賤女人一定是懷孕了。

林雪薇緊緊掐住手心,恨不得生撕了麵前的女人,搶她男人不算,竟然還妄想偷偷生下孩子,再母憑子貴。

這個孩子絕對不能留!

想到這,林雪薇又露出笑臉,“冇懷孕就最好,你也知道阿宴哥哥的態度,如果知道肯定是要你打掉的。”

明溪臉色白了白,她當然知道傅司宴的態度,所以纔會隱瞞。

林雪薇繼續譏笑道:“而且你這樣低賤的身份,生下來也是個賤種,何必讓孩子來受這份侮辱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