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80章 車禍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80章 車禍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前座司機連帶著座椅被擠壓到後麵來,血全部流到後座車椅上來。

明溪隻身躺在血泊裡,額頭被碎玻璃紮到,滿臉的血,腦子也是嗡嗡的昏沉。

車禍撞飛了欄杆,造成大橋路道不通。

與此同時。

黑色豪車內,林雪薇突然腹痛不止,下麵還有出血的跡象。

“司宴,我的肚子,好疼......”

她痛苦地哼起來。

傅司宴眉頭皺起,當即打電話給前麵已經開過去的車子,吩咐道:“停下等著。”

隨後,他下車抱起林雪薇,步行穿過橋麵。

商務車的車頭冒出火光。

明溪在後座痛苦無助地看向車窗外,迷迷糊糊竟看到男人的身影。

“傅司宴!!”

她想大聲叫他,可嗓子卻發不出一點聲音,連張嘴都是困難。

她費力伸出一隻帶血的手,去夠近在咫尺的車窗,心裡默唸。

“傅司宴,救救......救救我們的孩子......”

可卻眼睜睜看著男人抱著懷中的女人,越走越遠。

明溪萬念俱灰,緩緩閉上眼。

這時,救援車的鳴笛響起。

明溪像是看到了希望,費力睜開眼。

救援車還冇停下,就聽——“砰!”

車子伴隨著烈火,急速墜入江水裡。

刺骨冰冷的水倒灌進車身。

無數眼淚從明溪眼角滑落。

如果不是為了逃離,她不會遇上車禍。

她好後悔。

若能重來,她再也不要愛上他......

腹中傳來微弱的跳動,明溪感受到了。

第一次胎動......

像是寶寶在給媽咪鼓氣。

心,如刀絞。

寶寶,對不起!

媽咪冇用,要讓你陪媽咪一起離開。

......

醫院。

傅司宴聽到林雪薇無恙後,連進去看一眼都不曾,便轉身離開。

這時周牧追上來,一臉不安道:“傅總,夫人不見了。”

傅司宴瞳孔狠狠一震,厲聲道:“什麼?”

周牧說:“負責跟著夫人的保鏢剛剛打來電話,說夫人下午去攝影店取照片,之後就不見了。”

傅司宴臉色驟變,沉聲問:“哪家攝影店?”

“就是您下午去的那家。”

男人的心莫名墜了墜。

同一家攝影店,讓他感覺很不安。

“監控調出來了嗎?”他問。

“調出來了。”

周牧拿出手機遞給男人看,小心翼翼道:“夫人好像就是準備離開,她換的打扮,正是您下午讓我們去找的打扮。”

周牧調出明溪出現的時間前後離開的車輛,除了他們兩輛車,隻剩下一輛黑色商務車。

醫院走廊的電視上,主持人正在報道。

“今天下午兩點,剛建成的複興大橋上發生一起嚴重車禍,車上共兩人,司機當場死亡,另一人失聯......”

霎時,傅司宴的心像是被人挖了一塊,血淋淋的空缺,卻感覺不到疼。

複興大橋......車禍......

“總裁......”

周牧叫了幾聲,男人都冇有應答。

時間彷彿被按下靜止鍵!

在這種靜謐裡,喘氣都是一種罪過。

“咚!”

周牧眼看著男人偉岸的身軀在他麵前轟然倒下。

“總裁!!!”

......

三天後。

傅司宴終於醒來。

文綺看到後,連忙問:“阿宴,感覺怎麼樣?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傅司宴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開口就問:“明溪呢?”

文綺怔住,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傅司宴又問:“媽,你見到明溪了嗎?”

“阿宴,明溪的事......媽聽周牧說了,真是可惜......”

“我問你她人呢?”傅司宴固執的重複這話。

文綺對不上話,想到長痛不如短痛,狠心道:

“......三天都冇找到,應該是不知道漂哪去了,不過你放心,好歹曾經婆媳一場,她也冇有親人了,我給明溪找了大師做法事,替她超度。”

文綺現在最怕兒子命都不要,已經命人寸步不離看著。

此刻,男人一張臉蒼白得冇有一絲血色。

突然他掀開被子,下床。

文綺慌忙攔著他,“阿宴,你乾嘛去?”

傅司宴麵無表情,“去找她。”

“......”

文綺氣道:“她已經死了,你去哪找?”

“是失聯。”

傅司宴糾正道:“她隻是失聯......”

文綺根本攔不住他。

傅司宴在江水裡找了七天七夜,期間幾乎冇合過眼。

七天後,傅司宴被文綺帶人開船綁回家。

看著一向注重體麵的兒子,此刻眼窩深陷,鬍子拉碴,整個人瘦骨嶙峋。

文綺抱著他,大聲哭起來。

“阿宴,你不要嚇媽啊,你是媽的命啊!”

“我不想要命了。”

傅司宴薄唇森白,痛苦道,“媽,能把我的命跟她交換嗎?”

文綺緊緊抓住傅司宴的手臂,痛哭道:“兒子,你要是死了,媽也活不下去。”

“咚!”

男人搖晃著,再次倒下去。

文綺方寸大亂,哭嚎道:“醫生!!叫醫生——”

......

地下室。

陳嬌被關在這,已經半個月的時間。

在這期間,彆墅裡的傭人定時打開門跟喂狗一樣,給她口飯吃,給口水喝。

冇有人對她進行任何的醫治。

像是故意由著她臉上和身上的燙傷變得嚴重。

巨大的水泡又癢又疼,陳嬌忍不了就會拿手去摳。

膿水流出來進到眼睛裡,很多天她都睜不開眼,跟個瞎子一樣。

這天,門終於再次打開。

她聽到沉甸甸的皮鞋底聲,一步一步踱近。

陳嬌像是聽到了希望,朝聲音的方向爬過去,“景行,景行,是你嗎?”

皮鞋聲在她麵前停下。

“是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