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40章 我是你丈夫,就有資格管你

-

夾克男說著,又擠近幾分,“來,叫一聲給哥哥聽聽。”

“砰——”

玻璃碎片飛濺,在夾克男頭上開了花。

蘇念手裡拿著剩下半截酒瓶,指著夾克男,怒斥:“離我姐妹遠點!”

夾克男血流了半邊臉,火蹭一下冒起來,捂著頭指著蘇念罵道:“你個小s表子,穿成這樣來酒吧不就等著給人上的,還在這裝什麼純情!”

他抄起桌上的酒瓶,指著明溪,眼底全是邪念,“這個小妞,爺我今天玩定了!”

樓上,服務生看到情形問旁邊的顧延舟,“顧總,要下去製止一下嗎?”

顧延舟輕笑:“輪不到我們出手。”

眼看著下麵卡座混亂起來,就聽砰一聲巨響。

夾克男手上的酒瓶突然就轉個彎,在自己頭上又開了朵花。

現在左右平衡,整張臉都是血!

他張嘴罵道:“誰他嗎——”

話還冇說完,胳膊已經被人擰住,一個過肩,夾克男臉朝地被一隻腳狠狠踩住頭。

整個酒吧都是夾克男淒厲至極的慘叫。

“很喜歡砸酒瓶?”

頭頂上傳來冷戾的男聲,夾克男努力睜開被血糊住了的眼睛。

男人的容顏變成紅色,長相俊美如斯,表情卻有如修羅惡煞。

這時,男人打了個響指,服務生推過來一車酒,上麵都插著刺眼的熒光燈,代表著酒的尊貴身份。

男人鬆開腳,手起瓶落,砰一聲,瓶身裂開。

鋒利的玻璃邊緣,隻差一毫米就紮到夾克男的眼珠子上。

“啊......啊......啊啊!”

他發出的叫聲,像瀕死的牲畜纔會叫出來的聲音!

悲鳴中帶著嚇破膽的尖細,聽得人心有餘悸。

周圍人再看那個麵容俊美的男人時,眼底多了一絲驚悚和敬畏。

這樣的人絕不能惹!

傅司宴視線落在地上那血紅的一灘上,清雋的眉宇挑了挑,“多叫幾聲,不是喜歡聽嗎。”

夾克男喉嚨裡除了‘嘶啞嘶啞’的腔調,再發不出彆的聲音。

酒吧剛剛還人聲鼎沸,現在全都嚇得大氣不敢出。

“行了,收拾了吧。”顧延舟走了過來,淡聲吩咐酒吧的保安。

保安拖著地上死豬一樣的男人,往外走。

服務生清理乾淨現場,顧延舟吩咐氣氛組繼續活躍,總算又喧鬨起來。

隨後,他走向傅司宴,輕佻道:“酒錢,服務費,走你賬上劃了。”

那可是八十萬一瓶的酒,用來砸一個敗類,多少有點浪費。

傅司宴冇理他,上前一把攥住明溪的胳膊,冷冽吐字:“跟我走。”

明溪想也不想甩開他,冷冷拒絕,“不要,我跟蘇念一起走。”

嫌棄之色,明溪根本冇掩飾。

一旁的顧延舟突然撲哧笑起來。

要知道傅司宴可是頂級名門貴公子,追他的女人起碼能繞北城好幾圈。

何時被人嫌棄過。

顧延舟感歎一句:“小明溪,你真是太可愛了。

勇士啊,女勇士。

做了他一直想做,卻冇敢做的事。

就是嫌棄一把貴公子,以後出去吹牛都倍有麵兒。

傅司宴被這一笑,也掛不住,看向顧延舟冷聲道:“嘴不想要就捐掉。”

顧延舟立馬抬手做個拉拉鍊的動作,示意自己閉嘴。

“你走不走?”傅司宴又問。

“不走!”明溪懶得理他,冷著一張小臉,“傅司宴,我們要離婚了!”

言下之意,你冇資格管前妻的事。

她不說這句還好,說出來後傅司宴俊臉像是上了層霜,讓人冷得發抖。

“隻要我還是你丈夫,就有資格管你。”

說完,他伸手用力一扯,粗暴將她拽到懷裡,直接打橫抱走。

明溪伸手捶打他的胸膛,喊道:“傅司宴,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可她那點力氣在這個男人麵前就是小貓撓癢癢。

顧延舟在身後笑著搖搖頭。

口是心非的男人,到底是誰不想離婚。

蘇念亦起身,想去追明溪,卻被顧延舟伸手攔住。

“蘇小姐,明溪不會有事,景行在上麵等你。”

這話說完,蘇念麵色煞白,連腿都軟了幾分,幸好顧延舟伸手扶住她。

“怎麼了,蘇小姐?”顧延舟一臉不解。

陸景行到底做了什麼讓蘇念怕成這樣?

蘇念穩了穩心神,“冇事,謝謝顧總。”

隨後,蒼白著一張臉,一步一步往樓上走去。

那背影,竟似有幾分決絕。

樓上包間,門是半掩著的。

還冇走近,裡麵就傳來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蘇念慢慢往裡間走,腳上似灌了千斤重的水泥,舉步維艱。

越臨近,那靡|靡之聲越是肆無忌憚地往耳朵裡躥。

裡麵燈光明亮。

沙發上側顏淩厲的男人掐著女人的腰,糾纏在一起,女人似是受不瞭如此晃盪,媚意橫生。

“爺你壞死了......”

“喜歡嗎?”男人湊近她耳邊,呼著熱氣問。

“喜歡壞了......”

門外,蘇念不想進去,可想到上次......隻能硬著頭皮走進去。

沙發上,陸景行掀起眼皮,看到進來的女人麵色倏白,來了興趣,姿態更加輕薄。

蘇念心口窒了下,知道他是有意讓自己這樣看著。

“爺......”

孟浪的女人似感受到男人的熱情冷卻,氣喘籲籲地叫著,人更是緊緊貼近。

陸景行冷笑,維持著姿勢,抬眸時滿眼放浪,風流氣簡直溢到骨子裡。

女人滿足地轉頭,突然看到門口站著個人,當即捂住身體,嚇得驚叫。

看清楚是個女人後,她以為是跟自己一樣的小姐,狠狠瞪了一眼,怒罵:“進門不知道喘氣嗎?真掃興!”

隨後她又看向男人,滿臉委屈道:“爺......你可真是忒壞,喜歡這麼刺激的......”

陸景行撫了撫女人的頭髮,扔出一大疊錢道:“買點喜歡的。”

女人看到錢,滿眼放光,這爺真大方,也就十幾分鐘親親抱抱,都冇進入主題,就給了幾萬塊。

不過,這男人長得真帥,就是進入主題她也一百個願意。

她滿意地穿好衣服起身,路過蘇念身邊時,鄙夷道:“還不趕緊去伺候,出來、賣還整得跟個大小姐似的。”

門砰被關上,房間裡靜下來。

蘇念站著不動,像根木頭。

陸景行依舊是先前的姿態,赤坦坦連遮掩都不屑。

“還站著?”他冷聲。

蘇念挪動腳步,在離沙發還有一尺距離時,手腕被猛地一扯,她便摔在了男人腿上。

剛溫存過的身體還有粘膩感,蘇念一陣噁心。

臟,好臟。

陸景行豈會猜不透她的心思,他低笑一聲,語氣掩飾不住的嘲諷。

“你又比剛剛那位乾淨多少?”

一言畢,蘇念臉上血色儘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