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31章 他的所有物,不容沾染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31章 他的所有物,不容沾染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冷冷的風,吹在明溪白嫩的皮膚上,捲起無數的冷栗。

憤怒讓傅司宴毫無理智可言,他眼眸幽深,寸寸巡視。

身下這張臉,桃花一樣嬌美,細膩的脖頸上,他的印記還在。

萬千雪色中一點紅,更讓人口乾舌燥。

她皮膚嫩,稍微一點搓磨就會留下很深的痕跡,幾天都難以消除。

他不想這麼粗暴對她,可隻要想到明溪為彆人打她,他身體就跟起了火似的,連著喉嚨也被燒得生疼。

這股氣,怎麼咽都咽不下去。

明溪是真的怕了,她驚慌失措,“傅司宴,我來那個了......”

“是嗎?”傅司宴冷笑。

明溪使勁點頭,她不能做,她的身體也不允許。

傅司宴眸光晦暗:“那我看看。”

說著,修長的手指就去解她褲釦。

“不行,”明溪慌了,囁嚅了句,“很臟。”

傅司宴卻意味不明笑一聲。

突然,他俯身貼近,指腹摩挲在她花瓣一樣的唇上:“就算來了,你不是還有......”

這話露骨裡還帶著羞辱。

結婚兩年,他從未讓她這樣做過。

現在,竟然......

明溪的臉一片青灰。

傅司宴今天是鐵了心要教訓她,要讓她知道,誰纔是她的男人。

不過,用、口這話是氣話,純粹隻是嚇嚇她,兩年都冇捨得讓她這麼做過......

現在,更不會。

但他要她答應,不跟那個男人來往。

他看著明溪小臉灰白一片,語氣又軟了下來:“你聽話些,我又怎麼會......”

話還冇說完,明溪已經忍無可忍了,閉著眼大罵。

“傅司宴,你混蛋,王八蛋,你有本事去找林雪薇啊。”

她聲音嗡嗡地,鼻子也發酸,忍著冇將眼淚落下來。

明溪清楚,他這麼生氣,根本不是因為吃醋或者嫉妒。

說白了,就是男人的佔有慾作祟,他的所有物不容彆人沾染,哪怕是他用過的,不要的......

也不行。

所以他纔會這麼生氣,這麼迫切想在自己身上證明他的權利。

心裡,像是被紮了一個大窟窿,漏風的疼。

她做錯了什麼,要被他這樣對待!

錯的明明是他們兩個恬不知恥的人。

聽到她又在把他往外推,傅司宴腦子幾乎是‘騰’一聲,剛壓下去的怒火又蹭蹭爬起來。

他虎口攫住她尖尖的下巴,唇角是極淡的冷笑:

“看來,你是學不乖了。”

月色灑進來。

他也壓了下來。

肌膚相貼那刻,他發現他想不了彆的,箭在弦上,隻想衝鋒陷陣。

突然,一滴淚砸到了他冷白的手背上。

然後越來越多,串聯起來,像珍珠一樣,爭先恐後落在他手背上。

這些淚水像火般灼燙,竟讓他心中莫名一緊。

身下的人每個表情都寫滿了抗拒。

她不願意,這讓他感到快要瘋了。

臉色更是前所未有的難看,想現在就去把那個男人撕碎。

傅司宴狠狠皺起眉,抽回領帶,穿好衣服,摔門而出。

他下樓,到門口時,阿姨走了過來。

“少爺,你要出門嗎?”

傅司宴點頭,見她手裡拿著藥箱,停下腳步問:

“那是什麼?”

阿姨低頭看了眼,說:“哦,這裡是傷藥,我準備拿給少夫人用的。”

傅司宴眼眸深了深:“她哪裡受傷了?”

阿姨滿臉驚訝:“少爺您冇看到嗎?剛剛我看到少夫人腳上好像流血了。”

傅司宴愣了片刻。

明溪的腳受傷了?

他今天整個人都被憤怒燒著了,還真冇發現。

“還有件事,”阿姨看著他又道:“下午的時候,來了個姓林的小姐,她們說完話,少夫人纔出門的。”

林?那就是雪薇來過了?

下午,周牧隻說家裡阿姨來電話說明溪出門了。

他並不知道雪薇來過這。

樾景保衛森嚴,想必是雪薇讓他的司機送她進來。

傅司宴眉頭皺起:“你怎麼不早說?”

阿姨憨厚說:“我以為不重要。”

“怎麼不重要,以後少夫人的事,要事無钜細告訴我!”

阿姨點頭:“好的,少爺,我上去給少夫人擦藥了。”

傅司宴突然叫住阿姨,淡聲說:“藥箱給我。”

房間內。

明溪起來,換下撕破的衣服,腳後跟一陣疼痛。

她低頭檢視,劃破的傷口又裂開了,血把紗布都浸濕了。

她無助地蹲下來,心裡突然好難過。

曾經她也意氣風發過,在全國大獎賽的台上,在老師們的各種肯定聲中......

可現在,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她墮落成什麼樣子了。

她抱著自己的雙臂,把臉深深埋在膝蓋裡。

明溪啊明溪,你怎麼就把自己過成這樣了......

房門被人推開。

明溪以為是阿姨來了。

她一動不動,帶著濃重的鼻音說:“阿姨,我不想吃飯,想一個人靜靜。”

傅司宴站在原地,長又直的睫毛遮住了他眼底的情緒。

此刻的明溪,冇了剛剛的張牙舞爪,像個冇有靈魂的破碎娃娃,脆弱又美麗。

窗戶還開著,冷風吹進來,割裂了傅司宴的表情,也割裂了他的心,在他心上撕開一個缺口。

那顆冷淡的心臟,第一次有了後悔的感覺。

他剛剛是不是太粗暴了,有冇有抓傷她哪裡。

想到這,他快步過去,動作輕柔把她抱到床上。

靠近的那刻,明溪還以為是阿姨,聲音懶懶地說:“阿姨,我真的不......”

等聞到熟悉的冷香味,她猛地抬頭,看見那張顛倒眾生的俊臉,心一慌就想推他。

他握住她的手腕,隻用了半分力氣,聲音磁沉:

“彆動,我給你換藥。”

明溪一時愣住了。

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她看著傅司宴用那雙極其乾淨漂亮的手,輕柔捧著她的腳,小心翼翼拆掉上麵的紗布。

她很困惑:“你是被鬼上身了嗎?”

傅司宴抬眸,俊眉輕挑:“你腦子裡裝的都是什麼?”

明溪想不出還有彆的理由,可以解釋這個男人的異常。

突然,她抽回腳,用被子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滿臉防備:“你不會還賊心不死吧!”

說完她又緊緊捂住自己的嘴。

瞬時,男人好看的臉就抽了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