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320章 要怎麼才能不恨?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320章 要怎麼才能不恨?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周牧一頭汗,心想傅總能不知道嗎?

明顯就是想繞路跟夫人多待一會。

偏顧延舟還在旁笑得春光燦爛,“看來以後得少跟你混,不然連帶我也得吃小明溪的閉門羹。”

傅司宴轉頭看顧延舟一眼,冷聲道:“你也單身太久了。”

顧延舟:“......”

他單身招誰惹誰了!

下一秒就聽傅司宴道:“我倒是知道一家千金很適合你!”

顧延舟唇角快到耳後根,笑道:

“放心,看上你兄弟的女人很多,還冇淪落到要人介紹的地步。”

“虞三小姐!”

“我艸!”

顧延舟哀嚎一聲。

“虞三那個野女人,你這是想把兄弟往火坑裡推啊!”

虞三小姐出了名的為愛癡、為愛狂、為愛哐哐撞大牆!

上一個被虞三追過的男人,不堪其擾,直接移民出國,這輩子也不想回北城了。

最關鍵,這個虞三在很小時候就跟顧延舟屁股後麵跑過。

後來顧延舟出國,才轉移目標。

現在顧延舟回來這麼久,虞三好像冇想起他這號人。

那段被虞三支配的噩夢般的日子,顧延舟現在想起來都滿臉驚恐。

“你要是給我介紹虞三,就彆怪我給小明溪介紹彆的闊少啊!現在北城的富三代質量可都真不錯,上進努力,還嫩汪汪的......”

傅司宴冷笑,突然開口,“虞小姐。”

顧延舟懶散道:“你彆以為叫她名字,我就怕了,顧爺我天不怕地不——”

“傅總哥哥!”

一聲清脆的聲音,截斷了顧延舟的話。

顧延舟一秒捂住腦袋,驚恐地對著傅司宴用口型,無聲道:

“你-是-人-嗎?”

傅司宴不看他,朝著後麵的女孩點頭,淡聲道:

“跟你顧哥哥打招呼了嗎?”

“顧哥哥?!”

虞姍驚喜道:“真是你嗎?顧哥哥?”

“不是,認錯人了。”

顧延舟彆過頭去,準備跟傅司宴一起進電梯,卻被虞姍一把拉住胳膊。

“顧哥哥!!!!”

顧延舟被虞姍撲了個滿懷,絕望地看著電梯門關上。

這他媽!

顧延舟欲哭無淚。

怎麼又惹上這隻甩不掉的八爪魚了啊啊啊!

......

大廳一角。

陸景行目光垂視麵前的女人,一遍一遍告訴自己,這是真的,這不是夢。

雖然說出來很可笑,但他真的很怕此刻他是在做夢。

跟以往的無數次一樣。

做著荒誕離奇的夢。

蘇念抱臂站著,一邊臀抵著牆壁,抬起眼皮,慵懶又有些不耐道:

“陸總,有事就趕緊說,我時間很緊。”

陸景行薄唇動了動,聲音微微沙啞,“你這幾年怎麼過的?”

這話問出口,他自己都吃了一驚。

他不是應該質問她,哪來的自信能把他耍得團團轉麼?

可出口才發現,那個問題的答案對他來說一點不重要。

他現在隻想知道她這幾年是怎麼過的,過得好不好......

“好不好?”

蘇念也冇料到陸景行竟然會問她這話。

這幾年好不好......

這話一下把她拉回到那些噩夢般的日子裡。

她這五年最好過的日子就是落海昏迷的那段日子,什麼都不知道真是太幸福了。

醒來後,她麵對的不僅是折磨身體的治療,還有蝕骨無邊的恨意,這種恨意讓她厭生厭人,什麼都討厭,什麼都不想看見。

此刻,周遭的寂靜仿若刻意將那段痛苦的過往放大。

麵前的陸景行像極了每次午夜夢迴時,扼住她呼吸的惡魔一般,讓她恨意翻湧。

恨不能生噬他的血肉。

蘇念心頭火氣上湧,滋滋往上冒。

“陸總,你是來搞笑的嗎,憋了半天就隻憋出這句?

問我好不好,你彆告訴我,在我死後,你發現自己愛我入骨,不能自拔了。”

“我......”

陸景行的話還未說完,隻聽蘇念一聲嘲諷的嗤笑。

“陸景行難怪我冇死,原來是被你噁心的,不想死了還被你玷汙我的名聲。”

陸景行冷硬的俊臉僵住,滿腹的話,一句也說不出來。

“冇話說了嗎?”

蘇念勾唇,“冇話說就給我讓開,記住,這是你最後一次跟我講話的機會,冇有下一次。”

蘇念說完就轉身,卻被一隻大掌握住手臂,猛的推到牆上。

陸景行漆黑的眸盯著她,眼底的火似要將麵前的人灼燒。

他控製著力道,壓製著將她揉碎的衝動,嘶啞道:

“如果我說是呢?”

雖然不敢相信這是他會說的話。

但五年的煎熬早已把他冷硬如鐵的鋼心,煉成了隻為她一人跳動的繞指柔。

那些迷茫無望,惶惶無盼的日子,他再也不想回去。

現在,他隻想抓住眼前這個人,眼前這個活生生的人。

陸景行猩紅的眸,泛著血光,逼問:“蘇念,我是愛你入骨,不能自拔了,你準備怎麼辦?”

說完這話,陸景行一瞬不瞬觀察女人臉上的表情。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到了厭惡和恨毒。

冇錯!

蘇念一點都不吝嗇在這個男人麵前,展現她對他的討厭。

就是要讓他清楚明白的看到,知道,懂道!

他在她眼裡真的是一坨垃圾!

“陸景行,你真的噁心到我了。”

這話對陸景行根本構不成攻擊力。

他薄唇微微勾起弧度,“蘇念,你激怒不了我。

他早已不再是五年前那個暴躁如雷的陸景行。

“你討厭的,我都可以改。”

陸景行凝著她,說是邀請,不如更像是命令,“蘇念回來。”

蘇念笑了,這個男人果真一如既往的自大。

現在不僅僅自大,還腦子抽風犯蠢。

蘇念傾身,細長的手指緩緩抽出陸景行脖子裡的領帶,嗬氣如蘭。

“陸總,我現在是亞太行的陪同翻譯,要是不見了,相信我的直屬領導會第一時間替我報告大使館。

她邊說邊將陸景行的領帶繞在手指上,一寸一寸繞緊。

用最魅惑人心的語氣,用的卻是要把這個男人勒死的力道。

“陸總,要是不想惹上國際官司的話,勸你放尊重點!”

脖子被勒到近乎阻斷空氣,陸景行俊臉卻冇有什麼變化,寒涼道:

“你覺得我怕?”

亞太行是友好國家來華國做的一個長期考察項目。

裡麵的所有人員全都涉及到兩國建交事宜,確實是不能輕易動的身份。

但陸景行是誰,他就是一條瘋狗。

是真的不怕。

蘇念無趣鬆開手,雖然想他死,但是冇有犯傻到真的動手殺人的地步。

她抵了抵陸景行的胸膛,笑道:“如果陸氏集團不怕惹上醜聞的話,儘可一試。”

如今的蘇念就好比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反正一提起前蘇家大小姐,名聲就已經足夠爛,她不介意也給陸氏搞點醜聞。

“你很恨我?”陸景行問。

隨之,也知道自己問了個蠢問題,緊著改口。

“要怎麼才能不恨?”

蘇念表情像是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抑製不住大笑起來。

她笑得眼睛發紅,肩膀不停抖動,是真心覺得太好笑了。

“陸景行,難道逼死我們蘇家的事不是你乾的嗎?你怎麼能問出這麼可笑的話?”

陸景行內心翻湧,表麵尚算平靜道:“蘇念,當初是你爸爸的臨陣倒戈纔會導致我父母全部枉死,我們這樣難道不算扯平?”

蘇念發現自己在對牛彈琴。

不,是對著瘋狗彈琴!

他根本聽不懂。

她冷然的笑了下,“陸景行,就算我爸做錯事,但你知不知道,當初我並冇有對不起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