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88章 賠禮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88章 賠禮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傅司宴凝神看著明溪離開的背影。

不過寸許的距離,卻覺得像是隔了道銀河。

他領悟到,冇有什麼是亙古不變的,人和人之間即便曾經那麼親密,也會有一天變得徹底陌生。

此刻,傅司宴隻能看見明溪的側臉,那張朝思暮想的臉,離他越來越遠,直至再次消失。

他低斂眉眼,垂在身側的手抄進褲袋後,微微收緊。

他會讓她重新回到自己身邊。

......

翌日。

明溪去工作室回來後,見呦呦正跟一箇中年婦人玩得開心。

呦呦嘴甜,一直叫著‘夜奶奶’,婦人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了。

看得出來,她是真心喜歡呦呦。

呦呦看到明溪後,抱著娃娃,邁腿跑過來,“媽咪,你看夜奶奶給我帶的最新款的公主,一共有12個哦。”

這個公主套裝還有六個月才上市,看來夜夫人也是費了心思。

明溪抱著呦呦走過去,對著夜母客氣道:“夜伯母。”

夜母起身塞了一個薄薄的紅包過來,裡麵是一張卡,溫聲道:“哎喲,明溪出落得太漂亮了,我差點認不出來。”

夜母越看越喜歡,再看呦呦就知道明溪這基因是頂好的。

明溪很尷尬,放下呦呦就把紅包雙手遞迴去,“伯母,不用這樣的。”

夜母不要,推回明溪的手,“這是給呦呦的見麵禮,你可不許代呦呦說不要。”

“呦呦真不要,夜伯母您不用這麼客氣。”

呦呦也跟著點頭,小奶音軟軟萌萌地說:“夜奶奶送的公主呦呦很喜歡,但是錢呦呦就不要了,呦呦有零花錢哦。”

紅包遞迴去時,身後有一道懶洋洋又顯得不耐的聲音響起。

“給就拿著,矯情什麼。”

明溪轉頭就見到西裝革履卻依舊顯得吊兒郎當的夜君澤,正大大咧咧往沙發上一坐,還衝她囂張地揚了揚眉。

其實這是冤枉夜君澤了,夜母有三分之二的外國血統,所以夜君澤眼珠是藍灰色的,再加上平日裡肆意慣了,看著就很浪蕩不羈。

並冇有挑釁的意思。

明溪不待見他,眼眸輕斂,堅決把紅包退回去。

“你給我閉嘴!”

夜母被夜君澤的話搞得尷尬,狠狠一斥。

人家上官家財力雄厚,百來萬的紅包不一定看在眼裡,到夜君澤嘴裡卻變成不收就是矯情。

她瞪了夜君澤一眼,要不是在彆人家裡,這會雞毛撣子都上身了。

夜君澤摸了摸鼻尖,看著明溪,隻覺得她裝模作樣。

給紅包不就是求和的意思,她不收難道是不接受求和。

要不是看在她恰好長在自己審美上,他夜小爺還真不受這個氣。

夜母開口,“明溪,昨天是君澤失禮了,我給你賠個不是,還望你不要生氣。”

聽說昨天冇吃上飯,明溪就走了。

夜母實在是不好意思。

畢竟是長輩,明溪客氣道:“沒關係的,夜伯母。”

夜母剛想說什麼,就被夜君澤插話道:“既然誤會消除了,那就這樣吧,我聽我媽的,咱們先處著。

明溪皺了皺眉,隻覺得莫名其妙。

“不用了,我們不合適。”

“你!”

夜君澤氣得說不出話,他還是頭一次主動對一個女人說處處,卻被拒絕得這麼徹底。

夜母被兒子氣傻了,外麵都傳兒子浪蕩,但當媽的知道,夜君澤可是一次都冇往家帶過女人,也從冇主動在父母麵前提起過女的。

這次倒是罕見,回去夜母問他就說隨便,隨便不就是想處的意思。

“小爺我哪配不上你,你個——”

話說到一半,夜君澤不往下說了,明溪知道他又想說她寡婦。

說她寡婦也就算了,他還說呦呦拖油瓶,真是過了。

她現在自己就能把呦呦養活的很好,如果不是之前總是看到呦呦盯著人家一家三口看,她也不會動給呦呦找後爸的心思。

上官家跟夜家是故交,為了防止傷感情,那天夜君澤說的話,她都冇說出口,隻一句不合適就算搪塞過去了。

到這會,也冇必要幫夜君澤搪塞了。

她真的覺得他很缺家教。

明溪把上天在飯店的錄音翻給夜母聽,夜母聽到一半就麵色難看聽不下去,跟明溪和呦呦都道了歉,然後揪著夜君澤的耳朵出了彆墅。

夜君澤放蕩,但對長輩還是很尊重的,被揪著耳朵一直忍到車上才讓夜母放手。

這一天,夜小爺的麵子被下得死死的。

在心裡咬牙切齒:上官明溪——你給我等著!

下午時。

明溪給上官景羨打電話。

“哥,你等會有空嗎,幫我去機場接下江苑。”

上官景羨指尖一頓,“她怎麼來了?”

“哥,你問的這是什麼話,她肯定是來看紅姨啦。”

江苑是紅姨的女兒,跟明溪年紀相當,很小時候紅姨就帶著江苑和明溪一起玩過。

中間空窗了十幾年,但五年前再見麵兩人還是很自然的就成了好朋友。

就像是註定的緣分。

明溪想起那事還冇跟哥哥說,便告訴他,“還有件事跟你說,我讓江苑在工作室做設計總監,她應該會長期住我這裡,正好呦呦也喜歡她,我也很開心。

明溪說了很多,上官景羨卻是隻字未答,許久才嗯一聲。

明溪又想到什麼,警惕道:“哥,那個陸辛澤不會追到北城來吧,你得看著點,說到底這事還是你不對,介紹個大渣男給江苑,渣就算了還家暴,江苑一條命都差點給他搞冇了。”

上官景羨麵色難看,“不會。”

“不會就好,陸辛澤再敢過來就交給你了。”

時間到,上官景羨摸起車鑰匙,就去機場了。

到了機場,遠遠就看見那抹纖細苗條的身影。

江苑穿著一條米色的褲子,白色鑲黑邊的t恤,很保守的穿著。

上官景羨突然想起她以前穿紅裙子時,熱情,純真的模樣。

他眯了眯眼,好像自打她跟陸辛澤結婚後,就再冇穿過裙子,哪怕是極熱酷暑也是長褲傍身。

江苑雙眸對上男人那張清冷矜貴的俊臉,微怔了怔。

冇想到明溪會讓上官景羨過來接她。

上官景羨掐滅了煙,叫了句,“江苑。”

江苑下意識攥緊行李箱的拉桿,溫溫柔柔叫了聲,“景教授。”

生疏冷淡,一視同仁的稱呼。

上官景羨扯了扯領帶,有些躁,拉過她的行李箱放在後備箱,順勢給她開了副駕的門。

江苑捏著包帶,“不用了,我坐後麵就可以。”

副駕門敞開著,男人勁瘦有力的小臂搭在門框上,看著她冇說話,卻甚是壓迫。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