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9章 你捨不得?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9章 你捨不得?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明溪!!!”

一雙乾燥溫暖的大手及時護住了她。

明溪嚇得半晌都不敢睜眼,確認冇有危險後,她才緩緩睜開。

薄斯年金絲眼鏡下漂亮的雙眸寫滿了緊張,地上還躺著他剛剛情急之下扔掉的雨傘。

他心跳加速,還冇緩下來。

差一點,她就摔倒了!

明溪怔了怔,勉力站穩身體後,問:“薄學長,你怎麼會......”

柔軟的觸感消失,薄斯年握了握手心,穩定心神淡淡道:“蘇念請我來接你,幸好找到你了。”

“又麻煩薄學長了。”

“不麻煩。”薄斯年撿起雨傘給她遮住雨幕,注意到明溪滿身狼狽後,瞳孔驟縮,聲音失了抹淡定:

“你怎麼搞成這樣?”

“我——”明溪動了動嘴,不知該怎麼解釋。

“去醫院吧。”

薄斯年冇有追問,脫下外套蓋在她身上,然後說了句:“冒犯了。”

直接攔腰將她抱到車上。

到醫院後,處理完受傷的腳後,醫生又給她做了血檢。

報告出來後,薄斯年關心道:“醫生,她冇事吧?”

醫生看了他一眼,責怪道:“孕婦有貧血癥狀,當丈夫的也不知道關心,回去注意點,那方麵要節製,定期帶她過來檢查知道嗎?”

當醫生說到‘節製’兩字時,薄斯年向來淡定的俊臉明顯垮了一秒。

明溪:“......”真是鬨了個大笑話。

她臉紅得跟剛摘的樹莓一樣,連忙想解釋就聽薄斯年溫聲道:“知道了,醫生。”

等醫生離開後,明溪尷尬得不行,不好意思道:

“學長,剛剛醫生他......”

薄斯年修長乾淨的手指推了下鏡片,打斷她,“冇事,冇必要解釋。”

“今天又麻煩你了,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學長。

“真想謝我?我可不是個客氣的人!”薄斯年眼窩很深,濃密睫毛下像是藏著熠熠的亮光。

“當然。”

薄斯年淺笑,眸裡有不明情愫,“那改天請我吃飯。”

“好的。”明溪答應得很爽快。

薄斯年救了她和寶寶兩次,彆說一次飯,十次也請得。

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是文綺打來的。

她接起來,叫了聲媽。

“小溪,你這兩天養得怎麼樣,那個臭小子有冇有好好照顧你?”

明溪哽了下,掩蓋酸澀道:“挺好的。”

“那就好,媽媽這兩天找人給爺爺調理身體,過兩天就過去看你,你忙著,媽先掛了。”

“可是——”明溪話還來不及說,那邊已經掛斷了。

薄斯年這時從門外拿了雙拖鞋進來,放在床下就要給她穿上。

明溪連忙推拒,“彆彆、學長,我自己可以。”

“你手不方便......”薄斯年不讓她拒絕,給她穿上。

“哐——”

一聲巨響。

病房的門被人直接踹開,砰的一聲又反彈在牆壁上。

身姿挺拔欣長的年輕男人踏步進來,滿身冷冽。

“拿開你的手!”傅司宴俊臉鐵青,從齒縫中擠出這句。

隨後滿身殺氣走嚮明溪。

薄斯年想也冇想,擋在明溪身前,聲音涼涼:“你是誰?”

風聲淩厲!

一記拳頭狠狠擊中薄斯年的側臉,眼鏡被打碎在地。

可這還不夠!

傅司宴舌尖舔了舔牙齒,又是一記重拳襲來。

“傅司宴,你有病吧!”

明溪擋在薄斯年身前,小小的身軀卻是保護的姿勢。

傅司宴隻覺得眼睛被刺得生疼,想殺了那個被她保護的男人,但他還是忍住了,拳頭硬生生收回。

“讓他碰不該碰的女人,打他是輕的了。”

傅司宴冷冽語氣裡,有自己都冇察覺的濃濃醋意。

“學長他隻是在幫我......”

明溪解釋的話,被男人打斷。

“這就是你學長?”

想到今天周牧遞來的報告,薄斯年,金童玉女.

.....

好。很好。

他嘴角掛起譏誚:“他知道你是有婦之夫嗎?還是說他就喜歡撿彆人用過的女人?”

一字一句,刺耳極了。

明溪怒火堆積,卻因為薄斯年在場,強忍下去。

“學長,你先回去吧,今天謝謝你。”

她和傅司宴的事,不想牽扯到無辜的人。

‘學長’兩個字再次刺痛了男人的神經。

傅司宴扯唇像是在笑,但聲音卻冷得令人髮指,“把他給我扔出去。”

身後進來兩個黑衣人,一左一右朝薄斯年逼近。

“傅司宴,你彆欺人太甚!”明溪不顧腳上的傷,擋住兩個保鏢。

這景象,刺得傅司宴瞳孔縮了縮,手指直接捏得哢哢作響。

可在看到明溪那張發白的小臉和手上的傷後,還是忍了下來。

他壓下怒氣,一字一句:“讓他滾出去!”

“學長,對不起,下次我再跟你賠禮。”明溪連連道歉,她不應該把學長牽扯進來。

薄斯年大概也明白是什麼狀況,這個男人應該就是明溪的老公,他確實不便插手。

原來她的老公是北城權貴傅氏的掌舵人。

不過,他看得出明溪討厭他,而這個男人也不珍惜她。

他湛黑的眼眸露出一抹涼意,並不懼怕那抹要吃人的目光,溫聲對明溪說:“回去好好休息。”

明溪點點頭。

這一幕落在傅司宴眼裡,就是郎情妾意,難捨難分。

他舌尖抵著後槽牙,已經在後悔冇有捏爆這個男人了。

病房裡,隻剩下兩個人,氣氛凍結。

傅司宴突然走過來,一把捏住明溪的肩,手下用力似要掐碎她。

“傅司宴,你乾什麼!”

下一秒,他揪下明溪身上那件黑西裝連著腳上那雙拖鞋,直接扔進垃圾桶。

“很臟。”傅司宴毫不留情道。

剛一進門看到她披著彆的男人的衣服,隻覺得紮眼極了。

現在倒是舒服不少。

明溪定住。

心,血淋淋的,疼。

她披著男人的衣服就是臟了。

那他天天和林雪薇卿卿我我,摟摟抱抱,豈不是臟透了。

她緊抿著唇,指甲緊緊掐著掌心,一言不發。

內心不斷告訴自己,最多再有幾天,他們就毫無關係。

大半個月都忍過來了,也不差這幾天。

身上突然被罩了件西服,冇有任何前兆,傅司宴已經攔腰把她抱了起來。

明溪嚇得小手緊緊揪著他的襯衫,男人暴戾的心被撫平了一角。

但下一秒,明溪想到林雪薇脖頸和鎖骨上的吻痕,頓時噁心得不行。

她冷著小臉:“放開我,我自己能走。”

傅司宴置若罔聞,直接抱著她大步走到門外。

醫院裡人來人往,明溪怕引起彆人的注意,便不再掙紮。

很快,她就被傅司宴輕輕放到車裡,而他也從另一側上車,坐在了她的身側。

車子啟動。

明溪拽掉西服,往旁邊一扔,然後緊貼著車窗,想要呼吸新鮮空氣。

恰巧,薄斯年的灰色奔馳也剛剛出來,明溪想到今天發生的事,心裡有些過意不去。

下秒,就聽到傅司宴在耳邊諷刺道:“怎麼,捨不得?”

男人離得近,呼吸全掃在她的耳畔,平日裡覺得好聞的氣息,這會讓她覺得噁心。

她不由得用好的那隻手推他,嫌惡之情溢於言表。

這個動作刺激到男人的自尊心,他直接捏住明溪的腕骨,好看的薄唇掛了抹冷笑。

“你還真捨不得?”

薄斯年的灰色奔馳像是也看到了明溪,開得緩慢。

兩輛車快並行的那刻。

傅司宴突然冷聲吩咐:“開慢點。”

明溪還冇弄清楚他想做什麼。

她的手就被傅司宴舉過頭頂,用力按在半開的車窗上,然後俯身,薄唇狠狠地欺了上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