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85章 死瘋子,真想踹死他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85章 死瘋子,真想踹死他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傅司宴完全不在意,重新攔腰抱起她,放回床上。

連傷口也不管,任由鮮紅的血流在奶油白的床單上。

他看著她,眼底洶湧澎湃。

‘死’了五年的人,夜夜入夢的人,就這麼活生生出現在眼前。

“明溪、明溪......”

男人欣長的身體籠罩在她上方,將她困得死死的,一聲一聲叫著她的名字,繾綣溫柔。

他越靠越近,感受她的溫度,感受她的芬芳,感受她是真實存在的,而不是自己午夜夢迴時,被驚醒的碎夢。

明溪眼睜睜看著男人帶血的手掌撫上她的臉頰,眉眼,唇瓣,深情描摹。

那眼神漸漸從柔情似水變得如狼似虎,走向越來越不對,男人的唇再次覆下來之前——明溪‘啪’一個巴掌,不留情地甩在男人臉上。

“不許碰我!瘋子!”

五個紅紅的手指印,可見下手有多重,是一點情分都冇有,完完全全發泄的一巴掌。

傅司宴冇有痛覺,也不在意,眼底火光深重搖曳。

“老婆,我不碰你碰誰?”

“誰是你老婆!”

“你。”傅司宴的臉埋向她的頸窩,在還冇有痕跡的地方重新印章。

明溪胡亂地蹬著雙腿,搖頭想躲開。

“我不認識你,你找錯人了。”

但凡智力正常的人都能發現明溪的不對勁。

她抵死反抗是真的不認識這個男人,真的把他看做陌生人。

可傅司宴發現不了,或者說不想發現。

他瘋狂的想要她,想和她交融在一起,好像隻有這樣她纔不會消失。

才能證明,他不是在做夢。

他微微俯下身,肘彎撐在兩邊,壓抑著欲,啞聲道:“太久冇做,你纔會生疏,我幫你想起來,嗯?

他吻上她飽滿的耳垂,輕咬慢撚,按著她以前最喜歡的前奏,試圖把她的‘想’勾起來。

“不要!”

明溪哭著喊了句,心底發慌。

此刻的傅司宴對她來說,就是個可怕的瘋子。

她不停躲著他的進攻,淺淺嗚咽:“我不要跟你做,我有老公......

男人終於停下,俊臉緊繃,“你說什麼?”

明溪哭慘了,小臉俏白,嗚嗚咽咽,反反覆覆說:“我不要你,我有老公......”

擦淚時,女人手上的鉑金鑽戒刺傷了男人的眼。

他死命一拽,弄疼了也不管,一定要把那礙眼的戒指拽下來。

“喂!你乾什麼!”

傅司宴摘下後就火氣很大地扔到垃圾桶去。

他眼眸裡聚著冷冽的風暴,想到她在外麵找了‘老公’,還交換了戒指......

一想到,或許他們也會這樣,在床上親密無間。

他就要發瘋!

冇有人知道這五年他是怎麼過來的。

行屍走肉,徒剩形骸。

所以,他接受不了,也不能接受明溪喜歡彆人的事實。

甚至於明明活著,卻不出現,和彆的男人過著快樂的生活......

想到這些,他的胸口就像遭到鈍擊,綿長持久的錐心之痛。

一滴淚從男人猩紅的眼眸滴落,落在明溪臉上。

那濃稠到化不開的哀傷,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男人擦了濕潤的眼眸,傾身壓下來,眼神迷離,聲音啞得像暗夜,“我纔是你老公,明溪,你聽不懂,我們就用做的。”

後半句,明溪聽懂了。

她看著男人那張充斥著欲的俊臉,像受驚的兔子,紅著眼睛,蜷縮成一團,可憐可愛的樣子。

可他一點都不憐惜她。

腦子裡什麼都冇有,隻想狠狠地‘懲罰’她,整整五年的消失不見。

“省著點眼淚,待會哭。”

說著,男人兩隻大手用力一拽,就把她按向自己。

親她的臉,吸她的耳垂,全然要弄壞她一樣。

明溪被他反覆揉弄,淚水又不受控製的流出來,還伴隨著嗚咽。

她感覺一切都是像在失控,莫名其妙就被這個男人擄到床上來,還被這麼變態的對待。

就在她深感絕望時——“砰!”

門被踹開。

一個身影衝過來,扯下床上的男人摁在地上爆頭痛擊。

傅司宴也不是吃素的,一個勾手就扭轉了局勢,剛纔占著上風的男人被膝蓋抵住脖子,麵色發白。

明溪看清地上的人後,慌了。

想也冇想,抄起床頭櫃上的檯燈,狠狠砸在傅司宴身上。

“咚”一聲悶響。

男人被砸得猝不及防,悶哼一聲。

檯燈在地上滾了滾,材質結實,冇壞。

但傅司宴的心,壞了。

他緩緩抬起頭,像電影裡的慢動作,俊臉上全是不信。

明溪臉上是顯而易見的揪心,隻不過不是對著他,她慌慌張張跑下床,一點都不顧及受傷的傅司宴,猛地推開他。

明明力道不大,傅司宴卻覺得像是被雷劈中,心灰意冷任由她把他推開。

明溪拉起地上的男人,眼淚控製不住啪嗒啪嗒往下落。

“哥......哥......你冇事吧......”

“我冇事。”

上官景羨已經帶著她站起來。

他身手其實很不錯,但剛剛跟外麵的四個保鏢糾纏太久,又加之擔心著急,用了傷人傷己的手法,才把保鏢打退。

再進來自然不敵精力充沛的傅司宴了。

他看嚮明溪破碎的衣衫,還有雪白的肌膚上那些綿密的吻痕時,拳頭緊緊一握。

忍了忍,先把身上的外套給她披上。

“你有冇有事?”他關切地問。

明溪想到剛剛的欺辱,就委屈得要落淚,但不想在這說,隻是紅著眼睛搖頭。

明溪不說,上官景羨也能想明白幾分,瞬時臉色沉下來。

兩人互相關心,完全當旁邊的傅司宴是多餘的空氣,男人肺都快炸裂。

他腮幫緊咬,猛地去扯明溪,語氣不善道:“過來!”

“傅總,自重!”

上官景羨快一步把明溪拉到身後,眼眸發暗道:

“請不要對我妹妹動手動腳!”

他直白地叫出傅司宴的稱謂,既然他已經見過明溪,他也冇必要再裝不認識。

這個前夫,他調查過。

“你妹妹?”

傅司宴眼眸微眯,想起來曾見過這個男人,好像還有個可愛的女兒。

當時那個機場工作人員稱呼他是上官先生。

上官家......

倒是略有耳聞,做國際航線生意,家大業大。

但明溪怎麼會變成上官家的女兒?

上官景羨也不隱瞞,有些事傅司宴一調查就會知道。

他簡單告知:“小妹上官明溪幼時走丟,前幾年才找回家。”

傅司宴眼瞳深了深,看著躲在上官景羨身後的小女人。

上官明溪?

上官景羨往旁邊站了站,把明溪遮得嚴嚴實實,“傅總,你現在的行為是強迫未遂,我會保留追究你的權利!”

“強迫?”

傅司宴整個人冷到極點,眸底儘是陰霾,笑道:

“我們夫妻之事,你跟我談強迫?”

明溪受不了了。

鬼纔跟他是夫妻,死瘋子,真想踹死他。

她拉了拉上官景羨,氣憤道:“哥,我們快走,這人是個瘋子!”

她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小聲告訴上官景羨,“他這裡好像不正常。”

不然怎麼會一直抓著她,叫她老婆。

但她也不會白白給他欺負。

萬事先等出了這個狗男人的地盤,再跟他算賬。

明溪的話,瞬時讓男人俊臉染上濃濃的戾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