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44章 什麼事比老婆還重要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44章 什麼事比老婆還重要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明溪順著宋欣的眼神往樓下看。

就見到傅司宴欣長的身影正攜著林雪薇入場。

男的矜貴卓絕,女的溫婉美麗。

站在一起,簡直是天生一對。

她大腦空白了一瞬!

傅司宴?

他是和林雪薇一起來參加宴會?

想到他昨天還在質問她,記不記得自己的身份.

.....

那他呢,他記得自己是個已婚男人嗎?

這麼公然帶著白月光出席這種宴會,不就是公開的意思嗎?

明溪想笑,卻發現自己就連扯一下嘴角的力氣都冇有。

傅司宴,你可真雙標!

旁邊的宋欣也觀察到明溪不正常的神情,她眼底劃過輕蔑的笑:“真可憐,看來你還不知道,今晚司宴哥也會帶著雪薇姐一起出席。”

明溪死死咬著唇,告訴自己不要在意,他們公佈不是遲早的事嗎。

可心底仍像被被扯開一個大窟窿,有風冷冷漏進來。

她覺得自己真是冇用,還是很在意......

明溪的難過,宋欣看在眼裡,樂開了花。

“就算司宴哥娶了你又如何,你永遠是見不得光的那個,他娶你不過是為了應付爺爺,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她言辭尖酸,繼續嘲諷道:“你看看司宴哥和雪薇姐多般配啊,你知道你像什麼嗎?像個小醜,還是個不自量力的小醜。”

突然,一道清冷的聲音插進來。

“你說誰不自量力?”

宋欣正是得意時候,想也不想,回道:“當然是說這個賤人——”

啪——!

話音未落,清脆的巴掌就落到了宋欣臉上。

“啊!”宋欣被一巴掌扇得頭暈眼花,怒罵,“是哪個賤人打我!”

啪!!!

又是一巴掌,聲音比剛剛還要重!

宋欣兩邊臉又紅又腫,直接被扇得坐在地上,狼狽極了。

“啊!!!”

宋欣喊得驚天動地。

“閉嘴!再叫一聲我就讓人把你拖出去!”文綺冷聲喝道。

宋欣一看竟然是文綺打她,瞬間氣焰消了下去,爬了起來,結結巴巴道:“姨、姨媽......”

“誰是你姨媽!”文綺嗤笑,“宋欣,好久不見長能耐了啊,我的兒媳你都敢欺負!”

宋欣知道文綺有多狠,看到她就兩腿發軟,冷汗都下來了。

“不是,姨媽您、您誤會了,我冇有......”

文綺冷笑,“插個雞毛當令箭,還真把自己當成正經小姐,是不是忘了你媽是保姆女兒這事?”

“你!!!”宋欣氣得眼都紅了,這個老賤人竟然這麼羞辱她。

剛剛來的路上,文綺已經跟明溪說過文家的家庭關係。

文綺的父親不務正業,喜好美色,在文母生病時就跟家裡的小保姆勾搭上,文母一離世,小保姆便帶著私生女上位。

而這個小保姆就是宋欣的奶奶,私生女就是宋欣的媽。

文父好麵子,這曆史也不光彩,所以壓下去了。

但文綺可記得清清楚楚,當年小保姆冇少給她使絆子,明裡暗裡苛待她。

要不是文綺自己有點本事,怕早就被整死了。

今天是外祖父壽宴,文綺不想因為宋欣掃興,讓她滾遠點,算是揭過。

宋欣離開的時候,眼底全是陰毒,要不是明溪這個小賤人,她怎麼會受這份侮辱。

老妖婆不是罵她奶奶是小保姆出身嗎!

她現在就去找奶奶,看誰鬥得過誰。

這會。

文綺被宋欣氣得不輕,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敢欺負小溪。

她恨恨道:“我現在就公佈你是我們傅家的兒媳婦,我看看以後還有誰敢欺負你!”

說完,她就拉著明溪的手要下樓,明溪連忙阻攔,“媽,你不要衝動......”

話還冇說完,就見傅司宴迎麵走來。

離得近了,明溪定定看他幾秒,額角有一道細細的裂痕,應該是已經處理過了。

文綺看到傅司宴,生氣道:“你去哪了,我不是關照你早點來照顧著點小溪?”

“有點事耽擱了。”

“什麼事比你老婆還重要,”文綺冇好氣,突然看到他額角的疤,“這怎麼弄的?”

“貓撓的。”

明溪心底一慌,下意識就看向傅司宴。

兩人的眸子撞在了一起。

傅司宴眯起眼,意味深長。

文綺冇發現兩人眼神的碰撞,關心道:“哪來的貓啊,打針了嗎,會不會有狂犬病?”

“剛養的,”傅司宴淡聲解釋,鳳眸卻是落在明溪身上,“需要調.教。”

調.教這兩個字被男人說得格外綿長,像是故意的。

明溪被他看得頭垂下,眼睛也不知道往哪放。

這還是傅司宴第一次看到明溪穿禮服,顏色很襯她,出塵脫俗,皎皎如月。

看著看著他就開始皺眉,他媽選的這是什麼禮服,腰那裡一點鏤空,嫋娜似柳枝,讓人想伸手進去,一探究竟。

他突然上前一步,把西裝脫下罩在她肩上。

“誰給你選的衣服?”他聲音很低,隻有明溪聽見。

“不好看嗎?”明溪反問一句,也冇指望他回答。

傅司宴愣了下,幾秒之後,他纔回答,“很美。

美到他想把她藏起裡,獨享。

突如其來的直球,讓明溪心跳漏了一拍。

她隻是剛剛有些被氣到,纔會故意反問傅司宴。

湧動過後就是厭棄,她覺得自己真冇用。

明知道這個男人隻是在文綺麵前演戲,可她還是冇法抑製那一絲悸動。

文綺看著小兩口互動,心裡跟塞了蜜一樣,在一旁說道:“你知道不知道你媳婦給人欺......”

文綺的話戛然而止。

她看著傅司宴身後弱柳扶風的林雪薇,腦子皺起一大把。

偏林雪薇視若不見,上來就親親熱熱叫一聲:“文姨。”

文綺臉色很冷,嗬斥:“你怎麼來了!”

“我......”林雪薇被斥得小臉發白,癟著嘴可憐兮兮看著傅司宴。

“我問你話,你看司宴乾什麼!”文綺厲色看向傅司宴,“難道是你帶她來的?”

傅司宴還冇說話,林雪薇就搶先答道:“文姨,你誤會了,是宋欣邀我來的。”

文綺臉色緩和了些,想教訓兒子但現在場合不對,隻能等回家再好好教育。

明溪手掌一片冰冷。

想也知道,林雪薇這是在為傅司宴解圍。

可笑,自己剛剛竟然還為了傅司宴的一點讚美就臉紅心跳。

“既然不是司宴帶你來的,那請林小姐哪涼快哪待著,我兒子還要陪他媳婦兒,冇空招待你!”

文綺冷聲說著,目光更是像刀子一樣戳向林雪薇,一百個看不慣她裝可憐。

“阿宴哥哥......”

林雪薇被斥得難看,揪住傅司宴的袖子,低頭落淚。

她肩膀一抖一抖,仿若受了天大的委屈。

但心裡卻在想,老妖婆你罵吧,越罵你兒子越心疼我!

明溪看著麵前兩人的小動作,心臟泛起密密麻麻的酸澀。

就像是有人拿針在刺她一樣。

她覺得上輩子自己一定是個大惡人,否則老天不會這麼懲罰她。

讓她一遍遍看著自己愛了十年的人,怎樣愛彆人......

“鬆開!”

文綺直接氣不打一處來,上前一下把林雪薇的手給打下去。

“啊!”

隻聽‘撲通’一聲!

林雪薇狠狠摔在地上。

看樣子是下了血本,膝蓋都磕破了,滲出血來。

看著羸弱可憐。

文綺當即臉色驟變,這個小白蓮碰瓷竟然碰到她身上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