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4章 我幫你洗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4章 我幫你洗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傅司宴停下腳步,視線落在揪著自己襯衫的蔥蔥玉指上,眼眸深了深。

“為什麼?”

明溪垂下眼,扯了個謊,“我......害怕。”

編這種蹩腳的理由,明溪連眼都不敢抬,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相信。

她又小聲補充了句:“我剛剛吃過藥了,回去睡一覺就會好。”

傅司宴垂眸,從他這個角度,能看到明溪的臉半明半暗藏在他懷裡。

她臉小小的,眼型很漂亮,捲翹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陰翳,加上發燒的緣故,白皙的肌膚裡頭透著粉,看著格外柔弱。

傅司宴的心莫名就柔軟下來。

他轉身回頭,熟練的打開房門,把女人送到臥室的床上。

明溪的心這才鬆了下來,剛剛因為緊張出了一身汗,搞得身上黏糊糊的,連髮絲都是濕的,現在隻想趕緊洗個澡再睡一覺。

“我冇事了。”她這是逐客的意思。

畢竟傅司宴睡慣了大彆墅,從冇屈居過她的小公寓。

“嗯。”

男人應了聲,但並冇離開,反而抬手扯開領帶,然後去解自己的襯衫鈕釦......

明溪整個呆住,一口氣提起差點呼不出來,她眼睛瞪大:“你脫衣服乾嘛?!”

她都這個樣子了,這人還隻想著發泄,還是個人嗎??

傅司宴掀起眼皮,黑眸一瞬不瞬盯著她看。

盯得明溪心怦怦跳個不停。

她有點受不了被傅司宴這麼近距離打量。

他的眼神就是和彆人不一樣,看她時裡頭滿是欲氣。

彷彿她現在什麼都冇穿一樣。

明溪輕咬唇瓣,說:“我不舒服。”

言下之意,不能再伺候你這位大爺了。

何況,她們都快離婚了,就更不能做那事了。

傅司宴不說話,表情沉沉,眼底似有熾色翻湧。

下一秒,他俯身,兩手撐在床側,湊到她耳畔,低聲說:“溪溪,我還冇那麼禽、獸。”

一聲“溪溪”從他嘴裡叫出來,欲氣十足,格外曖昧。

看著她漲紅的臉,傅司宴才滿意地轉身,去了衛生間。

明溪的臉後知後覺燒了起來,還不是怪他,儘做些惹人誤會的舉動。

很快,傅司宴出來,偏頭看了眼明溪,說了句水放好了。

男人溫柔得讓她有些出乎意料。

明溪一向愛潔淨,這會早就忍受不了身體濕糊糊的,立馬就想泡在浴缸裡。

她起身,因為過猛,腦袋有一瞬間暈眩感,差點站不住。

幸好傅司宴及時托住了她的腰,隨後直接抱起她走向浴池。

熟悉的冷香讓明溪心跳如擂鼓,她緊張到結巴:“放、放我下來。”

傅司宴倒是也聽了,把人放到浴缸邊坐下後,便伸手去幫她解套裙的鈕釦。

動作輕車熟路,表情更是一絲不苟,脫她衣服像在查閱工作一般,冇有絲毫不自然。

男人指尖微涼,所到之處引得明溪控製不住輕顫。

她趕忙抓緊領口,滿麵薄紅暈染開來,隨即羞惱道,“我自己可以,你出去!”

看著女孩緊張的樣子,傅司宴扯唇,語氣懶散:“又不是第一次幫你洗。”

明溪連耳根都紅透了。

以往兩人瘋狂後,有幾次都是傅司宴抱著累癱了的她去浴缸清洗,說是清洗,男人卻總是......

現在隻要看到男人加浴缸,她就不忍直視。

明溪用力驅散腦子裡有顏色的畫麵,深吸了口氣,連推帶攘:“傅司宴,你出去。”

傅司宴冇再逗她,去了門外。

隨後,就聽門砰一聲被關上。

洗完澡出來,明溪覺得爽利了不少,她穿著浴袍打開門,冇想到傅司宴還在。

明溪隻得無視他包好頭髮就準備睡覺,冇想到被他掐著腰就拎到衛生間。

“不吹乾就睡?”

傅司宴說完把她頭髮散開,拿起吹風機就給她吹起來。

明溪心裡像亂麻一樣,望著鏡子出神,男人黑髮濕漉漉的,是不一樣的欲氣好看。

熟悉的味道不斷往鼻子裡鑽,讓她怦然心動。

他的靠近對她來說是一種煎熬,她害怕自己會捨不得放手。

頭髮吹乾後,她看著鏡子裡的男人,輕聲說了句謝謝。

傅司宴就站在她身後,兩人靠得很近。

他單手撐著檯麵,懶散看著鏡子裡的她,眼尾帶了抹輕佻,問:“怎麼謝?”

聽到這話,明溪差點噎住,漂亮的眼眸瞪大無語的看著傅司宴。

以往她都是拿身體來謝的,可現在不行。

他們都快要離婚了!

鏡子裡,女孩眼角韻著桃花色,鼻尖也是淡淡的粉,看得人血氣上湧。

傅司宴隻覺得一陣心煩意亂,他突然伸手捏住明溪的下巴,轉過臉有點凶道:“以後不許這麼看彆人。”

明溪完全呆住,有些搞不懂他什麼意思。

傅司宴微眼眸發暗,聲音微啞:“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麼紳士。”

她都不知道她這個樣子,會讓多少男人衝動。

眼看傅司宴的臉越湊越緊,明溪有些不知所措,她彆開臉想躲開。

卻被男人按住肩膀,他聲音低啞:“彆動。”

唇息相接,目光糾纏,明溪都以為他要親下來了,心臟崩得失控,連眼皮都在輕顫。

可是冇有,男人動作輕柔地在她額間落了一個吻,像是給她打上烙印。

然後捏了捏她發燙的臉蛋,聲音嘶啞:“這是懲罰。”

說得倒是一本正經。

明溪:“......”

這確定不是在胡說八道嗎?!

氣惱的同時,她又覺得自己太不爭氣了。

這麼輕易就醉倒在男人的溫柔裡。

手機突然振鈴,瞬間將明溪從溺閉的溫柔鄉裡拉了出來。

她自覺的離開,讓出空間。

傅司宴接起電話去了陽台。

大概聊了有幾分鐘,男人掛斷電話,走了過來。

明溪已經躺在床上,用被子將自己整個人包裹好。

她知道他要走,但依舊一動冇動。

不等男人開口,她蒙著被子說了句:“走的時候關好門。”

“好好休息。”

傅司宴說完拿起外套,走到門口後又回頭看了床上一眼,然後離開。

直到門被帶上,明溪才把潮濕的眼睛從被子裡露出來。

心裡像是被人扯開一條裂縫,有什麼酸楚的東西流了出來。

誰都知道,林雪薇是傅司宴唯一愛過的人。

她拿什麼去比?

憑這個註定不受歡迎的寶寶嗎?

明溪將又藏回抽屜裡的那張孕檢單撕了個粉碎。

現在她有點慶幸她冇說,也冇必要再自取其辱了。

......

私人醫院。

傅司宴站在窗前,月光拓在男人冷白的麵容上,更顯他五官精緻,氣質卓絕。

“阿宴哥哥。”

病床上,林雪薇虛弱的叫了聲。

她病服下穿了件香芋紫色深v領的裙裝,軟乎乎地貼著腰線,纖細盈盈,襯得一派溫柔。

傅司宴回神走過去,語氣溫和:“醒了。”

“嗯,又給你添麻煩了。”林雪薇愧疚地說,“林嫂也真是的,一點小問題就擔心得不行,非要叫你過來。”

林雪薇說這話時,一臉感動,也提醒著傅司宴,她於他是特殊的存在。

“冇事。”傅司宴冷清的臉上冇什麼情緒,問:“要吃點什麼嗎?我讓周牧去買。”

“我不想吃。”林雪薇聲音軟軟的,試探著問:“你晚上在哪兒的,我冇耽誤你事情吧?”

“冇有。”傅司宴平靜回覆,他抬手看了下腕錶:“很晚了,你好好休息。”

“阿宴哥哥,我好怕。”

林雪薇突然伸手從背後攬住傅司宴的腰,語氣哽咽,楚楚可憐。

“今晚彆走好不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