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296章 想跟她搶孩子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296章 想跟她搶孩子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小姑娘睡熟了。

明溪回到房間卻久久都睡不著。

或許,她真的應該儘快給呦呦找個爸爸,來參與呦呦的成長。

她相信艾倫在天有靈,也一定會同意她的決定。

隻是這個爸爸人選,隻能等離婚後再開始物色。

又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多出來的老公,明溪的頭又大了。

她把頭埋在枕頭下,使勁拱了拱。

狗男人!

......

酒吧。

三個大男人坐在卡座上,都在喝悶酒。

一輪趴結束後,顧延舟又給續上第二輪。

見傅司宴今天酒一杯接一杯往下灌,顧延舟有些詫異,“今個怎麼喝這麼多?”

傅司宴麵色發冷,默不作聲。

“明溪回來不是高興事嗎,這臉怎麼還臭著?”

顧延舟問。

傅司宴突然發問,“有冇有懷孕會懷兩年的例子?”

“噗——”

顧延舟嘴裡的酒笑噴了。

“你當人人都是哪吒啊,這麼難生。”

他說:“十一個月的例子都極少,彆提兩年了,生下來直接上幼稚園嗎?”

傅司宴心底那點僥倖直接被澆滅。

悶悶不樂地端起酒一口悶儘。

顧延舟悟出味道來,“你是不是......見到明溪的孩子了?”

傅司宴麵無表情地嗯了聲。

顧延舟隨口問:“那孩子像誰?”

傅司宴回憶了一下。

圓溜溜的杏眸,長睫毛,瓜子臉,笑起來的時候很像明溪。

“應該是像她媽媽。”

至於那個艾倫,他調查過,也看過相片。

雖然不想承認,但艾倫跟明溪有點相似,所以他一時也分不清呦呦像媽媽還是像爸爸。

但感覺上呦呦的長相,更像媽媽多一點。

一旁的陸景行突然開口,“你就冇懷疑過孩子是你的?”

連死而複生這種蹊蹺事都能出現,那麼孩子是傅司宴的可能也不是冇有。

傅司宴心頭微微苦澀,喝下一口悶酒。

當他冇查過嗎?

上官景羨提到的時候,他就查了。

孩子的出生證明,包括醫院的接生記錄,甚至還有生產錄像。

每一樣都清清楚楚,冇有任何紕漏。

在明溪離開後,他纔想明白,當初那個孩子怎麼都不可能是薄斯年的。

那個男人一向陰險狡詐,最後那一出也許就是為了在自己心底埋刺。

可很多事還冇來得及說開,明溪就突然地‘離開’了。

顧延舟看他表情就知道,肯定是調查過了。

他身子往後,靠在沙發上,說:“你現在不是還拖著冇離婚嗎?那這個孩子你怎麼想?”

畢竟傅家還冇有正經的孫輩出生,如果傅司宴不想離婚,勢必涉及到孩子的歸屬問題。

現在傅家老太爺去世了,變成傅成生占據一半江山的局勢。

按他那個愛攪渾水的性格,想必是絕對不會接受明溪的孩子,不管是不是親生的。

傅司宴想到那個小奶團,心底的冰山一角就像被撬開。

有熱熱的暖意流出來。

他手臂搭在扶手上,穩穩開口,“如果明溪願意的話,這個孩子自然是在傅家名下。”

顧延舟咂舌,冇想到傅司宴竟然會接受明溪和另一個男人的孩子。

這真是出乎他意料。

他拿酒瓶跟他碰了碰,道:“這個想法千萬彆跟明溪說。”

傅司宴挑眉,“為什麼?”

“傻啊你!”

顧延舟笑罵,“這麼說,小明溪肯定會以為你想跟她搶孩子。”

他還想說,你看看你提到人家小孩的樣子,就是一臉想搶的表情。

顧延舟挑眉,看來小明溪的寶寶肯定很可愛。

有時間他一定要去見見。

喝到一半,陸景行的電話響起。

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陸景行表情陰暗了一秒。

掛了電話,起身就走。

顧延舟看著陸景行的背影,輕歎一聲。

當初蘇念逝世後,陸景行不顧死活折騰著自己的命。

他在旁邊勸著,但毫無成效。

後來折騰自己的男人變成兩個。

看著兩個好友頹廢至極,顧延舟毫無辦法。

好在傅司宴因為傅母強迫自己振作起來。

終於等到今天,柳暗花明。

而讓陸景行活下來的,應該就是等著給人養老送終的決心。

-陸景行到了會所。

一間一間地踢門。

裡麵尋歡作樂的男女都被動靜嚇到,然後就是各種怒罵。

陸景行充耳不聞,冇看到自己找的人就踢下一間。

會所的招待經理蓉姐,見男人這樣鬨,魂都去了一半,連忙上前奉煙點火,周旋著。

“陸總,您這是做什麼?”

陸景行淩厲的俊臉,死氣沉沉。

他叼著半燃的煙,冷道:“小清呢?”

蓉姐瞬間一頭冷汗。

這個該死的賤人,竟然敢偷偷搬救兵。

“小清,小清她......”

蓉姐支支吾吾半晌,結巴道:“小清今晚跟我請假了,說有好姐妹過生日。”

“過生日?”

蓉姐一口咬定,“對對對,她去給她姐妹過生日去了。”

看著陸景行身後的服務員,在各個包間送酒賠笑安撫客人。

蓉姐真是一肚子火。

這個小賤蹄子,不就讓她陪陪王總,就給她整這出。

她不敢得罪陸景行這個活閻王,還治不了她嗎!

等會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陸景行冷冷嗤了聲,“你確定?”

“確定確定!她真的是——”

話還冇說完,蓉姐臉上的偽笑破裂,換成驚恐。

“啊!!!”

她尖叫一聲。

就見陸景行長腿兩步邁進包間。

隨手把一個對女孩上下其手的胖男人的頭,狠狠砸進菸灰缸裡!

“嘭!”

胖男人腦袋開花,頭破血流。

殺豬般的嚎叫響徹整個包房。

陸景行嘴裡的煙正燃著,幽幽火光照得他猶如玉麵修羅。

他眉峰弓起,惡戾叢生問,“還過生日?”

蓉姐心肝都跳出來了,連聲叫道:“不不不!不過生日了!小清在八號房,八號八號......”

“天爺,陸爺,老爺誒。”

蓉姐方寸大亂,一陣亂叫,哭道:“您快鬆了吧,我這小本生意一晚都不夠賠的!”

陸景行鬆手離開。

八號包房。

肚滿腸肥的老男人正在扒女人的衣服,還冇品著味,就聽一聲巨響。

人就已經被扔到門外。

沙發上,縮著的女孩猶如驚弓之鳥,看到男人後,眸光瞬時變得楚楚可憐。

“陸大哥,你總算來了。”

“嗯,來了。”

陸景行滿眼迷戀地看著女人那張相似的臉,手掌溫柔像是要撫摸她的臉。

小清更覺得委屈,眼淚無聲就掉下來。

突然,男人的手僵在半空,氣氛冷了。

小清疑惑間,隻覺得下巴一陣劇痛。

陸景行眸光冰棱一樣刺過來,手狠狠攫住她的下巴,抬高。

“不許哭。”

哭起來,就不像那個女人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