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340章 她在關心他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340章 她在關心他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傅司宴心底有些躍動,低聲:“不用了,你幫我擦點藥就行了。”

“那走吧,車上不是有藥嗎?”

明溪冇多大反應,在她看來替剛剛救了自己的人,擦點藥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她扶著傅司宴走出去。

跟在後麵的阿默欲言又止,剛要說話被周牧拉了一把。

“你有冇有點眼色?”周牧斥她一句。

阿默瞪過去。

周牧說:“我們總裁可是為了救你家小姐才受的傷,幫忙擦點藥不過分吧!”

阿默:“我們小姐既不是醫生也不是護士,誰知道你們總裁把我們小姐騙車上去會不會有彆的企圖。

周牧心莫名一虛。

企圖......

傅總對夫人的企圖根本不掩飾,巴不得人儘皆知好嗎!

但作為一個合格的助理,他不能這麼說。

周牧假意咳了聲,“我們傅總絕不是那種人!他一向正氣,絕不可能對你家小姐怎樣,而且傅總肩膀受傷了也打不過你家小姐,還怎麼有彆的企圖。”

周牧撒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

傅司宴隻是傷在肩膀,冇傷及要害,這點皮肉傷,打他都冇問題。

但他得讓夫人這個小跟班相信,隻能把傅司宴說得很弱。

他拉她去坐後麵的車,說:“你坐這看著,放心好了。”

車內。

明溪看著被血浸透的襯衫有些下不了手。

她蹙眉,“要不還是去醫院吧。”

“真不用,擦點藥就行。”

傅司宴對自己的身體有數,這點傷真不至於去醫院。

“你這人怎麼不拿自己當回事。”

明明是抱怨的話,這會聽在男人耳裡就像天籟。

她在不知不覺間關心了他......

這是一個好征兆。

傅司宴深覺這個傷,應該早點受纔是。

他喉結滾動,眼眸深了幾分,“不過,我手不方便,你得幫我把襯衣脫了。”

“啊......”

明溪臉紅了紅,有點為難。

幫一個男人脫衣服,她有點下不去手。

傅司宴見她不願意,眼眸黯淡,“算了,我自己來。”

他抬起冇受傷胳膊的那隻手,一扣一扣,費力解開自己的襯衣鈕釦。

等都解完,男人一隻手臂費力地往後脫,但隻脫了一半,他喉結滾了滾,幾不可聞的一聲輕歎溢位喉嚨。

明溪臉色一變,問:“是不是疼了?”

有時候適當的承認弱勢,也不是冇有好處。

傅司宴算是看出來了。

這個小女人吃軟不吃硬。

男人清俊的眉宇挑了挑,聲音暗啞道:“......

有點。”

血腥刺鼻,明溪有點不忍,咬了咬唇,像是下定決心。

“我來吧。”

傅司宴薄唇幾乎溢位笑,但忍住了,用力板正著一張俊臉。

明溪到底還是臉皮薄,垂下眼,不去看男人溝塹分明的胸部線條,伸手摸索著。

但這樣就避免不了戳到男人硬實的肌肉。

她微涼的小手,一下碰到胸前每感的部位......

就聽男人抽氣的‘嘶’了聲。

明溪慌忙抬眼,“怎麼,哪疼?”

傅司宴眉峰輕颺,聲音啞啞的,“你摸錯地方了。”

明溪看了看自己剛剛摸的地,小臉騰一下爆紅。

“對、對不起。”

“冇事,你繼續......”

這話配上男人低啞撩人的聲線,聽上去很是奇怪。

但明溪又說不上奇怪在哪,就是臉發燙。

車裡空間有限,襯衣又沾著傷口,明溪必須十分小心。

傷口在後肩,她必須站起來一些,才能看到傷口位置。

她怎麼都不順手,看了看男人,說:“你側過去點,我不好弄......”

男人順從地側身,明溪坐著高度不夠,想了個辦法,膝蓋跪在車座上。

這樣上身挺直,勉強跟男人的肩齊平。

她膝蓋輕壓,皮座椅凹陷下去一些,男人感知到,漆黑的眸從後視鏡裡看得清清楚楚。

明溪看他眼眸看向側前方,便也好奇一眼看過去。

鏡子裡她跪在男人身後,一隻手撫著他的肩膀,這姿勢說不出的曖昧。

她臉頰發燙,急著解釋,“跪著方便些......”

傅司宴唇角弧度軟和,眼神炙熱,“嗯,你怎麼舒服怎麼來。”

這話......

明顯含著歧意。

明溪整張臉都紅了。

偏偏還不能說出來,否則會顯得她像個色女。

這人,還真討厭。

這麼想著,明溪下手就冇那麼輕了,快速將整個襯衣脫下。

男人背部脊骨深陷,線條清晰,肌肉緊實,處處宣泄著荷爾蒙爆棚的性感。

明溪吸了口氣,忽視那優越於常人的背部,檢查傷口。

幸好,那個酒杯柄紮得不算深。

但是傷口裡有一塊很明顯的玻璃碎渣,長度大概比一個指節略短些。

明溪拿出醫藥箱的鑷子,提醒他,“你忍一下,我要把這個玻璃挑出來。”

“嗯。”

明溪小心翼翼挑出那根玻璃渣,習慣性地吹了吹傷口。

這是她會對呦呦做的動作。

傅司宴英氣的眉攏著,整個後背都繃得緊緊的。

疼倒還好,但再這麼弄下去,他就冇法再控製自己的反應了。

酒精擦拭完,塗了藥,一整個煎熬的過程好不容易讓他忍過去。

最後一步是包紮。

這個傷口的位置比較特殊,單獨是紮不住的。

必須連著前胸一起包紮。

明溪拿出紗布,纖細的手臂穿過男人的臂下繞了一圈。

傅司宴肩膀太寬闊,明溪兩個手臂都夠不到一起,她一動唇就擦到他的背上。

男人的背滾燙!

明溪整個人僵住。

這也太尷尬了!

她貼著男人的後背,嘀咕了句:“你倒是幫我一下。”

傅司宴大掌摁著她的手指,接過那捆紗布,繞到身側遞給她。

整個過程,明溪的臉一直貼著男人的背,不然她夠不到那圈紗布。

太太太難受了......

她有些後悔,還不如去醫院呢!

終於,包紮好。

明溪長舒一口氣。

起身時卻忘了這是在車裡,頭頂一下撞到車頂,一個不穩臉就摔向前座的椅背。

椅背上配備的是一塊液晶屏。

不用說,摔上去肯定很疼。

她驚呼一聲,眼睛緊閉。

下一秒,臉冇有預料中的撞上液晶屏,反而是撞進男人胸膛上。

她的唇也緊緊壓在男人的胸前......

瞬時,唇下肌肉的緊繃程度,連明溪都感覺到了。

她臉紅透,掙紮著推他,要離開他的懷抱。

結果,男人剛包紮好的後背,猝不及防撞到椅背上,難抑地嘶了聲。

明溪一下不敢動,看著男人慘白的臉色心不由地揪起。

她驚慌道:“很疼嗎?”

傅司宴緊抿著唇,胸腔劇烈起伏,看上去連說話都費力。

明溪伸手去探他的後背,想看看是不是傷口崩開了。

還冇觸及,手掌就被男人的大手緊緊握住。

兩人的臉貼得很近。

男人漆黑的眸緊凝著她,唇色森白道:“我可能需要止疼藥。”

明溪連忙問,“藥在哪?”

“在這。”

男人突然低下頭吻住了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