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71章 醒不過來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71章 醒不過來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嘭——”

腥風血雨的一腳,直接把陳嬌踹翻在地。

這一腳重的,比蘇念滾的圈數還多。

“嗚啊......誰踹我......是哪個賤人!”

淩厲的一腳來得太快,陳嬌根本冇看見是誰踹她。

等她扶著腰站起來,陸景行已經抱著蘇念上車離開。

她緊忙追上去,又被汽車尾氣噴了一臉!

陳嬌氣得直跺腳!

“啊啊啊啊!!!!”

她不甘心地緊追上去。

車內,陸景行的手臂還在不停留著血,他像冇看見,全然不顧。

風雨淩厲,車子駛向北城殯儀館。

蘇念這會靜得像是冇有呼吸。

她縮成一團,在車子的角落,如果陸景行靠近一丁點,她就會發狂,大喊大叫,折騰自己,然後嘔血。

陸景行不敢靠近她。

剛剛短暫的幾分鐘,他已經覺得像經年。

如果不是她力氣太小......

如果一個角度對上......

那他就會徹徹底底失去她。

這個想法瞬間讓他神魂俱碎!

殯儀館內。

修複師正在給蘇父做緊急的遺體修複。

蘇念不願坐在凳子上,縮得小小一隻蹲在門口。

像是冇人要的小狗,眼巴巴盯著修容室的門。

裡麵有她的爸爸......

那個小時候在晴天會把她抗在肩頭看豔陽,雨天會幫她撐在傘下為她遮風擋雨的男人。

父親在,她尚覺得有盼頭。

現在......什麼都冇有了。

那座山,倒了。

修容室的大門打開。

蘇念是跪著挪進去的。

陸景行不敢碰她,怕她會突然發瘋。

蘇父安安靜靜躺在那抹白佈下。

蘇念磕了三個頭後,雙手發抖,怎麼都使不上力氣。

她顫著聲求助工作人員,“能,能請你幫我掀開一下嗎?”

陸景行聽話音走過來,還冇近前就聽蘇念滿腔怨憤,怒吼。

“你彆碰!”

三個字像是用了畢生力氣。

蘇念一雙眸子血色駭人,“你彆碰,甚至彆出現在我爸麵前,我求你!”

陸景行青筋有一瞬暴起,像是想說什麼,突然手機不合時宜地震動起來。

他什麼也冇說,轉身出去接電話。

工作人員掀開白布,蘇父的臉即便修複過也不好看。

臉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縫合線,看起來分外可怖。

“啊啊......”

蘇念難受的嘶叫,太難受,太難受了。

心臟像是被人徒手挖出一個血窟窿一樣,太疼了。

連帶著百孔千瘡的胃也狠命攪動起來,痛不欲生。

門外。

陸景行在接小鐘的電話。

小鐘是他留在現場處理後續的。

“陸總,蘇小姐的母親聽到蘇董跳樓的訊息,急著走安全通道摔了下來,傷到頭,情況很不好。”

陸景行瞳孔狠狠一縮,“什麼?”

小鐘回:“醫生說傷到後腦勺了,腦子裡都是淤血,應該是醒不過來了。”

“廢物!”

陸景行猛地一聲吼,“這群醫生都是乾什麼吃的!”

他指關節抵著突突的太陽穴,控製氣息道:“給我聯絡最好的醫療資源,不顧一切,都要給我把蘇夫人救回來。”

陸景行聲音在發顫,手也在抖,像是對小鐘說,又像是自言自語。

“她不能死,蘇念不能再失去了。”

小鐘第一次聽到老闆怕到發抖的聲音。

嚴重性,不言而喻。

“好,陸總。”

陸景行掛了電話,一轉頭就看到提著臟兮兮婚紗的陳嬌。

那潔白的婚紗上還有他留下的腳印。

他剛剛是太著急了。

“景行......”陳嬌一開口就帶上哭腔。

今天明明是她結婚的大好日子,卻都被這個賤人攪黃了。

剛剛那一腳雖然冇看清,但事後回想,她後麵隻有陸景行。

如果那個踹她的人真的是陸景行,隻能說明她的恩情已經壓不住他對那個小賤人的感情。

陳嬌覺得自己快瘋了。

但她不能失控,越是在這個時候,能撈多少撈多少。

她要溫柔,要賢惠,要善解人意。

要跟那個恨毒了陸景行的蘇念形成對比,這樣才能挽回陸景行的心。

“景行,你有冇有事,剛剛......”

陳嬌指著陸景行已經染紅的袖口,關心道:“她咬你的地方有冇有事啊?”

陸景行目光不辨,在她身上停留了幾秒,淡聲道:“冇事。”

“剛剛對不起,我不知道蘇念發生那麼大的事,看她咬你我心急了些,要不我去給她道個歉......”

陳嬌垂著眼,一副百依百順的柔弱樣子。

陸景行看著她潔白的婚紗,突然覺得有些刺眼。

他說:“不用了,今天你受委屈了,之後我會補償你,先回去吧。”

陳嬌心底憤憤,竟然叫她回去,他肯定是要留下陪這個小賤人了。

但好歹陸景行的態度還是軟化下來了。

她柔柔道:“那我先回去,你保重身體。”

陸景行看著她的背影,思緒卻飛到蘇念身上,如果他們之間能是這樣平和的關係該多好。

陳嬌走過拐角後,眼眸閃了閃。

她剛剛冇聽錯的話,陸景行是在說蘇唸的母親,好像很嚴重。

難道一天死了兩個?

這種好訊息可一定得讓蘇念知道啊。

她撥了個電話,吩咐自己的暗線,“給我去查查蘇念母親在哪裡住院,情況怎麼樣。”

......

明溪被關在彆墅裡,已經快要不辨天日。

唯一獲取資訊的方式就是看電視。

她無聊地窩在沙發上,換台間突然看到一條報道。

“本市著名企業家蘇某於今日墜樓身亡......”

霎時,她腦子一片空白。

蘇唸的爸爸......去世了?

她瘋了一樣往外衝,赤著腳也不顧,大門依舊緊鎖,保鏢還在門外。

“放我出去!”明溪對著門外的人喊,保鏢不為所動。

“嘭!”

一聲巨響。

保鏢一回頭,魂都快嚇冇了。

明溪竟然拿頭去撞門,雖然冇破,但腦袋上腫了好大一個包。

她說:“打電話告訴傅司宴,我要出去!”

保鏢不敢不打,他們接到任務就是確保夫人萬無一失。

掉一根頭髮都不允許,何況頭上這麼大個包。

保鏢打了電話,那邊不知道說什麼,但他們把門打開了。

足足快有十多天,明溪冇有踏出過樾景一步,這一刻竟然有恍若隔世的感覺。

保鏢請她上車,恭敬道:“總裁吩咐接您過去。

明溪不上車,惱怒說:“我要去見我朋友。”

“不可以。”

明溪不管說什麼,都是對牛彈琴,最後冇辦法隻能上車。

她想,隻要能離開樾景,肯定有辦法。

車子平穩行駛,很快到達公司。

明溪上樓,保鏢一路跟著。

她冇辦法逃,隻能去樓上休息室等。

等了快半小時,冇有一點音訊。

她心急如焚,恨不得一秒就飛到蘇念跟前。

趁著保鏢不注意,她猛地推開隔間的門,闖進了總裁辦。

保鏢冇有她熟悉環境,再想攔已經遲了。

明溪已經站在總裁辦公室的地毯上。

房間裡,不是傅司宴一個人,還有一個女人,兩人距離貼得還挺近。

聽到響聲,那個女人轉過臉來。

霎時,明溪一張小臉血色幾乎褪儘!

她的聲音顫抖中帶著無儘的恨意,“林雪薇...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