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308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308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這句話,有不經意的怨氣泄露。

這麼多年她忍氣吞聲是為了什麼?

她條件不差,找個高層的豪門完全不成問題。

可她任由自己緋聞滿天飛,來維持這個有名無實的緋聞未婚妻的身份。

為的,不就是傅司宴這個人。

他的身份地位在她眼裡,不過是錦上添花。

她覺得世上絕對找不出另一個人,會比她更愛他!

傅司宴抬眸,看向溫穎,出口的話卻是冰冷無情。

“既然我已經決定追回明溪,我媽那邊我會去跟她說清楚,你的二老那邊如果不方便,也由我去說,我會把所有責任推在我頭上,不會影響你的名聲。”

這話是冇有一點迴旋的餘地。

溫穎深切體會到剛剛多得意,現在打臉就有多痛。

傅司宴的話其實很明白告訴她,就是這場戲他不需要她陪演了。

即便當初也是冇同意,一切都是自己在背後造勢。

但傅司宴當時根本不關注娛文這一塊,所以等訊息傳開的時候才知曉。

雖然當初也辟過謠,但是大眾媒體隻當傅司宴是不想公開,冇有人信她們是真的沒關係。

後來,還是她請傅司宴幫忙,意思自己也不想這麼早結婚,有她這個擋箭牌在,起碼傅母也不會一直催婚他。

溫穎這會頭暈眼花的,有點站不住,好不容易纔收斂情緒。

她很聰明,不會去死纏爛打,很快就恢複了慣常的笑容,溫聲道:“好,都聽你的。”

傅司宴冇什麼表情,點點頭。

準備離開時,溫穎也跟上。

快到車前,傅司宴看到跟在身後的溫穎,停下腳步道:“我讓周牧給你配了車。”

溫穎的臉又唰一下白了。

以往她們同出同進過好幾次,雖然全程都是周牧在開車,她隻不過是坐在副駕順路回家。

但媒體的攝像機往往都是自動忽略助理,腦補撰寫出未婚夫妻恩愛的花樣標題。

現在竟連車也不讓她坐了。

溫穎看向他,今天打擊是成串的,讓她有點接受無能。

“司宴,你就一定要這麼對我嗎?”

她怨氣有點大,聲音也帶著哽咽。

傅司宴不由得抬頭多看她一眼,探究懷疑又淩厲的眼神。

溫穎一下醒悟過來,嚥下眼淚找補道:“我的意思是我們以前也一起同行過,而且都是公事,彆人應該也不會瞎想。”

傅司宴說:“我根本不在乎彆人怎麼想,但我現在怕明溪亂想。”

明溪冇回來前,這些細節根本不是他關注的重點。

今時不同往日。

雖然很可能她根本不會亂想。

她的表現就是不會關注他事的樣子。

但傅司宴還是要避免誤會,不想再犯以前林雪薇模糊界限的錯,也杜絕明溪錯誤想象的空間。

他繼續道:“馬上我會讓公司再出一次澄清聲音,你那邊也配合出一下,以後項目的事都交由周牧遞送上來,你不用親自送。”

溫穎已經說不出話了,她費很大力氣才剋製住自己的情緒,重新換上虛假的笑容。

“我知道了,以後我會注意的。”

“不過司宴,最近我爸身體不是很好,這個澄清聲音能不能緩一緩,等他身體穩定了再出?”

溫穎看傅司宴抿唇,急忙解釋道:“應該也不會太久,半個月可以嗎?況且之前也出過聲明,我也從未說過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就看在我爸年歲漸大的份上,幫幫我行不行?”

溫家到底是唯一冇反水,且一直支援他的合作方。

傅司宴冇有那麼不近人情,點了點頭上車。

溫穎也上了周牧安排的車,兩輛車錯身時,還冇來得及關上的車窗裡,男人半張側臉棱角分明。

即便光線昏黃,也掩不住他那張過分英俊的臉。

溫穎手指緊緊攥住,快要掐出血來。

她眼眸發著暗光,陡然想到剛剛她在家庭洗手間門口,看到的那兩個鬼祟的人。

看來根本不用她做什麼,就有蠢貨上趕著對付這個女人。

她手掌緩緩鬆開,依著後座放鬆下來。

路燈打在她溫婉的臉上,此刻,已經冇有一絲和氣。

她愛慕了這麼多年的男人,誰也彆想搶走!

......

車內。

周牧看向後座,問:“傅總,回哪裡?”

傅司宴疲憊地捏了捏眉骨,淡聲道:“先等著。

等什麼,當然是等還冇出來的明溪。

周牧看出傅司宴的疲憊,連軸轉地趕機,身體肯定吃不消。

他問:“要不先送您去休息,我在這等著?”

“不用。”

傅司宴看著門內,又看看時間,想著也該差不多結束了。

他不放心道:“你先進去看看什麼情況,如果有人為難她,就直接處理。”

周牧點頭,下車。

包間裡。

明溪口乾舌燥,喝了杯子裡的溫水。

她來之前就解釋過,是自駕,冇有辦法喝酒。

其實就是一個藉口,她酒量不好,冇有信任的人在的情況下,是絕不會喝酒,省得出事。

飯局大家興致頗高,張總一直在跟大家玩發紅包的遊戲。

明溪也不好提前離場掃大家的興。

隻是坐著坐著她的頭就開始發暈,嘴裡還生出津液,心也越跳越快。

她起身想先離開,剛站起來身子便晃了晃,額頭上也都是汗。

張總連忙請服務員來,把明溪扶進休息室休息一下。

明溪進了休息室坐了會,頭疼心慌變得更加強烈,她覺得不對,想拿手機給哥哥打電話。

這才發現手機冇帶進來,可能忘在飯桌上了。

明溪強撐著起身,想找服務員拿回自己的手機,還冇走兩步,門嘎吱一聲被推開。

進來的正是張總,見她起身連忙上前,一臉惶恐道:“明小姐,您這是怎麼了?”

明溪這會腦子昏沉,熱得發燥,精神也集中不起來。

她說:“張總,能不能麻煩幫我手機拿來。”

張總拿出一枚玫瑰金的摺疊手機,問:“這是明小姐的手機嗎?”

明溪眼前模模糊糊,感覺張總變成兩個人,連手中的手機都變成兩個手機。

她勉力道:“是我的,麻煩給我。”

張總好心送上來,在距離明溪一指之遙的時候,手突然一鬆——“啪嗒!”

手機掉到地上。

張總笑眯眯道:“哎呦,真不好意思,手機給摔壞了。”

明溪彎腰撿起手機,發現黑屏,根本開不了機。

她開始有些懷疑。

酒店鋪的都是地毯,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摔壞?

而且自己心慌發燥又渴望的狀態,特彆不對。

垂眼間,她看到張總那雙皮鞋靠近,心一下提起。

她咬了下舌尖,用力掐緊自己的手心,猛地站起來。

“張總,我休息差不多了,可以走了。”

張總定住,看著明溪如常的麵色有些懷疑。

難道那個藥冇用?

明溪衝張總笑了笑,“張總,一起走吧。”

張總一下被她唬住了。

要是冇中藥,那就有點難辦了。

中藥的話,可以說成是她勾引他,反正也是神誌不清。

如果冇中,這就變成強上,那性質就不一樣了。

他訕訕笑道:“我休息會,你先去吧。”

“好,那我先走了,張總。”

明溪壓下狂亂的心跳,儘量讓自己步伐平穩。

眼看就要拉到門把手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陰惻惻的呼叫。

“站住!”

明溪手一慌,站定就聽到‘噠噠’的皮鞋聲靠近。

“明小姐,我看你這胳膊一直抖是怎麼回事啊?

張總的聲音越來越近,掩飾不住的興奮調調。

“要不我幫明小姐看看病如何,嘿嘿,我可是學過一些中醫按摩哦。”

霎時!

明溪額頭上生出許多汗。

她的偽裝失敗了!

那雙邪惡之手快要搭上明溪肩膀時——她猛地回頭,用儘全身力氣把手機朝著男人的腦門上砸過去。

“啊!”

一聲慘叫。

明溪瘋了一樣去拉門把手。

門把手紋絲不動。

隨即,她的一隻腳被男人握住,狠狠一拖。

“咚!”

她整個人趴在地上。

頭頂是張總渾惡的嘲笑聲。

“小賤人,敢耍老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包廂裡,兩男兩女。

秦沁柔聲:“進,我給你倒。”

秦子進笑笑,態度默許。

看了對麵的男人一眼,秦子進端起酒杯在唇邊輕抿了一口,對身旁的坐著的秦沁笑說:“今兒譯哥好像不大高興。你不最擅長哄人麼。”

-秦沁笑:“彆的男人可以,他單譯不行。”

看向蘇心雅,提醒說:“心雅,你也不勸勸?”

-蘇心雅抿了下紅唇,看著身旁男人英俊的側臉線條,心臟似乎又漏掉了一拍,每次看他,就忍不住心跳加快。

“譯哥,不開心不妨說出來,大家替你分擔一下啊。”

單譯冇搭話。

-蘇心雅搭上單譯的手臂,輕喊:“譯哥?”

單譯抽開手,冷淡的說:“去旁邊坐。彆來煩我。”

蘇心雅看著單譯,很沉迷他深邃的眼神,無可挑剔的五官,隻需要一秒鐘,就沉溺在隻有他一人的世界裡。

-“譯哥——”

“自己走還是我動手?”

“譯哥!”

“要我動手?”

-一分鐘後,看著頭靠著沙發背,閉目休息的單譯,秦子進舉著酒杯笑,“那麼一個溫柔甜美的窈窕淑女,身材臉蛋也都不差,我說你怎麼就不動心呢?”

單譯不動聲色,“你喜歡,你上。”

秦子進挑挑眉,喝了一口酒,行吧,當他什麼都冇說。

-秦子進也支走了秦沁,剩下了他和單譯兩人。

用zippo打火機點燃了煙,秦子進愜意吸了一口,見單譯皺眉,隻好將煙摁滅,扔進了菸灰缸,“怎麼,要在我這裡過夜?這家裡可有個小嬌妻呢。譯哥,你不回家抱你老婆,你跑我這乾什麼?”

單譯閉著眼冷哼,“你不說,我都忘了我有老婆。”

-“你拋下人家三個月不見人,就還想一直這麼避著?再怎麼都說不過去。我這不留你,聽兄弟的,回家吧。”

單譯笑起來,秦子進卻聽的耳朵發虛。單譯睜開眼,看著秦子進的臉調侃:“怎麼,還打算讓我行夫妻之禮?”

-秦子進起身開了燈,屋裡恢複了明亮,重新坐回沙發,說:“算算時間,到現在你結婚三個月了吧?

你可是冇回過一次家。譯哥,你這麼做,對她不公平。”

單譯單手端著酒杯,修長的身體斜靠著窗戶,低眼看著杯中的液體,唇角彎起了冷笑的弧度,“冇有什麼不公平,就算是不公平,也是她自找的。”

秦子進抬頭正好看到了單譯眼中還冇撤離的冷淡,眉頭一簇,微歎了口氣。

*出來時,單譯在酒店門口遇到了蘇心雅。

“譯哥。”

見單譯轉身,蘇心雅忙追上前去,要拉他的胳膊,不料腳下一崴,意外跌進了單譯的懷裡。

混含著清新淡淡薄荷皂味的男性荷爾蒙氣息撲麵而來,蘇心雅感受著身前男人寬闊的懷抱,勁瘦的腰身,心臟亂跳,紅了臉,“譯哥,對不起,我剛剛——”

-蘇心雅好想時間在這一刻停止。

這樣她就可以一直抱著他,抱著她心心念念渴望著愛慕著的男人。

隻是,單譯毫不憐香惜玉,麵無表情的推開了她。她可是崴了腳,還是八厘米的細高跟鞋。

蘇心雅詫異的抬頭,聲音輕而柔,“譯哥,我的腳真的疼……”

-以為看她受傷了,再怎麼著他也不會對她不管不顧的,可是在單譯臉上看不到一絲的憐惜。蘇心雅輕咬著紅唇,失望的垂下眼睫,一副受傷的模樣。楚楚可憐的小女人,任誰看了都會忍不住想要憐惜。

-單譯的視線從她的腳上停在了她緊咬的唇上,沉默了幾秒,彎身將她抱起。

蘇心雅輕輕的環住他的脖子,小心翼翼的把頭靠在他胸膛上,彎唇露起甜蜜的笑。

*送回蘇心雅,單譯讓代駕把他送回單家,卻冇想到遇到她。

踏進單家大門,單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沙發邊上那道纖細的身影。詫異過後,單譯臉上一貫如常。

林言看見單譯,也是驚訝了一下,正想要開口說話,卻見單譯移開了視線,表情清冷的似乎並不想跟她說話。

單煜見狀,臉色嚴肅起來,“站住!當你老子死了嗎?還有冇有規矩?”

-一道吼聲成功讓正要上樓的男人停下腳步,也讓站在一旁的林言嚇的不輕。

見單譯向她走來,林言頓時緊張了。

雙手不自然的交握在一起,“你,你回來了。”

-單譯隻是看著單煜,低沉的聲音裡帶著些疲憊:

“爸,我有些累了,想休息。”

見單譯要轉身離開,林言上前拉住了他,“單譯。”

-單譯回頭,開口則是清冷的嗓音,“有事?”無意中看到單煜的臉色,長臂一伸,下一秒,林言就落入了單譯的懷抱。

感受到了腰上的力道,剛要動,頭頂就傳來了一道清冷磁性的男音,“老婆,我真累了,上樓給我找套睡衣洗澡,嗯?”

林言呆呆的站著,好半天後才反應過來,輕答,“好。”

單譯笑了下,“乖。”

-樓上第三層最南邊的房間,林言在浴室調試著水溫,思緒卻怎麼也靜不下來。腦海裡全部都是剛纔的一幕,單譯主動摟了她,主動對她笑可,還喊她老婆……

如果記得冇錯的話,新婚後他就消失了。

婚後三個月,冇有蜜月,也冇有甜蜜。他不回家,不打電話,也不允許他找她,不允許主動給他打電話。

而今天,他卻……

-“在想什麼?”身後冷不丁響起的男音嚇的林言“啊”了一聲,慌忙站了起來,浴缸的水已經滲出濕了地板,腳下一打滑,林言急忙扶住了洗手檯。

好尷尬!

林言有些窘,“你進來怎麼不敲門?”

單譯看了她一眼,自顧自的解著襯衫,“出去。

-林言還沉浸在思緒中,冇反應過來,“啊?”

單譯回頭,聲音清冷,帶著微微的冷意,“我說,出去。”

-林言對上單譯冷淡的視線,單譯跟剛纔表現的溫柔判若兩人。林言輕輕“嗯”了一聲,出去的時候,帶上了浴室的門。

-諾大的房間裡,林言焦慮不安,坐立不定。看著臥室裡僅有的一張雙人床,聽著浴室裡偶爾濺到地上的水聲,隻感覺心跳加速。

她的新婚丈夫,從三個月前結婚當夜離開了之後,她就再也冇有見過麵。除了今晚。

單譯的冷淡讓她莫名的恐慌,他對她的態度,讓林言感覺有太多的成分存在,淡漠,冰冷,疏離,那麼多的情愫裡,好像唯獨冇有愛……

林言不明白,他為何要娶她。

-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亂想中,卻不知道浴室的門已經打開。單譯穿著睡衣出來,一抬眼就看見坐在床邊發呆的林言。

單譯走到她麵前,居高臨下叫她,“林言。”

“嗯?”

順著聲音,林言看向單譯,目光半天冇挪來。見單譯的眸光微變,下一秒,林言起身就逃。

剛碰到門把手,就被單譯冷聲嗬斥住,“去哪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