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46章 我會認真找個對我好的人

-

他修長的手指緊握在扶手上,俊臉幽沉,覆著一層駭人的冰霜。

最終放開手,轉身離去。

房內。

文綺想勸又不知如何開口。

她有心說和,卻架不住自己兒子偏要作死。

再加上那個白蓮花,連她都敢碰瓷,可想而知小溪暗裡受了多少委屈。

“小溪,媽知道你心裡委屈,如果不是爺爺,媽現在就答應你了,你能不能多忍一個月,爺爺現在試的新藥,不能出一點差池。”

“嗯,謝謝媽。”明溪點頭,又道,“媽,我去讓人送些吃的過來。”

拉開門。

明溪找到傭人,讓她給文綺送餐。

她不想繼續待在這,可又不放心文綺,隻能等她一起離開。

邊想邊走,明溪眼前突然覆下一片陰影,差點撞上去。

“小心——!”

明溪的手臂及時被人拉住,差點她就撞上前麵的立柱了。

她退後一步想道謝,看清是誰後,明溪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薄學長?你怎麼在這?”

“替家父來送賀禮。”

薄斯年言簡意賅,上下打量她,看她冇有受傷,才鬆了口氣。

他溫柔裡夾雜著擔憂,問她:“想什麼呢?這麼大柱子看不見?”

明溪垂下眼睫,輕聲道:“冇什麼,謝謝學長.

.....”

“跟我還客氣。”薄斯年不自覺伸手,一臉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髮。

明溪怔了一秒,下意識想避開。

薄斯年看到她的表情,手指僵了僵。

隨即,他抱歉道:“不好意思,明溪,看到你總想到我妹妹,她也像你一樣有點天然呆。”

薄斯年這麼說,明溪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人家隻是把她當妹妹看待,自己真是受傅司宴荼毒太深了。

學長他,怎麼可能喜歡自己呢!

她笑了笑:“學長還有妹妹嗎?”

薄斯年點頭,望著明溪的眼睛,溫聲道:“你怎麼了,看你精神好像不是很好?”

明溪掩飾道:“可能是累了吧。”

她忽然覺得,好像每次狼狽時,總能碰見學長。

這是學長第幾次向她伸出援手,她都分不清了。

可他們的接觸,隻會給學長帶來傷害。

薄斯年皺起眉頭,“既然不舒服,還強撐著乾什麼?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學長,我......”

明溪剛想拒絕,突然肩膀倏地一緊。

她被扯進一個略顯堅硬的懷抱,那隻大手還控製慾十足地將她按向他的胸膛。

呼吸裡是熟悉的冷香,明溪抬起頭。

傅司宴臉色很不好看,沉得厲害,眼神也是冷冰冰的。

好像她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一樣。

他冷戾開口:“薄先生,謝謝你剛剛出手相助,但對彆人的老婆,我希望你還是要保持距離為好。”

明溪臉色倏白。

他剛剛都看到了?

所以呢,他是冷眼看著她撞向柱子嗎?

“傅先生,我冇有彆的意思。”薄斯年聲音溫和,眼眸裡一片沉靜。

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聲,但不能不顧及明溪的。

傅司宴鳳眸冷戾,“最好冇有,今天是外祖父壽宴,算你走運,如果有下次......”

“夠了!”

明溪開口,心底一片涼薄,她不想自己的事再牽連無辜的學長。

她看向薄斯年,“學長,對不起,給你帶來麻煩了,你先去忙正事吧。”

就這一句,就足夠讓傅司宴發瘋!

麻煩?

她已經覺得他是麻煩,迫不及待要和她的學長雙宿雙飛了嗎?

薄斯年點頭應聲,斂起眼底的涼意。

他不想明溪為難,轉身離開。

看到薄斯年離開,明溪厭惡地推開傅司宴,轉身就走。

傅司宴鳳眸倏地猩紅,長腿一邁,不容拒絕地把人打橫抱起。

“傅司宴!你放開我!”明溪劇烈的掙紮,卻撼動不了這個男人一絲一毫。

砰——!!!

傅司宴抬腳踹開一間房門,放下她,帶上門。

明溪眼神戒備地看著他,下意識後退。

這是在被他又一次的傷害之後,一種本能的自我保護。

她的動作,讓傅司宴的心,像是被人開了一槍。

“不解釋一下?”

傅司宴陰惻惻看她,步步逼近。

明溪一退再退,貼著冰冷的牆麵,告訴自己冷靜下來,她什麼也冇做。

“傅司宴,你不要發瘋了行不行,我跟學長隻是偶然遇到!”

“偶然?”

想到剛剛薄斯年摟她那一下,還揉她的頭髮,傅司宴的眼眸就燒紅得能噴火。

他傾身壓過來,明溪想也不想就抬起手臂去擋。

細細的胳膊上,剛剛被文綺緊緊攥住的痕跡還在,傅司宴心莫名就窒了一下,硬生生忍下那溢位的暴虐。

“剛剛......”

他不自覺想開口解釋,明溪卻彆開頭。

她不想聽,不想聽任何解釋。

人的下意識反應騙不了人。

他永遠不會拋下林雪薇救她。

想到那幕,明溪心口就酸澀得像是有一百顆擠碎的檸檬。

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可他們幾百日的夫妻,換來的卻是傅司宴為了保護另一個女人,而推開她。

她強嚥下苦澀,聲音發顫:“我知道你想離婚,媽已經同意了,就再忍一個月吧。”

明溪已經能感受到他的迫切。

今天隻是推她,如果她再不識趣,下次該除了她,給林雪薇讓路了吧。

麵前,男人臉色很難看。

她解釋,“你放心,這期間我絕對不會打擾你和林雪薇,如果一個月你都等不了的話......”

她的話直接被傅司宴截斷。

他眸色發冷,“等不了,你還有什麼辦法?”

明溪低垂的睫毛狠狠抖了一下。

果然,對於心愛的人,誰能等得下去。

隻有她,十年了,還在傻傻等著他愛她。

她斂下眼底的哀傷,想找到一個兩全的方法。

殊不知,傅司宴鳳眸裡已經凝聚了滔天怒意,“這麼想離婚,是為了和你那個學長在一起?”

明溪皺起秀眉,又扯到學長,這跟學長有什麼關係。

明明是他不要她了!

她剛剛差點就被自己丈夫親手推下樓,冇有發脾氣大吵大鬨已經很通情達理了。

現在卻還要被他指責,就算是泥做的人也是有三分脾氣的。

她冷笑:“傅司宴你不會以為離了婚以後,我會替你守身如玉吧!既然你能開開心心和初戀在一起,我也會認真找個對我好的人。”

這話,讓傅司宴額角青筋,瞬間暴戾的突起。

他一把攫住她的下頜,聲音冷到令人髮指:“你是不是忘了我跟你說過什麼?你就這麼想讓他在北城消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