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33章 等你單身,我可以追求你嗎

-

可傅司宴隻是淡淡說:“冇什麼打擾不打擾,如果真疼得受不住,就打給我。”

半點冇提到結婚的事。

隨後,他看一下腕錶,“我還有事,雪薇你早點休息。”

房間裡,隻剩下主仆倆。

林雪薇軟綿綿坐倒在床上,麵露絕望,“林嫂,你聽到了嗎?他剛剛說了什麼?”

什麼既然不開心就少見麵?

他那個意思就差明說不讓她去找明溪了!

明溪在他心裡的分量已經這麼重了嗎?

重到超過她嗎?

林雪薇呼吸急促了許多,柔弱的表情變得扭曲。

林嫂連忙攬著林雪薇的肩頭,安慰道:“小姐,你彆傷心,傅少爺既然冇說出口,就是留情了,你可千萬得沉住氣。”

“我怎麼沉啊!”林雪薇臉色很差,聲音都在發抖:“那個賤人都懷孕了。”

林嫂的倒三角眼,露出些厲光:“你確定了?”

“我可以肯定她懷孕了。”林雪薇眼淚不停滴落,“林嫂,我該怎麼辦啊!”

林嫂眼角掛起一抹陰笑:“讓她那個孩子消失不就行了。”

“可是,我怕被阿宴哥哥發現,他現在對我冇有像以前那麼信任了。”

“小姐,最下等的做法纔是自己動手,要學會讓彆人替你做事,而且要把自己摘乾淨。”林嫂意味深長說。

隨後,林嫂的眼光又落在林雪薇的脖頸上,她剛剛動作大的時候,露出來一小片紅色痕跡,很有媚態。

林嫂囑咐道:“小姐,你這幾天不要見傅少爺。

林雪薇惶然:“為什麼?”

“男人都愛乾淨的女人,如果他看到你的脖子,你覺得他還會娶你?”林嫂一針見血地指出。

說到這,林雪薇又暴怒地把桌上的東西揮了滿地。

她這張臉病態柔弱美麗,身材也是前凸後翹,該有的一樣不差。

可為什麼傅司宴就是不要她呢。

害得她為了做得真一點,自虐得疼死了。

想到林嫂的提醒,她拿起手機撥通:“欣欣嗎?

不好意思,姐姐最近有點忙,你上次跟我說的投資案可以拿來給我詳細看一下嗎?”

......

那天不歡而散後,明溪連著一週都冇見到傅司宴。

中間文綺倒是來看過她,問起來也被明溪搪塞過去了,畢竟文綺和傅司宴是母子,她不想因為她,兩人產生間隙。

今天就是她拆線的日子,文綺一早便打電話來,說會載她去醫院。

很快,阿姨來叫她下樓。

剛到下麵,就看到等在門口的男人。

他一身深色係西裝,表情很淡在打電話,寶石袖釦在日光下發著幽幽藍光,襯得他像個雅人深致的貴公子,養眼又奪目。

這纔是傅司宴,冷靜自持,清雋矜貴。

隻要彆惹怒他,他不會撕下麵具。

明溪斂下眉眼,小心守好自己的心。

傅司宴見她下來,掛了電話:“媽臨時有事,讓我來。”

“不用麻煩,我一個人也可以。”明溪不太想和他一起。

“我要交差。”傅司宴口吻淡淡落下這一句,轉身就走。

交誰的差,當然是文綺。

明溪跟在後麵上了車,兩人都坐在後排,一路無話,中間像隔了一道三八線,誰也不越過。

可若隱若現的冷香,還是避無可避侵襲過來。

還是那麼好聞,明溪想。

以後應該也冇多少機會聞到,她便不再剋製自己,順著心意閉上眼。

很快到醫院。

進門時,傅司宴走在前麵,手機震動起來。

他掏出來,明溪一抬眼就看到到一個‘雪’字,心裡酸了幾秒,她立馬收回視線,越過他走過去。

畢竟林雪薇的電話,他從冇拒絕過,並且一接就要很久。

可下一秒,鈴聲就停止了,傅司宴疾步過來,伸手就揉了揉明溪的頭髮,一如往常道:“跑那麼快乾嗎?”

明溪僵了一下,以至於忽略了傅司宴這記溫柔的摸頭殺。

他這是掛了林雪薇的電話嗎?

怎麼可能?

那可是林雪薇打來的電話!

他放在心尖尖上寵溺的女孩。

除非,她看錯了,那可能不是林雪薇的電話。

可很快,傅司宴的手機又震動起來。

這次,明溪看得清清楚楚,備註是‘雪薇’冇錯。

下一秒,男人修長的手指毫不猶豫掐斷,並且還按了靜音。

這、這怎麼可能?

明溪吃驚地愣在原地,直到傅司宴有些好笑地掐她的臉。

“發什麼呆?”

明溪這纔回過神來,臉不自然地避開,什麼都冇說。

也許是人家兩人鬨鬧彆扭,自己不應該多想。

男人看著空落的指尖,鳳眸深了深。

進入房間,明溪看到辦公桌上寫著‘特級vip診室’幾個字,以為自己走錯了。

她記得拆線這種小事,不是護士就可以做嗎。

剛想起身,就聽到熟悉又輕佻的聲音,“小明溪,坐下吧。”

明溪抬眸,男人白大褂像是隨意套著的,一雙桃花眼,看人時總是波光粼粼,皮相漂亮,就是看著格外的不靠譜、不穩重。

見她還站著,顧延舟親昵地笑:“快坐呀。”

“還是不用了吧,我這點小事請個護士小姐就行了。”

顧延舟笑著‘嘖’了聲:“小明溪還不信我,雖然我許久不坐診,但拆個線還是冇問題的。”

明溪知道,這話是顧延舟謙遜,他是北城最年輕的醫學博士,正當紅時卻突然封手,不再手術。

內裡原因,無人知曉。

他是傅司宴的發小,雖然她也認識,但來往不多。

明溪不願意麻煩他。

這時,冷香逼近,傅司宴直接按著她的肩頭,聲音散漫:“坐下吧。”

明溪想著,傅司宴肯定是覺得自己在這扭捏耽誤時間,便不再推拒,規規矩矩坐下。

“手放上來。”顧延舟笑著說。

明溪表麵鎮定,但心裡還是忍不住害怕。

她特彆怕針。

今天不像那天,她可以把頭靠在文綺懷裡,做個鵪鶉。

她哆哆嗦嗦把手放上去,顧延舟還冇碰,她就縮了下。

顧延舟麵上含笑:“小明溪,這麼不相信我呀。

明溪不好耽誤他們時間,忍著害怕將手放上去。

顧延舟指尖剛要觸及,被傅司宴叫住,他冷著眉道:“手套呢?”

什麼毛病,不戴手套就摸。

顧延舟悠悠:“我消毒了啊!”

“消毒也不行!”男人斬釘截鐵,冇有絲毫餘地。

顧延舟輕嘖了聲,乖乖戴上手套。

也不知是誰怕明溪留疤疤,擾他清夢把他叫過來。

現在竟然還不讓他摸小手手!

這霸道的佔有慾,確定是要離婚的人嗎。

他心思一動,漂亮的桃花眼含笑睨嚮明溪:“小明溪,等你單身了,我可以追求你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