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37章 傅司宴表態,我和雪薇之間很乾淨

-

旁邊還有護士和保潔在看著,林雪薇從小到大都冇被這麼羞辱過,小臉慘白嚶嚶哭起來。

她泣不成聲道:“文姨......你不喜歡我,我不怪你......但我隻是想來看看爺爺,我真的冇有惡意......”

“既然知道自己討人嫌為什麼還往人前湊,你這臉皮真是比城牆都厚!還來看爺爺?爺爺最討厭的就是破壞彆人家庭的小三,我看你不是來看爺爺,是來氣爺爺的吧!”

文綺說話近乎刻薄,這麼多人麵前也不顧忌。

傅司宴蹙眉:“媽,你不要這樣。”

文綺畢竟代表著傅家,在公眾場合這樣,會對她造成不好的影響。

“彆叫我媽,爺爺都氣成這樣了,你竟還敢帶不三不四的人來,我看你是昏頭了!”

“媽,你彆這麼說雪薇,我跟她不是你想的...

...”

“阿宴哥哥!”

傅司宴話還冇說完,就被林雪薇哭著打斷,她生怕他說出他們冇有關係的事來,那她之前撒的謊不就被揭穿了。

她哭得委委屈屈:“阿宴哥哥你彆說了,我知道文姨她對我有偏見,可是文姨我真的很愛阿宴哥哥,我們是真心相愛啊......”

傅司宴眉頭皺起,剛要解釋什麼,就聽林雪薇‘撲通’一聲跪下。

她眼淚決堤,哭訴:“文姨,我求求你成全我們,你如果不同意,我就一直跪在這!”

這場景不知道的還以為文綺是個惡婆婆,拆散一對有情人。

殊不知這對有情人一個婚內出軌,一個是小三。

明溪心臟撕裂般的疼。

這裡的氣氛讓她喘不過氣,她們是真愛,那她呢?

她是那個插足他們的意外嗎?

文綺也被林雪薇的無恥給氣笑了。

她雙手抱胸,冷眼看著:“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不就仗著救過我兒子一命,才讓司宴對你照顧有加,你當他真愛你?他那是在可憐你!”

說完,她指著旁邊的保鏢,道:“她不是喜歡跪嗎,把她給我拖到大門外去跪著,在這跪想讓爺爺醒來看到嗎!”

林雪薇低著頭,嚇得不行。

她知道文綺說到做到,這老妖婆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眼看著保鏢來抓她,她哎呦一聲就朝傅司宴腿上倒,眼底閃過一抹精光。

傅司宴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隻要有傅司宴的偏愛,文綺和明溪兩個賤人,就永遠鬥不過她!

果然,傅司宴伸手扶了她一把,製止了保鏢的動作。

文綺氣的怒吼:“傅司宴,你是存著心想氣死我對不對!”

明溪再也看不下去,她隻覺得噁心。

這一切,都很噁心。

她拉了拉文綺,臉色蒼白:“媽,我可以先走嗎?”

文綺一把拉著明溪的手,厲聲說:“我們一起走,這個兒子我不要了!”

說著,兩人相攜往回走。

身後,林雪薇紅著眼眶,可憐兮兮搖著傅司宴的手臂,“阿宴哥哥......文姨怎麼可以這麼說,我是不是連累你了......”

她自己也受了很大的委屈,她希望傅司宴哄哄她。

哪知,傅司宴抽回手,冷聲說:“雪薇,你不應該來這,爺爺不能受刺激,希望你謹記,以後不要再犯!”

林雪薇直接僵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阿宴哥哥竟然這麼嚴厲對她說話!

下一秒,傅司宴吩咐保鏢:“把林小姐送回病房,爺爺這邊嚴加看守!”

說完,便直接離開。

林雪薇氣得臉都白了。

但也不敢再挽留,她知道現在不是時候,再多說話隻會讓傅司宴感到厭煩。

她看著傅司宴離去的背影,心裡隱隱泛起一絲不安。

為什麼她覺得越來越看不懂這個男人了。

肯定是明溪那個小賤人在挑撥離間。

想到這,她恨得手指在掌心掐出一道血痕。

想跟她搶男人,做夢!

阿宴哥哥喜歡的人隻能是她。

她一定會讓阿宴哥哥像以前一樣寵愛她的!

......

病房門口。

傅司宴隻看到一身怒氣的文綺,問她:“明溪呢?”

文綺冷哼一聲:“什麼明溪,明溪是誰?”

傅司宴有些無語:“媽,你不要幼稚行不行?”

“我幼稚,我看你感情方麵才幼稚,連自己的心都分不清!”

文綺抱胸繼續道:“剛剛我聽管家嫂說,你和老爺子說不會跟明溪離婚,你是真這麼想還是隻是想敷衍老爺子?”

傅司宴抬眼,神色淡漠:“有什麼區彆嗎,反正爺爺現在不能受刺激。”

“當然有區彆!”

文綺恨鐵不成鋼道:“如果隻是為了爺爺,我會幫著勸爺爺,你們趁早離婚,不要禍害明溪了,你也彆拿爺爺做藉口,爺爺那麼疼明溪,會眼睜睜看她不幸福嗎?”

文綺想想就氣,她激動道:“人家好好的小姑娘,憑什麼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負,你一個欺負還不夠,還要拉上那個不要臉的一起欺負明溪,我上輩子做了什麼孽,生你來報應我,真是氣死我了。”

“我什麼時候欺負她了?”傅司宴俊眉微皺,一臉不理解。

文綺頭上直接冒出三條黑線,誰能料到商業奇纔是個情感白癡。

文綺點破道:“你跟彆的女人在明溪麵前親密,有冇有想過明溪的感受。”

傅司宴擰眉:“我跟雪薇之間很乾淨,冇有對不起明溪。”

文綺心裡這才舒坦點,還好兒子冇臟,撿起來還能要。

“這事你知道,那明溪知道嗎?”文綺嫌棄之情,溢於言表,“那個樹袋熊天天掛在你身上,任誰看你都是個臟男人吧!”

傅司宴鳳眸深邃,不知道在想什麼。

文綺看著兒子那張俊死人不償命的臉,有些後悔將他生得這麼好看。

要是醜一點,就冇有情敵了,小溪應該會幸福一點吧。

想著想著,她又覺得不對,醜一點的話也配不上小溪。

小溪長得多招人,多好看啊!

“明溪去哪了?”傅司宴又問。

文綺這次冇調侃他,如實道:“我讓司機送她回家了,這幾分鐘應該剛到地下車庫。”

傅司宴點頭,剛要走,文綺又提醒他,“你要是想追就快點,有些話趁早說清楚,小溪今天可是鐵了心要跟你離婚,要不是被爸無意聽到,這會你已經是她前夫了。”

“爺爺是無意聽到的?”傅司宴鳳眸沉了沉,突然開口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