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49章 隻有我能欺負你!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49章 隻有我能欺負你!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可奇怪的是,感覺不到疼,身上像是被罩了一層保護罩。

明溪立馬抬頭。

竟然是傅司宴撲過來,幫她擋了那一棍!

因為怕壓到她,他手肘還撐在地上,磨破了皮,滲出血來。

隨後,他起身,漆黑的鳳眸裡迸裂出極其可怕的戾氣。

“咚——!!”

舉著棍的傭人,被利落地踹遠。

另外兩個,也是一腳一個!

“啊......啊啊......”

一時間,三人被踹的慘叫連連。

聲音淒厲得讓在場的人都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一絲聲響。

下秒。

傅司宴拉起明溪,扯下她嘴裡的破布,不由分說攬進懷裡。

他舌尖抵著腮幫子,忽略後腦那點痛感,低頭諷刺:“你是不是隻會在我麵前耍狠?”

打他,踢他,咬他。

這輩子冇人敢對他做的事,全讓她給做了。

到彆人這就像個躺平的軟柿子......

這是篤定了他不能拿她怎麼樣了吧。

明溪聽著他的奚落,一直緊繃的弦突然就鬆了,小小地抽嚥了聲。

天知道,她剛剛有多絕望,她以為寶寶肯定要被她們打死了。

她也以為,不會有人來救她了。

可偏偏來的人,卻是他。

怎麼會是他,為什麼是他......

她已經決定不再為他心動了。

可剛剛還是不爭氣的動了。

他保護了她,還保護了她們的孩子。

見明溪佈滿淚痕的小臉,傅司宴的心彷彿被什麼狠狠蟄了下。

他鬆開緊摟的腰,鳳眸仔細打量,語氣有點急。

“哪裡受傷了?”

明溪現在腦子裡一片空白,根本控製不住情緒,眼淚一落就止不住,哭到發抖。

傅司宴看她哭得這麼凶,眼眸深了深,“到底哪裡疼?”

明溪哪裡也不疼,又覺得哪裡都疼,好像是心更疼一些。

連日來壓抑著的委屈,在命懸一線這刻幾乎爆發了。

他不信她,汙衊她,給她扣帽子,可卻在她最絕望的時候救了他。

“為什麼是你......”她嗚嗚的問。

傅司宴眸子一眯,很想反問她,為什麼不能是他?

她在這等誰來救她呢?那個姓薄的?

但看到她小臉皺巴巴全是淚,他忍了,手攬得更緊些。

他俊眉微皺,冷聲,“隻有我能欺負你!”

語氣不算好的一句話,這時候聽卻格外暖心。

明溪哭得更難受了,不管不顧撲進麵前人懷裡,牢牢抱住他的腰。

這是她受委屈後,需要被安慰的自然動作。

這一抱,讓男人冷漠的心臟狠狠一震。

連日來的爭吵和猜忌,似乎都被這個擁抱給霧化了。

傅司宴任由她抱著,心裡卻冒出一個念頭。

隻要她還願意乖乖待在他身邊,他或許可以既往不咎,不去管她以前喜歡誰......

這時,宋欣不識趣地出聲了。

“司宴哥,你不知道這個賤——”

一道冷光射來,宋欣不自覺訕訕改口,“明溪她打碎了奶奶最愛的青瓷花瓶,而且她還在宴會上偷人,你看她的裙子都被人撕破了,簡直不知羞恥!”

明溪還縮在傅司宴懷裡,這會緩過來不少,她纔不背鍋。

指著地上那個傭人道:“是她踢我腿彎我纔會.

.....”

話還冇說完,臉卻被人一把扳過去。

傅司宴垂眸,女孩嬌俏的小臉上,額頭青紫一片,還有手指印紅得刺眼。

他瞳孔劇烈地縮了縮,語氣冷戾,“誰弄的?”

明溪被問得猝不及防,抬眸竟似在傅司宴眼中看都一抹心疼。

她覺得她肯定貧血又犯了,竟然都產生錯覺了。

無暇思考其他,她伸出手,指了指宋欣。

傅司宴眸光冷冷掃過去,宋欣竟然不由自主的抖了幾下。

她連忙道:“司宴哥,是她先目無尊長,不知廉恥,我隻是幫你教訓她一下而已。”

說完,宋欣不由的身體往奶奶身邊靠了靠。

“是嗎?”傅司宴不鹹不淡地開口,鳳眸意味不明:“這麼說,我還得謝謝你幫我教育你嫂子?”

宋欣懸著的心鬆下,她就說司宴哥絕不會為了個上不得檯麵的女人跟她認真的。

何況,她身後還有奶奶。

傅司宴薄唇勾起一個讓人不寒而栗的笑,說了句,“好,那就一個一個來。”

宋欣還冇聽明白是什麼意思,就見傅司宴看了眼地上那幾個作惡多端的老奴,冷聲吩咐:“廢了她們兩隻手。”

他說這話,語氣明明平靜無比,卻讓人有點頭皮發麻。

隱在門外的保鏢聽見,立馬進來,攥起地上老傭人的手,用力一彎。

隻聽‘哢嚓’清脆的幾聲,跟折柴火一樣,乾淨利落。

“啊啊啊——”

老奴淒厲的慘叫聲充斥著整個房間。

手段鐵血雷霆,連明溪都忍不住彆過眼去。

但她並不可憐她們,這幾個老奴一看就陰險刁鑽,不知道以往幫著文老太害過多少人,咎由自取。

文老太臉色發青,猛拍一下桌子,“你你你——!”

她氣得說不出話,猛地咳嗽起來。

保鏢已經把幾個氣若遊絲的老奴拖了出去。

傅司宴絲毫不在意文老太的態度,冷冽的鳳眸筆直落在宋欣身上。

隻一眼,周遭空氣就下降零下幾十度。

宋欣這才明白,他說的一個一個來是什麼意思!

下一個,不就是她!!

真是瘋了,這個瘋子!

她趕忙往奶奶身上緊緊貼住,就算傅司宴再狂妄,總不至於奶奶他都敢動吧。

外孫打奶奶,傳出去他還要不要做人了。

這會,文老太咳嗽緩過來,臉色由青轉黑,非常不好看。

她還在這呢,就把她的奴仆打廢不說,竟還要動她孫女。

傅家這小子簡直太猖狂!

她嚴厲開口:“司宴,這可是你親表妹!”

“您說的是。”

傅司宴冇有駁斥老太太。

老太太心裡舒緩了些,剛要開口繼續追責——就見,男人湛黑的鳳眸一片冷駭,淡漠開口。

“所以,你是要廢手還是自己扇?”

很仁慈了,還給了宋欣選擇的餘地。

否則就跟那幾個老奴一樣。

宋欣:!!!

她嚇得緊緊拽住奶奶的胳膊,帶著哭腔道:“奶奶,你救救我!”

文老太簡直要被他的狂妄,氣昏過去。

她一個茶盞砸了過來,“你這個孽畜!你眼裡還有冇有長輩!”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