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95章 不能隨便叫陌生人爸比

-

傅司宴看清呦呦那張漂亮的小臉後,俊臉一僵。

原來那天他的直覺冇錯,這真是明溪的女兒。

是她跟那個男人的女兒。

這個事實,讓他的心臟像是被無形的藤蔓攫住,連呼吸都困難。

軟軟香香的小糰子直接從車座上撲進男人懷裡。

藕節一樣白嫩的小手臂勾住傅司宴的脖子,無比自然地問。

“爸比,你是來找呦呦的嗎?”

小糰子的親近讓男人有些錯愕。

說實話,除了明溪外,他不喜歡被人這麼親密地碰觸,不論大人還是小孩。

誰料,小糰子見‘爸比’越看越喜歡,突然上嘴。

“啪嘰——”

紅嘟嘟的小嘴在男人臉上香香一口。

自己選的‘爸比’真是越看越好看呢。

她真想告訴幼稚園的安娜,她的爸比是天下第一好看!

纔不像安娜的爸比,像個塗了泥巴的老水桶。

雖然媽咪教導過她,不能給人家起不好的外號。

可上次安娜嘲笑她是冇有爸比的小野狗時,安娜的水桶爸比還跟著安娜一起嘲笑她。

哼!!!

呦呦決定在心裡就叫他老水桶!

她奶聲奶氣問男人,“爸比,你是來帶呦呦去遊樂園的嗎?”

傅司宴眼神複雜地看著小女孩,薄唇翕動了幾番,卻說不出話。

那個香香的臉頰吻,甚至還帶著點糯糯的口水。

但他竟出乎意料的不討厭,反而從心底升起一股親昵感,像是天性使然。

本來想推開小糰子的手也改成了在她背上虛虛扶著,怕她摔著碰著,頭一次產生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拿小糰子怎麼辦的感覺。

小糰子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傅司宴,一眨不眨,充滿傾慕。

目光相觸,傅司宴在小糰子大大的眼睛裡看到了自己那張臉。

突然心底生出一個莫名的念頭,這個孩子如果是他和明溪的該多好。

雖然很可笑,但這一刻他真是這麼想的......

而呦呦也很依賴傅司宴,明明隻見過一麵。

她就固執地認為這個男人就是爸比!

跟她夢裡那個模糊的爸比,真的很像很像。

呦呦窩在男人懷裡的樣子,有種說不出的相配,彷彿男人真是孩子的爸爸一樣。

明溪突然心跳得很快,臉色有一瞬蒼白。

腦子裡莫名生出這個男人會搶走呦呦的想法。

這個想法令她一驚!

明明他也不是呦呦的爸爸......

“呦呦!”

她急切地叫了句,一把把呦呦從男人懷裡用近乎‘搶’的動作抱下來。

“不許亂叫爸比!”

呦呦被媽媽的緊張嚇到,愣了愣,小嘴撇了撇,要哭不哭的樣子,看著委屈極了。

莫名的,傅司宴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緊緊勒了一下,生怕那顆珍珠落下。

他削薄的唇輕翕,剛要說沒關係時,就見明溪蹲下跟小呦呦平視,語氣緩和很多,溫柔卻認真告訴呦呦。

“上官慕呦,你有爸比,不能隨便叫陌生人爸比,記住了嗎?”

——陌生人!

這三個字像是天上降下一盆冰水,狠狠把男人澆醒!

他現在的身份就是個陌生人!

如果當初他們的那個孩子還在,應該也長得像呦呦這麼漂亮軟萌可愛吧。

可惜冇有如果......

呦呦小臉懵懵懂懂,仰起小臉看了看傅司宴,又看了看明溪,快要哭出來。

那個明明是她爸比啊!

是她在機場自己選的爸比!

明溪心底歎了口氣,低聲哄著她,“呦呦,那個是叔叔不是爸比,你這麼亂叫會給叔叔造成困擾,知道嗎?”

呦呦年紀還小,隻能勉強知道困擾就是不好,不喜歡的意思。

原來‘爸比’不喜歡被她叫爸比嗎?

......好難過。

這一刻,呦呦的感覺就像是把最喜歡的娃娃送給彆,卻被人扔進了垃圾桶一樣。

她小嘴耷拉下來,垂下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帶著水汽道:“呦呦知道了......”

明溪摸了摸呦呦的小腦袋,教她禮貌:“那我們跟叔叔再見。”

這時,傅司宴已經下車,就站在她們母女跟前。

明溪教導呦呦的那些話,他都聽見了。

她說會是他的困擾。

他想,就算是困擾也應該是甜蜜的‘困擾’。

呦呦很不情願,很不情願,但還是嘟起小嘴,乖巧地跟傅司宴揮手,“叔叔,再見。”

呦呦聲音很小,像是快哭了。

瞬時,傅司宴的心像是被不明外力重重地錘了下。

真的很想很想把小糰子抱起來哄一鬨。

他眸底閃過一絲晦暗不明的情緒。

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對彆人的孩子,產生這麼濃烈的感覺。

明溪見男人一瞬不瞬的盯著呦呦,心底那股不安又加深。

打心底不願他們過多接觸。

她攙起呦呦的小手,衝傅司宴微一點頭就轉身離開。

“等一下。”傅司宴叫住她。

明溪停下腳步,轉頭看他。

男人喉結滾動,最後隻道:“明天按時來上班。

明溪眉心微蹙,“我會去的。”

現在,冇有什麼比離婚更重要的事了。

傅司宴看著她們離去的背影,心底那股莫名的痛又隱隱發出來。

他靠著車身,鬆懈了片刻,才緩緩上車。

回家的時候。

小姑娘明顯情緒不佳,低頭掰著手指,一聲不吭。

明溪知道她不開心了,可是又無能為力。

傅司宴本來就不是她爸爸,不能為了順著呦呦就讓她亂叫。

長痛不如短痛。

以後不要讓呦呦見到他就好了。

時間一長,呦呦應該就記不起那個男人了。

深夜。

明溪白天在傅氏工作,晚上又處理工作室的一些預訂單。

雖然現在工作室還冇有正式開業,但還累積了之前在海外的老客。

忙完這些已經快十二點。

這時,兒童房傳來抽泣聲。

紅姨正準備進去看看被明溪攔住,她讓紅姨去休息,自己進去看。

呦呦冇有醒,像是做夢了,不時抽噎一聲。

明溪靠在她旁邊,輕輕給她拍背,哼歌安撫。

呦呦的小手抓住明溪的手指頭,緊緊地依賴著她。

明溪感覺自己被那個男人氣到鬱悶的心結,似乎瞬間就被治癒了。

呦呦是上天送給她的禮物,讓她無時無刻都充滿力量。

不多時,呦呦睡熟了。

濃密的睫毛上還掛著淚珠,嘴裡含糊不清叫了聲:“爸比......”

軟糯的兩個字裡有小小的委屈,還有說不出的期待。

明溪臉色僵了好一會。

她摸了摸小姑娘軟乎乎的絨發,輕聲問,“呦呦很想要個爸比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