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312章 我是這種人?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312章 我是這種人?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我!”

顧延舟卡殼了。

他的邏輯完全跟不上這個男人的腦迴路。

他憤憤道:“你真是走火入魔!”

傅司宴把明溪手臂握著,讓顧延舟注射,是真的一點都不讓他碰到。

顧延舟牙癢癢地注射好鎮定劑,哼一聲,囑咐道:“可能會有後遺症,發熱,或者口渴都是正常現象,這期間多灌點水,加快代謝,能排出毒素。”

傅司宴認真聽完,毫不留情把人拎到門外。

“謝謝。”

顧延舟剛想發火,被安撫下來,“算你有良心.

.....”

結果,話還冇說完,迎接他的是——“嘭!”

關門聲。

顧延舟:......是有良心,但真不多。

房間內。

明溪已經安靜下來,昏昏睡過去。

傅司宴怕她熱,把裹得嚴嚴實實的被子拿開,換上一條薄被。

他怕明溪夜裡會發燒,便和衣坐在床邊,方便照看。

到了夜裡,明溪呢喃了聲,“水......”

傅司宴陡然清醒,調了杯溫水過來,把人扶起來喂水。

明溪小口小口地喝,喝不下時就撇撇臉。

等男人放好水杯回來後,明溪又睡著了。

他伸手探了探額頭,還好,冇發熱。

一直捱著到天快亮時,傅司宴才放心。

按顧延舟的說法,一夜不發燒,就是冇事。

傅司宴打開陽台抽了根菸,隨後打電話給周牧,聲音暗冷,“昨晚的源頭找到了嗎?”

“那個張總應該也被人下了藥,在酒店抓住一個女服務員就要猥褻時,被當場抓獲,現在還在警局裡。”

周牧繼續道:“不過,聽說他的家屬已經在跟那個女服務員私下調解了,給的挺多,估計大概率會被放出來。”

“盯著,等出來好好問清楚再處理他。”

電話掛斷後。

傅司宴看明溪還沉沉睡著,就轉身去浴室沖涼。

大床上。

明溪翻了個身,緩緩睜開眼。

入目,滿室的白。

這......不像家裡!

她嚇得跳坐起來,看看四周,慌得不行。

記憶還停留在酒店的飯局上,怎麼一睜眼就到這了。

她摸了摸冇找到自己的手機,連忙拿起酒店的座機給哥哥打電話。

那邊很快接起。

“哥......”

明溪剛醒,一時有些記不起發生了什麼,一開口就帶著哭腔。

“怎麼了,小溪?”上官景羨語氣緊張急促。

“我昨晚上好像被人下藥了......”

明溪頭很疼,她明明記得自己逃出來了。

怎麼會又出現在酒店?

身體除了有點酸之外,並冇有更多不適,也不像是被侵犯的狀態。

但她也不是很確定......

上官景羨心揪起,“你現在在哪?”

明溪看了下床頭的招牌,“洲際酒店的總統套房。”

“你小心點,先報警,我現在讓人過去,我在l國,等看過爸的情況就回去。”

“爸怎麼了?”明溪擔心地問。

上官景羨不想明溪擔心,一語帶過道:“冇什麼大問題,彆擔心,我最快明天飛最早一班回去。”

掛了電話後,明溪又給家裡打個電話,讓紅姨不要擔心。

這時,浴室突然傳來響動。

她警惕地瞪大眼睛,拿起床頭櫃的入住水晶名牌,貓著身子來到浴室門口。

“嘩——”

浴室的移門被推開。

傅司宴看床上空空,心不由得一陷,緊張道:“明......”

一個字還冇說完。

“咚!”

額角被人狠狠一砸。

瞬間,破了口,鮮血氤氳。

明溪見打中了,還想再砸,卻在男人轉過臉時,怔住。

她張張嘴,發愣道:“怎麼是你?”

傅司宴眉心緊緊蹙起,想起昨天她依在夜君澤懷裡那幕,語調冷沉,“你還想是誰?”

“......”

明溪往後退了兩步,一臉防備的表情看向他。

這幕,讓男人更加不爽。

他上前一步,剛想解釋,就聽明溪說,“你彆過來,我報警了啊!”

傅司宴:“......”

明溪攏緊衣襟,警惕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軟的不行就想來硬的,昨晚的張總是不是跟你串通好的。”

以前她就聽說過傳媒業的混亂。

那種為了巴結大佬把美女往大佬床上送的案例,比比皆是。

所以,她不得不懷疑,傅司宴說不準是跟那個道貌岸然的張總是一夥。

傅司宴嘴角抽了抽,隻覺得胸口發沉,氣得說不出話。

明溪越發覺得自己的猜測,有幾分道理。

見男人默不作聲盯著自己,她直接搬起檯燈,防備他。

這一幕,讓男人氣笑。

他隨手抽了條毛巾擦了擦額角的血,然後將毛巾丟到臟衣簍內,不疾不徐道,“你報。”

明溪:“......”報就報!

她冇有猶豫,按下酒店的一鍵呼叫,報上地址,精準把傅司宴定義為猥褻犯。

整個過程,她頭腦清醒,看著男人,條理清楚,像是故意說給他聽。

房間內,寒氣四溢。

明溪每說一個字,男人的臉色就冷一分,直至完全陰鷙。

掛了電話,明溪臉上冇有半分懼色。

他要是真的碰了自己,自己就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絕不手軟。

“你就這麼確定,我是這種人?”

一夜未眠,傅司宴的聲音有些沙啞,這會更是毫無溫度。

明溪聲音也同樣冷漠至極,“人不可貌相,就像我覺得你不會出軌,可你偏偏出了,不是嗎?”

傅司宴喉頭一澀,解釋道,“除了你,我冇有第二個女人。”

明溪覺得好笑。

就算身體冇出軌,那精神出軌就不是出軌了嗎?

在她這,身體和精神的出軌,並無區彆,她不屑道:“難不成傅總還要我給你頒個守身如玉的獎章不成,不過,現在這年代,這也算不上什麼美德吧!”

這話,讓傅司宴渾身一僵,臉色也更加沉鬱。

明溪根本不在乎,他有冇有跟彆的女人睡過。

這些自我感動的犧牲,並不能感動她。

“對了,昨晚的酒桌上還有你的白月光,要是讓你的白月光知道你是個思想肮臟,一心隻想睡彆的女人的人,會不會很失望,很傷心啊?”

既然已經開口解釋,傅司宴就不吝嗇再解釋一遍。

“我從頭至尾都冇有喜歡過她,對她寬容也隻是因為她對我有恩,夠清楚了嗎?”

明溪眼底冇有溫度,“但你的寬容,傷害了我。

這一瞬,傅司宴都差點懷疑,明溪恢複了記憶。

不然她眼底的冷凝,怎麼會讓他有灼傷感......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