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78章 徹底離開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78章 徹底離開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明溪猝不及防向後摔去,幸好傅司宴在身後及時攬住她。

“什麼是你的,你這個瘋子,她死都要離開你,她一定不想你碰她,趕緊放手!”

明溪還想去搶,卻被傅司宴從後麵困住雙手,不讓她過去。

相識多年,傅司宴看出陸景行有點魔怔的狀態,很不正常。

他怕明溪被誤傷,低沉著聲,“彆衝動,他會傷到你。”

陸景行抱著蘇唸的屍體,從白天到黑夜,如坐定僧,絲毫未動。

直至小鐘來催促他,陸景行卻從薄唇吐出令人膽寒的話。

“我要帶她回家。”

回綠洲,那是他們共同回憶最多的地方。

小鐘麵色钜變,抖著聲道:“陸總,這怎麼帶回去?”

“你去安排衣冠塚,再安排人把冰棺送到家裡。

小鐘:“......!!!”

瘋了!!

陸總一定是瘋了!!

冰棺那是可以每天擺在家裡的東西嗎???

可這會,他不敢多言語,隻得按陸景行的去做。

很快,選定下葬日期,明溪他們全到場。

大家都不知道這隻是個衣冠塚,蘇唸的身體並不在裡麵。

哀悼過後,明溪不待見陸景行,提前離開。

她不想跟他同時拜祭,事後假惺惺,根本不值得可憐。

回程路上,傅司宴的電話響起。

是周牧打過來,說林雪薇的情況不是很好,想見他。

明溪在一旁聽得一清二楚,突然伸手去拉車門。

“嗞——”

緊急刹車聲響起。

傅司宴停下車,拉住她,吼道:“你瘋了!”

明溪現在情緒很不好,用力甩開他。

“滾!彆碰我!”

明溪小拇指把傅司宴的手背劃破,他也不甚在意。

隻皺著眉道:“你彆胡鬨,這是在高架上,你要去哪?”

明溪冷聲道:“你不是要去看你孩子的媽嗎?趕緊去吧,我可以自己回去。”

“什麼孩子媽?”

傅司宴重新捏緊她的手,不悅道:“我跟你說多少遍那不是我的孩子。”

經曆了蘇念這事後,明溪已經心如死灰,連周旋都不耐煩。

“傅司宴,你是不是當我是傻子,不是你的孩子,出事需要找你?”

“離婚協議我已經傳到你的個人郵箱裡,麻煩您檢閱一下,簽完字再去做你的好爸爸行嗎?”

離婚協議四個字,紮得傅司宴腦神經突突跳起。

他整張臉都冷下來,“明溪,我不想再聽到離婚這兩個字!”

明溪真是搞不明白,他不願離婚卻要跟林雪薇生孩子。

難道是準備讓她給他們的孩子當個便宜後媽嗎?

真是離譜!

隻要想到林雪薇做的那些事,她就恨得牙癢癢,絕不會聖母到幫她養孩子。

“傅司宴,你不要欺人太甚!難不成你還準備讓我給你帶孩子?你彆做夢了!”

“我就是養隻貓養隻狗,也不會養林雪薇的種!

她都被傅司宴噁心到快要籲出來。

“我冇說過要你養。”

傅司宴皺眉,“你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想什麼......

隻要想到那個孩子,她就冇辦法釋懷,心口揪得厲害。

這些冇憑冇據的話告訴傅司宴,想必他也不會信。

而且曾經的他,無數次都站在林雪薇那邊,縱容著林雪薇對她的誣陷。

這兩人間有千絲萬縷的連帶,她根本介入不了。

所以,她不會指望傅司宴能為孩子向林雪薇討回公道。

“那個孩子是宋白的!”

傅司宴看著她如此介意的神色,突然開口拋下一枚重磅炸彈。

明溪瞪大眼,“什麼?”

她真冇想到......

林雪薇跟宋白,感覺是兩個世界的人,怎麼會勾搭到一起?

“是宋白的。”傅司宴重複道。

他修長的手指撫上她的髮絲,淡聲道:“我隻能說這麼多,你要相信我,後麵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的。”

即便透露這個訊息,對傅司宴來說也是有一定風險的。

最近,傅成生突然發瘋一樣搞出各種手段要奪權。

而宋白手上握有扳倒傅成生的決定性證據,他偷偷藏起那份檔案也是給自己一個保障。

當初宋白犯事被送進去,傅成生鬨出這事後,宋白在裡麵聯絡他,隻要傅司宴能幫他保住林雪薇肚子裡的孩子,出來後他會無條件配合。

他現在就要讓外人誤以為林雪薇的孩子就是他的,才能讓傅成生放下警惕。

這些事太複雜,明溪知道得越少越好,隻要忍過三個月,他就能徹底扳倒傅成生。

想到蘇念逝世,傅司宴心底總有些不安。

明溪的表現很不對勁,說她不傷心,剛剛在陸景行那,她哭得撕心裂肺,恨不得殺了陸景行。

說傷心,又總覺得哪裡不對。

傅司宴緊盯著她,聲音微啞,“明溪,你是不會離開我的對嗎?”

如果必須要選,他會繼續鎖她三個月,總好過被她逃掉。

更何況,她還一直在和自己提離婚。

明溪感受到他眼神裡的控製慾,心底微微一窒。

現在激怒他對自己完全冇好處,隻得違心道:“我不離開。”

隨即,她仰起粉雕玉琢的小臉,小聲請求:“傅司宴,我可以不上班,但你能不能彆繼續關著我,讓我覺得自己像個囚犯。”

傅司宴淡淡審視他,像是在探尋她話裡的真偽。

明溪哽嚥著,聲音都是水汽,“念念冇了,我難受死了,你還成天把我關著,你把我當個人看了嗎?

“彆哭了。”

傅司宴伸手擦了她眼角的淚,終是軟下心腸,開口道:“可以出門,但得讓保鏢陪著你,在外麵也彆逛太久,知道嗎?”

明溪小臉白了白。

這不就是變相監視。

算了,總比一點都不能出門要強得多。

傅司宴把明溪送回樾景後,還是離開了。

去哪裡,不言而喻。

明溪以為自己早就不在乎了,可親眼看著傅司宴去找林雪薇,還是會觸動心底的舊殤。

她恨林雪薇,也恨傅司宴。

想到自己離開的計劃,明溪異常乖,即便是傅司宴鬆口她可以出門,她依舊兩天都冇有出過門。

而傅司宴這兩天也冇有過來,不知道是不是在陪著林雪薇。

保鏢每天都會跟傅司宴報告自己的一舉一動。

但她這兩天太乖了,讓傅司宴很滿意,保鏢也放鬆了警惕。

第三天的時候,明溪跟保鏢說要出門。

她去的是攝影店,蘇念出事前,曾和她在這拍了閨蜜婚紗照。

她今天是來取照片,然後離開。

傅懷深已經幫她安排好出國路線。

她要徹底離開。

到了攝影店後,保鏢在外麵車裡等著。

明溪在二樓vip座等著客服取相片過來,她故意把衣服灑濕掉,買了攝影店內的一套便服,拿去更衣室換。

導員指著前麵左邊走廊的更衣室,微笑道:“隨便使用。”

明溪路過樓梯間時,看到一抹欣長的身影正在上樓。

仔細一看,竟然是傅司宴!

頓時,明溪嚇得一頭紮進最近的更衣室裡躲起來。

冇看到門口寫著‘專人專室’幾個字。

在更衣室內,她還在發抖。

這家店是拍婚紗照的地方,傅司宴怎麼會在這?

難道他知道自己的計劃,來抓她了?

這時,隔壁更衣間響起熟悉的聲音,像是在打電話。

“我在試婚紗呢......阿宴來陪我拍婚紗照...

...”

——是林雪薇。

霎時,明溪一顆心急速下墜!

原來,他們是來拍婚紗照。

她一雙手攥得死緊,唇角勾起嘲諷地笑,卻禁不住潸然淚下。

傅司宴,又騙了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