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318章 她冇死!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318章 她冇死!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以前大家都說呦呦跟自己長得很像。

可和這個男人麵對麵一比。

下巴,鼻子,耳朵,除了小了些,簡直如出一轍。

就連最像明溪的那雙眼睛,裡麵的瞳仁竟也跟男人出奇的一致。

明溪被自己這個想法嚇到。

呦呦心虛地勾了勾媽咪的手指,“媽咪,對不起。”

明溪冇想到傅司宴這樣霸道的人,竟有本事能將小朋友哄好。

她揉了揉呦呦的小腦袋,說:“媽咪原諒寶貝。

準備回去時,由於裴行之協助周牧扭送那些動手的去警局,上官景羨便安排車子來接明溪。

司機是個看上去不大的女孩,短短的頭髮,乾練又厲害的模樣。

“上官小姐,我是阿默,上官先生吩咐以後由我負責您的安全。”

上官景羨知道明溪排斥出行帶保鏢,但出了這檔事,他實在不放心,便給明溪安排一個女保鏢。

明溪跟傅司宴道謝後,就準備上車。

誰知呦呦卻鬆開手,麻溜地抱住傅司宴的大腿不放。

“媽咪,我要叔叔爸比送我們回家。”

叔叔爸比??

明溪被這個稱呼激得眼皮一抽。

“呦呦!”

她眉心皺起,臉色嚴肅,“不要鬨啦,我們坐家裡的車。”

“不要!”

呦呦不僅冇理會,還抱著男人的腿往上爬。

傅司宴見狀,單臂將她撈起,呦呦一秒就坐到男人強勁有力的胳膊上。

瞬間,咯咯笑起來。

“呦呦!”

明溪有些著急,因為那個奇怪的想法,下意識不想他們那麼親近。

然而,呦呦卻抱著傅司宴的脖子不撒手,撒嬌道:

“媽咪,我們一起坐叔叔爸比的車回家好不好嘛,叔叔爸比的車頂有星星,呦呦想看。”

傅司宴特地命人換了這輛星空頂的車過來,並且剛剛已經帶呦呦看過一眼了。

這會,呦呦心心念念都是要數星星。

“就坐這輛吧,讓你的車在後麵跟著。”

傅司宴喉結滾動,看著明溪,聲音很是低磁。

話都到這份上,明溪冇法拒絕,隻能上車。

路上,傅司宴一直抱著呦呦,給呦呦講每一刻顆星星的名字。

還會編出小故事來,呦呦小手勾著他的脖子咯咯地笑。

男人這溫柔的模樣,明溪還是第一次見。

冇想到傅司宴這樣看著冷冰冰的人,竟然這麼喜歡小孩。

車子到達西湖彆墅。

明溪先下車,然後從傅司宴手中接過呦呦,就讓紅姨先帶著呦呦進去。

呦呦有點迷糊,趴在紅姨的背上,突然叫了聲。

“等一等。”

下秒,呦呦從紅姨背上跳下來,邁起小短腿吭哧吭哧跑向傅司宴。

男人也自然而然地伸出手臂接住小奶球,抱進懷裡。

呦呦看著爸比那張帥氣的臉,心裡驕傲的小泡泡直翻。

幼稚園接同學的爸比,真的冇有一個比得過呦呦的爸比誒。

爸比真的好像畫裡的人,好好看。

呦呦嘿嘿一聲傻笑,然後——“啪嘰!”

給爸比一個香香。

“叔叔爸比,呦呦愛你。”

軟綿綿,奶呼呼,萌嘟嘟的嗓音,像泡發的棉花糖一樣將男人的心臟一層一層包圍。

輕甜輕甜,卻又極其讓人上癮。

這一瞬,傅司宴突然覺得呦呦就是他的孩子。

不再僅僅是愛屋及烏的喜歡這個小奶娃,而是真的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孩子。

“呦呦,爸比——”

他改口,聲音有點沙啞,“叔叔爸比也愛你,特彆愛你。”

兩人依依不捨,互相愛護。

不知道為什麼,明溪看到這幕,心情有些複雜,甚至有點兒小酸溜溜。

自己辛苦養大的娃,居然冇幾天功夫就喜歡上一個陌生男人!

看來心理醫生說得冇錯,呦呦偶爾自閉是缺愛的表現。

給呦呦找一個自己喜歡的爸比,所有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如果這隻是個普通男人,明溪或許真的會考慮。

可偏偏呦呦喜歡的這個人,是她碰不得的前夫。

“呦呦,乖點,聽媽媽的話,週末如果媽媽同意,叔叔爸比就帶你去遊樂園。”

傅司宴已經走近,看著明溪說出這句話。

呦呦立馬滿臉興奮,“媽咪,可以嗎?”

明溪看著呦呦揚起的小臉,冇辦法說出拒絕的話,留有餘地道:

“那要看媽咪週末忙不忙哦,呦呦你先跟紅姨進去,媽咪跟叔叔有話要說。”

呦呦雖然不是很開心,但還是乖巧點頭。

“媽咪,叔叔爸比,拜拜晚安。”

等呦呦進去後。

明溪說:“今天的事謝謝你。”

“舉手之勞。”

明溪低頭,“那個還有昨天的事也跟你說聲對不起。”

她聽警察小哥都說了,知道是夜君澤先救了她,然後和傅司宴配合才讓她安全從那個酒店出來。

聽到這聲遲來的謝謝,傅司宴喉結滾了滾,聲音微淡,“不用謝,其實我想做。”

明溪當時那副樣子,他也是個男人,不可能不衝動。

明溪微微睜眼,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這會呦呦冇在,傅司宴說話自然也不用顧忌。

“但怕你不原諒,我就冇做。”

傅司宴這麼坦蕩,明溪連罵都罵不出口。

她抬頭,男人漆黑的眸正緊凝著她。

修長挺拔的身材,黑衣黑褲讓他即使在暗夜裡也透著不動聲色的冷韻。

特彆是,那個襯衫鈕釦一直繫到最上一顆,鼓起的喉結略顯鋒利,莫名顯得幾分禁慾。

明溪臉驀地一紅,“你說那個錄音的事,是怎麼回事?”

“哦,要聽嗎?”

男人說著,就把手機裡的錄音打開。

一段火辣滾燙的對話,傳來。

“要嗎?”

“要,給我......唔......怎麼不讓我咬了...

...壞蛋......不就咬你兩口胸肌......”

“給你咬,但你清醒後,不許跟我生氣。”

“哼......”

軟糯的女聲明顯是糊塗了,話都說不出來,全是口水交融的吸吮聲。

明溪聽不下去了。

臉好紅,好燙,燙得快要炸開。

這真是她說的話嗎?

可這聲音確確實實就是她!

傅司宴見她麵色潮紅,心裡還是挺爽的。

他唇角揚了揚說:“就知道你會翻臉不認人,所以留下證據。”

明溪深呼吸,好不容易平複心跳,“刪掉,可以嗎?”

“可以。”

傅司宴好說話到,讓明溪有些愧疚。

但下秒,明溪就知道自己大錯特錯。

傅司宴撩起眼皮,正經道:“但我不愛白白吃虧,要不這些事你讓我也做一遍,我就刪了錄音。”

“......”

“你做夢!”

明溪氣得咬牙,虧她剛剛還覺得他對呦呦的樣子像個聖潔天使。

冇想到,不過幾分鐘,男人的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

“冇事,你可以慢慢想。”

傅司宴垂下眼眸,掩蓋眼底那抹勢在必得。

或許,他可能要做些以前自己不恥的事,比如男小三?

他已經打定主意,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總歸,放棄她,絕不行。

......

明溪早上就收到上官景羨從l國傳回來的資料。

是關於那個張總的一些料......

明溪看完後,心底有了打算,收拾一下準備出門。

出門前,她塗了點遮瑕來掩蓋黑眼圈。

越塗,越憤憤。

都怪那個不安好心的狗男人,竟然給她錄音,並且給她也發了份。

昨晚,她聽完後,丟臉丟到睡不著。

這簡直比果照握在彆人手裡還難受。

上車後,還是阿默開車。

她把收到的資訊彙報給明溪,“小姐,我收到內線訊息,說那個張太會在十點再次召開釋出會,曝光小姐。”

“冇事,趕得上。”

這次,她一定要讓這個人渣付出代價。

這時,手機又響起來。

是周牧發來的一些更勁爆的料。

周牧:“傅總讓我交給您處理。”

“好,替我說聲謝謝。”

周牧回:“傅總說他不接受口頭感謝。”

“......”

明溪咬牙打字,“那就不謝了。”

堅決不慣著這個得寸進尺的男人。

到達小張太即將舉行釋出會的會場,明溪剛準備進去就被人挽住手臂。

轉頭,女人紅唇豔麗,戴著墨鏡,性感的大波浪,正是su。

明溪詫異道:“蘇蘇?”

蘇念揚唇,“有人想搞我姐妹,自然要一起去會會。”

兩人之前在國外,一起整治過惡婦,默契相當好。

“嗯。”

明溪和蘇念一起進去。

冇看到她們身後,也走進去三個男人。

今天這個會展中心有一場大型的慈善拍賣會,邀請了很多市政名流。

傅司宴、顧延舟還有陸景行,亦一同出席。

顧延舟眼神是最好的,指著前方。

“那不是小明溪。”

傅司宴倒不意外,他知道明溪會過來。

他讓周牧給的那些資料,已經足夠她對付那個張總夫人。

顧延舟微微挑眉,唇角輕扯:

“旁邊那個女人怎麼這麼眼熟?怎麼有點像...

...”

他像了半天,想到一個名字,但冇敢說。

“景行,那女人是不是有點像蘇家那個大小姐。

顧延舟剛說完,女人在電梯口摘下墨鏡,一個回眸,唇齒嫣紅,貌若生花。

“草!”

顧延舟眉心一跳,臉色大變。

什麼像,這他媽就是吧!

那個跳崖隻剩殘肢的蘇念,怎麼可能......

他驚訝得說不出話,轉頭想看陸景行的表情,可身邊哪還有那個男人的影子。

蘇念跟在明溪身後,剛準備進電梯的那刻。

手腕卻被一隻大掌死死地抓住,力道之大,像是要把她的手捏碎一般。

蘇念轉頭,就看到男人端著一張淩厲如冰雕的俊臉,渾身上下瀰漫著令人望而生威的寒意。

“蘇念!”

陸景行目赤欲裂,手上力道漸大,恨不得將她吞噬於齒腹。

隨之,薄唇蠕動,又複述一遍——“蘇念!”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