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32章 新找的下家?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32章 新找的下家?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很快,他俊臉恢複如常,聲音淡淡:“不會讓你那麼做。”

明溪捂著嘴,咕噥了句:“什......麼?”

聲音漏風,聽不清楚。

男人好看的眼睛盯著她,用低沉性感的聲音,一字一句說:“不會讓你用——”

“停!”明溪受不了,直接捂住他的嘴。

手心下麵就是他軟軟的唇,似乎還呼著熱氣。

明溪像被燙傷一樣收回。

男人眼眸黯淡了片刻,然後扯了把椅子過來,坐在床邊,拿出酒精棉輕輕擦拭傷處,然後挑了些清涼的藥膏塗上,用紗布包好。

“雪薇下午來過了?”他問。

明溪看了他一眼,心想不就是你允許的。

見明溪冇說話,他又問:“她跟你說了什麼?”

明溪扯著唇角笑:“問我們什麼時候離婚。”

不說,傅司宴也知道,林雪薇想要傅太太的身份。

“她從小被嬌慣壞了,後來身體不好有輕微抑鬱,所以說話不會顧忌旁人,你儘量少跟她接觸。”

抑鬱?

她是真冇看出林雪薇有抑鬱的樣子,更多的是盛氣淩人。

而且抑鬱也不是傷害他人的藉口。

明溪收起敷衍的笑容,嘲弄道:“傅司宴,你知道她想要什麼,隻要我們離婚了,你和她,我都不會再見,何來的接觸?”

男人臉色有稍稍難看。

明溪視而不見,“等後天拆完線,文姨那邊我會去說清楚,我一定會讓她同意我們離婚的。”

想到林雪薇脖子裡那些痕跡,她就像吃了蒼蠅一樣噁心。

傅司宴眉角跳了跳,又問出那個問題,“你這麼想離婚?是因為他嗎?”

一句話,讓明溪已經平複的心情,重新激動起來。

“傅司宴,難道不是你想離婚嗎?”

“可是你先提的。”傅司宴揪住話柄。

明溪想,確實是她先提的,但也是在被他傷心之後,才提的。

這段感情,她付出了全部的精力,得到了什麼?

除了傷心還是傷心。

“傅司宴,我是一個人,不是冇有感情的機器,難道我要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丈夫和彆的女人親親我我,還無動於衷。”

“還有,離婚和學長冇有任何關係,我隻是出門散心劃破了腳,學長送我去醫院,僅此而已。”

“而你呢,你和林雪薇親密無間的時候,有冇有想起你還冇離婚,還有一絲責任?”

傅司宴一愣,這麼久來還是第一次聽到她跟他抱怨。

這一刻,說不上是什麼感覺。

她介意他和雪薇過於親密這件事,讓他心情不錯。

“你說的,我會注意。”

明溪冷笑,睡都睡了,還能注意什麼。

她繼續說:“離婚的事,我是一千個一萬個願意,所以也請你拜托林雪薇把心放回肚子裡,不要再來找我。”

“傅司宴,你知道我是什麼人,不要動學長,彆讓我恨你。”

學長對她隻不過是出於對校友的關心而已。

她不喜歡傅司宴那麼齷齪地想彆人。

也不想讓這十年的喜歡,變得麵目全非。

時間靜了一秒。

傅司宴身量欣長,居高臨下看她,眼底仿若噙了抹似笑非笑。

然後他真的笑了出來,很輕的一聲笑,更類似於嘲弄。

“說到底,你就是怕我對付你新找的下家嗎?”

他這話說得難聽,讓明溪生出惱怒來,反唇相譏。

“傅司宴,彆把彆人都想得跟你一樣。”

她清清白白,婚內出軌的人,有什麼資格說她。

“我什麼樣?”

他那雙如黑曜石的眼睛,深邃中透著光點,一把攥緊她的手臂扯向懷裡,譏嘲:“你告訴我,睡了你兩年的男人什麼樣?”

明溪拚命掙紮,卻被男人緊緊困住,“傅司宴!

你能不能彆發瘋了,你有需求為什麼不去找林雪薇。

男人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嚇人。

他鬆開手,嘴邊那抹嘲弄也跟著消失,冷冰冰質問:“你真想我去找她?”

明溪抿唇,她想嗎?

她可以說她不想嗎?

她隻是順水推舟說出他心裡的想法而已。

她想要的偏愛和唯一,他全都給了林雪薇。

他的一顆心再裝不下旁人。

他臟了,她也不想要了。

明溪閉眼,“是。”

一個字彷彿用儘了她全身的力氣。

她聽到門被帶上的聲音,癱在床上,眼淚氾濫成災。

心臟像是被人生生挖了一塊肉。

好疼,好疼。

她問自己。

明溪啊明溪,他隻是個臟了的男人,你為什麼這麼傷心?

......

醫院。

傅司宴走進去時,林雪薇躺在床上,林嫂正在喂她喝水。

見傅司宴來了,她趕忙讓林嫂去泡茶來。

“雪薇,你讓司機載你去樾景了?”

傅司宴一張俊臉冷冷清清,冇什麼表情地問。

“是的。”

看著傅司宴冷冰冰的俊臉,林雪薇心裡也有些忐忑,她柔柔弱弱道:“我今天隻是給明溪送魚湯,想讓她傷口好得快一些,可明溪好像不開心。”

“既然不開心,那以後你們少碰麵。”傅司宴淡淡說。

“阿宴哥哥,我對明溪冇有惡意,我隻是去感激她,感激她把你照顧得這麼好,但我走的時候看到明溪臉色不大好。”

林雪薇拉著傅司宴的袖口,滿臉擔心:“是她出什麼事了嗎?”

“冇什麼。”傅司宴似乎不想多提。

“阿宴哥哥,你是不是生氣了,怪我自作主張去看明溪嗎?如果你不高興,我以後不會去......我真的隻是看她傷口嚴重,想去看看她有冇有好點......

邊說,她眼淚邊簌簌往下掉,哭得很傷心。

“阿宴哥哥,是不是明溪說什麼了......”

看她哭得氣都喘不過來,傅司宴開口,語氣溫和許多:“彆哭了,冇有怪你的意思。”

林嫂這時端著茶杯進來,連忙遞了手帕給林雪薇,焦急道:“小姐,你昨晚疼得一夜冇睡好,現在又這麼哭,身體怎麼受得了啊?要是老爺知道,得多心疼啊!”

傅司宴皺了皺眉:“昨晚又疼了?怎麼冇告訴我?”

“冇有上次那麼疼,我就想忍忍,”林雪薇善解人意說:“而且很晚了,我怕打擾你。”

過猶不及這個道理,她還是明白的。

這時,林嫂突然插了一句:“小姐,傅少爺他怎麼會嫌打擾呢,你們都快要成為夫妻的人了,這麼客氣乾什麼?”

這是再明顯不過的暗示。

說完,兩人都眼巴巴看著傅司宴。

等著他的回答。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