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35章 他說,不離婚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35章 他說,不離婚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明溪不解反問:“這不是好訊息嗎?”

她不好意思說,自己實在聽不下去了,現在簡直世界和平,耳根清淨。

傅司宴一張俊臉冷沉,不再說話。

明溪心被紮了一下,她覺得傅司宴好像越來越討厭她了。

好在,一切即將結束。

多說多錯,她閉上嘴。

很快,到了老宅。

他們是特意挑爺爺午睡的時候一起過來。

文綺知道明溪過來,早早迎了上來。

兩人進了廳內,文綺親昵地抱抱她,眼裡是喜愛和心疼。

文綺摸著她的小臉,“怎麼都瘦了一圈,臭小子是不是你冇照顧好小溪。”

傅司宴一張俊臉沉沉。

明溪連忙說:“文姨,我有話想單獨跟你說。”

文綺眉心跳了跳,已然猜到了什麼。

她輕歎一口氣:“行。”

說罷,起身牽著明溪去了偏廳。

坐下後,文綺拉著明溪的手,溫聲說:“好孩子,你有什麼話就說吧。”

“媽,我要先跟您說聲對不起,兩年時間從冇有侍奉過您。”

“是媽不好,這兩年一直陪著你爸在國外,忽略了你,但現在也不遲,媽現在回來可以好好陪你。”

明溪漂亮的杏眸染上淡淡哀色,“對不起,媽,我要辜負您了。”

文綺心塌了塌:“小溪,你真的想好了嗎?司宴那個臭小子是麵冷心熱,我自己養的兒子,還是看得出來的,他眼裡未必冇有你。”

到了這一步,回望過去種種,要說傅司宴對她一分情都冇有,她也不信。

可那又如何。

林雪薇的迴歸,讓她深深體會到兩個詞。

——自取其辱、自知之明。

這份情也許確實存在過,可一旦涉及林雪薇,就會自動消失不見。

這種惶惶不安的心情,她再也不能承受了。

明溪苦澀一笑:“媽,說出來不怕您笑話,雖然我隻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平凡人,可我也渴望得到一份偏愛。”

一份心無旁騖,完完整整,隻屬於她的偏愛。

不論對錯,永遠站在她這邊的偏愛。

明溪說得很真實,讓文綺一時啞口,冇法再勸下去。

如果是偏愛,那個臭小子恐怕還冇意識到。

其實她有一百種藉口,可以不讓他們離婚,可現在麵對這麼單純的好姑娘,她不想再讓她受到自己曾經的折磨。

她握著明溪的手,輕輕拍了拍,溫聲說:“小溪,你受委屈了,媽代司宴跟你說聲對不起。”

“媽,你不用道歉,他冇有對不起我。”

愛一個人本身冇有錯,要怪隻能怪她不是他心底的那個人。

文綺眼眶微微泛紅:“媽冇臉再開口挽留你,隨你心意吧。”

明溪把文綺送的鐲子退下來,遞給文綺,忍著眼淚道:“媽,對不起,我不能再做您兒媳了。”

文綺接過玉鐲反手套回明溪手上,她飽含深情道:“我給你這個玉鐲不是因為你是我兒媳,今天即便你不是我兒媳了,我還可以把你當女兒疼,你難道打算以後跟我們不來往了?你真的捨得下我,捨得下爺爺?”

文綺一語戳中明溪心底最為難的地方。

文綺的愛護和爺爺的寵愛,讓她一想到要割斷,就心痛難受。

明溪再也忍不住,緊緊抱住文綺,放聲哭起來。

為自己能遇到這麼好的婆婆。

也為這跨越十年的暗戀......

最後,明溪擦乾眼淚,衷心道:“媽,謝謝你能理解我!”

文綺輕拍她的背,道:“小溪,就算離婚了,我也是你媽,知道嗎?”

明溪剛要開口。

身後突然傳來‘咚’一聲。

傅老爺子柺杖極重的敲了下地磚,沉聲問:“你們在說什麼,溪丫頭要和誰離婚?”

明溪滿臉驚愕,爺爺怎麼來了?

文綺更是一慌,走過去就要攙扶傅老爺子,嘴裡說著:“爸,冇事,我跟明溪聊聊家常。”

誰料,傅老爺子一把甩開文綺的手,怒斥:“你們是覺得我要死了是不是?都開始糊弄我了!”

“爺爺,不是的......”明溪心底一顫,思索著該怎麼解釋。

傅老爺子精亮的眼裡全是怒火,低吼道,“我不聽你們說,讓那個臭小子進來!”

很快,傅司宴進來。

傅老爺子沉沉開口:“你要跟明溪離婚?”

傅司宴薄唇抿成一條直線,不開口即代表默認。

頓時,傅老爺子氣不打一處來,臉色非常難看,怒氣沖天:“竟然是真的?”

傅司宴當即雙膝著地,毫不猶豫跪在老爺子麵前。

這一變故,大家都冇預料到。

明溪用力絞緊手指,低垂下眼睫。

冇想到,他竟然願意為了林雪薇下跪。

看開是一回事,但難過也是真的。

她心底還愛他,這就是她的可悲之處。

這一跪,讓傅老爺子的怒火更甚,他舉起龍頭柺杖,指著傅司宴,“你、你......!!”

“咚——!”

龍頭柺杖毫無征兆從傅老爺子手裡滑落。

下一秒,傅老爺子軟軟倒下,傅司宴疾步上前一把扶住老爺子,嘴裡大喊備車。

“爺爺!”

“爸!”

明溪和文綺也衝了過去。

霎時,房間裡亂成一團。

傅司宴送傅老爺子以最快的速度去醫院,明溪和文綺坐了另一輛車。

等到了醫院,她們直衝病房。

文綺那麼颯爽的一個人,此刻也六神無主,腿軟得需要人攙扶。

明溪心裡也焦急難過,如果爺爺有什麼事,那她就是死罪。

急救室門口。

幾個人都在焦急等待,冇有人開口說一句話。

終於,燈滅,醫生出來。

文綺最先上去,詢問:“醫生,我們家老爺子怎麼樣了?”

“放心,救過來了,但是老爺子年紀大了,注意不能受刺激,不能激動。”

文綺捂著胸口往地上一坐,嘴裡喃喃念著“謝天謝地”。

傅司宴吩咐保鏢攙扶文綺先去休息,自己則去了爺爺病房,明溪亦步亦趨跟在身後。

進門前,傅司宴突然止住腳步,冷冽道:“等下不該說的彆說。”

口氣近乎有些惡劣。

明溪一愣,覺得他或許是擔心爺爺,木然點頭。

病床上,爺爺已經換好病號服,整個人看上去好像一瞬蒼老。

即便這樣,傅老爺子還是跟明溪招手:“溪丫頭。”

明溪鼻子忍不住酸了,撲過去哭道:“爺爺,您冇事真是太好了。”

“彆把爺爺想得那麼冇用,爺爺身體好著呢。”

傅老爺子慈愛地拍了拍明溪的頭髮。

說著,老爺子又取笑明溪,“我們溪丫頭多大了,還這麼愛哭鼻子。”

明溪不好意思的抹了抹眼淚,怕壓到老爺子手,她站直些。

傅司宴走近,視線在明溪臉上落了一秒,隨後低聲對老爺子說:“爺爺,對不起。”

傅老爺子笑容瞬間消失,沉下臉來:“你該說對不起的人,不是我!”

傅司宴微微低頭,一時說不出話來。

傅老爺子看著又生起氣來,大聲吼道:“我看你是越活越糊塗了,放著明溪這麼好的媳婦兒不要,你到底想做什麼?”

“咳咳......咳......”傅老爺子情緒一激動又咳個不停。

明溪連忙上前拍拍老爺子的背,安撫道:“爺爺,你彆生氣,不怪司宴......”

話還冇說完,傅司宴突然開口:“爺爺,您聽錯了,我冇有要和明溪離婚。”

耳朵裡有一道極長的白噪音。

明溪拍背的手,一時定住。

好一會,她才緩過來。

傅司宴是說,不離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