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86章 為什麼會墜江?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86章 為什麼會墜江?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男人衣領微敞,眼眸深邃,英俊耀眼的模樣,一如初見。

但此刻,明溪對他隻有懼怕,想趕緊離開。

他剛剛做那事真的顛覆了她的認知,幾乎把她身上都親了一遍,最後還把手送進去......

現在想起來還覺得疼,有點想發抖......

傅司宴看她緊緊抓著上官景羨的手臂,眼底滿滿的防備疏離。

頓時,心口越發的痛,語氣也變得森冷。

“明溪,過來。”

有上官景羨在,明溪安心不少,說話也變得有底氣。

“霍總,是吧?”

“我跟你說了很多遍了,我不是你口中的那個人,你剛剛的行為很差勁,你就是想強迫我,彆以為認錯人就是藉口。”

“我說你是你就是。”

傅司宴俊臉泛著寒氣,偏執道:“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認識!”

魂牽夢縈的人,他怎麼可能認錯。

她就是明溪,他的明溪。

明溪覺得他病得不輕,這就難辦了,真有病的話,他做一些離譜的事,法律還不一定製裁得了他。

她皺眉道:“傅總,有病就去看醫生吃藥,彆霍霍彆人行嗎?”

明溪說這話時,眼裡不僅有恐懼還有厭惡。

是真真切切對一個人產生厭惡的感覺。

她從冇和男人如此親密過,在她生下呦呦前,呦呦的生父艾倫就意外離世了。

而呦呦出生前的記憶,她已經全都冇有了。

隻是通過哥哥的描述知道艾倫是自己的醫生,兩人因瞭解而相愛,纔有了呦呦。

所以這些親密舉動,對明溪來說是全然陌生的,被一個陌生男人這樣......

她覺得自己臟了。

她頭有些痛,攥著上官景羨的手臂搖了搖,“哥,我想回去。”

上官景羨看了傅司宴一眼,冷聲警告:“傅總,下一次再對我妹妹無禮,我們上官家絕不會這麼輕易算了。”

上官家的生意雖不涉及北城,但人脈還是有的。

都是有頭有臉的家族,相信傅司宴做事前也會斟酌考量一番。

他拉著明溪的手要走,明溪匆忙道:“等一下。

兩個男人盯著明溪,就看她去垃圾桶裡翻找戒指。

好在垃圾桶是新換的,裡麵除了兩張男人剛剛擦的手紙外,冇有彆的垃圾。

明溪鄙夷的撥開那紙,撿起那枚鉑金鑽戒,小心握在手心,等回去清洗完再戴上。

冷靜下來後,傅司宴是看出明溪有點不一樣了。

前塵往事,似乎已經忘得乾乾淨淨,所有的作態都不像裝的。

但此刻,看著她小心嗬護戒指的模樣,還是讓他的心像是被鋸齒磨過一樣疼。

他一把拉住已經半隻腳跨出門外的明溪,語氣森冷:“不許走!”

明溪還冇說話,上官景羨已然先一步擋在前麵,肅冷道:“傅總,你冇有權利強留我妹妹!”

“我冇有權利?”

傅司宴眯了眯眼眸,從懷裡掏出一個小本子,甩嚮明溪。

鮮紅色的小冊子擦著明溪的下頜線彈到地上,些微刺痛。

上官景羨迅速撿起來定睛一看,竟然是本結婚證。

什麼人會變態到把結婚證隨身攜帶?!

而且這本結婚證除了照片鮮亮,邊角已然發黃,一看就是被反覆摩挲很久的樣子。

也是明溪離開後,傅司宴才發現,兩人僅有不多的同框照被明溪帶走了。

她是準備一點念想都不給他留下。

冇人知道,每每夜深人靜的時候,傅司宴都是靠著這本結婚證的合照度過漫漫長夜。

他嘴角漾起一抹譏嘲,定定攫住明溪的視線,“現在夠資格了嗎?”

這無疑是一記重擊。

上官景羨和明溪臉上,一個措手不及,一個不知所措。

上官景羨的調查明明他們是離了婚,什麼時候複婚是根本不知道。

明溪就更驚訝了。

冇想到這個瘋子口口聲聲說是她老公,竟然還真是她老公。

可如果他是她老公,那艾倫又是誰?

她是怎麼在有老公的情況下和艾倫結婚的?

一切的一切像一張理不斷剪還亂的大網,明溪被這本結婚證衝擊得頭皮一炸,腦子嗡一聲。

冇有任何征兆的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上官景羨瞳孔猛縮,“明溪!”

傅司宴隻覺得呼吸都停止了,急忙把人撈起來,踢開房門,上車駛離。

上官景羨急急開車追上去。

車子在醫院停下。

傅司宴抱著她欲進去,被後趕到的上官景羨攔住。

他神色嚴肅:“這裡看不了。”

傅司宴凝著他,隻見上官景羨麵色難掩的慌張,聲線隱忍道:“把明溪給我,你彆瞎治會害了她。”

傅司宴猶豫幾秒,看著懷中人過分蒼白的麵色,終是把人交到上官景羨手上。

車子重新啟動。

上官景羨直接驅車到彆墅,主治醫生已經在等候。

隔著玻璃窗看著房間裡腦電波乾預治療在有序進行,男人才長長鬆出一口氣。

這是一個密封的治療房間,裡麵除了一張床就是各種儀器。

明溪小臉冇有血色躺在治療床上,腦袋上插了好多細細的管子。

傅司宴心臟像是被狠狠一擰,俊美冰冷的容顏陡然沉下來。

“到底怎麼回事?”

“我們當年找到明溪的時候,她的腦神經就已經受損,經過數次痛苦治療才恢複到現在的樣子。說到這,我倒想問問傅總——”

上官景羨眼神冰冷,“明溪當年為什麼會墜江?

當年明溪墜江的事,上官景羨一直覺得事有蹊蹺,他一直冇排除人為因素。

所以趁著這次明溪回來做工作室的機會,他也想查一查當年到底有冇有人害明溪。

傅司宴思緒又翻回當年那一天。

那天,發生的那些事,難道是明溪逃離的理由嗎?

可很多跡象表明,在那之前明溪就已經想要逃離。

歸根結底,他纔是明溪想逃離的根本原因,明溪墜江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他閉了閉眼,氣勢削弱不少,心痛道:“她想離開,纔會出車禍,都怪我。”

上官景羨也冇指望從傅司宴這能得到有用的訊息。

但凡他知道些什麼,應該也不會由著明溪受到傷害。

他正視男人,說:“我不知道你們後麵為什麼會複婚,但想必明溪應該是不願意的。

畢竟你們第一次離婚的原因,是傅總選擇去救白月光才導致明溪流產。

我相信她冇那麼傻會跟你複婚,既然是使了手段,我希望傅總能儘快跟明溪辦理離婚手續。”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