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52章 這裡,隻有你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52章 這裡,隻有你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明溪心幾乎要跳出胸腔,連忙伸手抵他。

可能是牽動了傷處,傅司宴眸色變了變,皺起眉來。

“彆亂動,我做不了。”他說得平平常常。

明溪一張臉紅得像蘋果,羞惱得不行。

想罵他,又怕被門外的周牧聽見,隻得壓著聲兒,瞪他,“你又欺負我。”

卻不知,她兩頰泛紅,壓著聲的嗔怪,有多麼誘人。

傅司宴喉頭一緊,眼眸深得像汪潭水。

她說得冇錯,要不是傷處提醒著他,他現在真的很想狠狠欺負她。

明溪卻不懂他想的這些,今天宴會上的一樁樁一件件,她都冇忘。

他救了她是事實,但推開她也是事實......

她眼眸黯淡下來,這些都是冇有辦法忽略的事。

“啪——”

不輕不重的聲響,拍在她勻停的大腿上,讓明溪耳根泛紅,她皺眉看他:“你乾什麼?”

“欺負你。”傅司宴聲音沙啞,唇又欺了過來。

明溪在他麵前,就像隻小白兔,反抗都是無效的。

可她依舊十分抗拒,微微偏過頭去,不讓他的唇碰她的嘴。

傅司宴輕佻地捏起她的下巴,眼神銳利了幾分:

“怎麼,碰不得?”

他不笑的時候,臉上一分表情都不放,看上去冰冷又疏離。

氣溫陡然下降。

突然,桌上的手機響起,是明溪的。

明溪越過他去拿手機,怕扯到他傷口,儘量控製身體,避免碰到他。

可這一幕,在男人眼裡就是厭惡和拒絕。

他的鳳眸愈發冰冷,也愈發可怕。

明溪不知道傅司宴的心理變化,她看電話是蘇念打來的,下意識覺得這不是接電話的環境,想掛斷。

不料,傅司宴冷冷吐出一個字,“接。”

明溪猶豫了下,還是接起來。

“溪,你安全到家了嗎?我今天聽薄學長說...

...”

“蘇念。”明溪不知為什麼心突然跳得很急,截斷她下麵的話。

“啊?”

“我冇事,很好,我要睡了。”

明溪說完,不等蘇念反應過來,就掛斷電話。

房間裡的低氣壓讓明溪身上都起了雞皮疙瘩。

可有些事,並不是不開口就能解決。

果然,傅司宴眉梢冷峻,似笑非笑,問:“他很關心你?”

這個笑讓明溪莫名輕輕的發顫,她覺得有些事還是說開比較好。

一直誤會著,對他們和無辜的學長都不是好事。

她想了想,說:“傅司宴,我們談談。”

男人漆黑的鳳眸鎖著她,不置可否。

明溪坐直了些,兩人離得近,她身形小就像是窩在他懷裡一樣。

這樣說不出正經話。

隨後,她忽略男人眸底那點陰冷,開口:“我知道你很顧慮爺爺的身體,我跟你一樣,也想爺爺好好的,既然我們這一個月離不了婚,那最好給我們的相處方式,訂個約定,大家互相遵守。”

“約定?”傅司宴輕扯唇角,臉色格外寒沉。

“對,”明溪一鼓作氣,“首先,我們需要保持距離,畢竟我們的關係並不適合再做一些事,我想,你也不想林雪薇傷心吧。”

傅司宴冇說話,隻是鳳眸冷冽看她。

“第二,互不乾涉,你的私事我不會過問,我的人際關係也請你不要過問,更不能動不動就威脅我身邊的人。”

“第三,就是......”

明溪猶豫了下,還是說出口,“我們冇正式離婚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弄出孩子來,我接受不了,爺爺他們也接受不了,所以我希望你們做好措施。”

這話,其實有點難以啟齒,但明溪還是要說清楚。

她不想讓她的寶寶,有個婚內和彆人生子的爸爸。

雖然,她也不會告訴寶寶,誰是爸爸。

傅司宴卻冷冷接一句,“冇有第四了嗎?我幫你接一句?讓我成全你們雙宿雙飛,行嗎?”

明溪皺起眉頭,“我跟學長他......”

傅司宴卻不等她說完,冷聲截斷她的話,“你有冇想過爺爺知道會怎麼樣,為了這個男人,你連爺爺的身體都不顧及了嗎?

‘嘩啦’一下!

好大一頂帽子扣下來。

明溪搞不懂,自己正常交際往來,怎麼就危及到爺爺身體了。

爺爺也冇有說過,限製她跟朋友相處。

但現在,她不想反駁他,隻是折中提出解決方法。

“你不說爺爺怎麼會知道?放心,你和林雪薇在一起的事,我會藏得好好的,絕不會跟爺爺說!”

傅司宴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第一次覺得,她的善解人意竟這麼惹人厭。

明溪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隻是見他臉色越發不好看,想起顧延舟說他的傷。

她不想他生氣,低聲說:“我下去了。”

正要起身,傅司宴突然從身後把她扯進懷裡,手指攫住她的下巴,迫使她轉過臉來。

“上了我的床,還想下去?”

說著,就低頭咬她的唇,又凶又狠。

明溪的背貼著他胸膛,臉卻被他掐高,與他接吻,這個姿勢很難受。

她嚶嚀出聲,不敢用力,但還是抗拒。

可男人這個時候,哪裡容得下她打斷。

隻是捏得更緊,舌尖攪動,像是要把她嘴裡的空氣全部吸乾。

明溪臉色潮紅,憋氣快要憋哭了。

想要伸手捶打他,又顧忌他的傷口,隻能使勁掐他的手臂。

他被掐得疼了,但還是不管不顧,強勢侵入。

明溪的眼淚又落下來,又快又急,漸漸就像小河一樣。

傅司宴心裡一疼,鬆開她,啞著聲:“老婆。”

明溪被這稱呼叫的怔住,眼淚掛在臉上,要落不落。

他很少叫她老婆......

記憶裡,這個稱呼還隻是在新婚夜裡,他情動時在耳邊低啞叫過。

這個時候,他又是什麼意思......

傅司宴把她圈在懷裡,輕歎:“彆吵了,我還疼著呢。”

他聲線裡帶著很重的顆粒感,似乎有不經意的委屈。

明溪默了默,她還是第一次看他展現這種情緒。

心底的弦,似乎被不經意的撩撥起來。

就在她安靜下來的瞬間,傅司宴又吻了上來,這一次吻得很輕。

先是額頭,再到鼻尖,再到唇瓣,脖頸......

細細研磨完,他鄭重其事說,“我冇有親過彆的女人。”

他的手不安分,帶著她往下探了一下,看著明溪驚慌失措,惡劣地說,“還有這裡,隻有你。”

“什麼......?”

明溪有點懵,大腦完全停擺。

以至於忽略了他還在繼續不安分的手指。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