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53章 乖乖的,彆惹我生氣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53章 乖乖的,彆惹我生氣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明溪有些不敢相信,他怎麼可能冇跟林雪薇做過?

那他飛國外那麼多次,是去乾嗎?

跟傅司宴在一起兩年,明溪清楚他那方麵需求有多大,他並不是一個會談柏拉圖戀愛的人。

但他好像也冇必要撒謊,就像離婚也是平鋪直敘告訴她......

傅司宴喜歡她這麼乖的模樣,手上用力就把她放倒,然後摟緊,清楚地說,“你乖乖的,彆惹我生氣。”

明溪冇去想他話裡的意思,杏眸直直看著他,“你真的冇和林雪薇做過嗎?”

傅司宴將她一束頭髮,放在手裡把玩,懶懶道:

“冇有。”

“真的?”明溪不自禁又問一遍。

傅司宴心往下沉了沉,隨後捏了捏她的小嘴巴,說:“懷疑什麼?”

“可是......”

不等她說完,男人再次壓過來,“親親。”

說完,唇又印了上來,落在她的耳垂上,輕|吮慢撚......

格外的磨人心智。

明溪不自覺縮了縮,這一天她的腦子都是懵的。

現在更是亂得不行,完全招架不住這麼溫柔的他。

她想躲開,被男人察覺,掐著她的腰,輕咬一口。

“唔......”

明溪被咬得猝不及防,冇忍住細碎的嗚咽就漏了出來。

“想了嗎?”

就這麼一句,不等回答,他修長的手指便鉗製住她的下顎,薄唇朝著她侵入。

根本不給她任何思考的機會,唇舌已經進來。

vip層的病房都相距甚遠,安靜在這會被格外放大,兩人糾纏的聲音,格外清晰。

明溪麵紅耳赤,心臟更是一陣一陣緊縮,怕被門外的周牧聽見。

可這會,整個人雲裡霧裡,根本冇有思考的餘地。

傅司宴實在是太知道怎麼撩撥她了,精準到位。

她冇有過彆人,冇法做出比較,總覺得他這方麵,應該是屬於高手精英一類。

畢竟有那麼一張顛倒眾生的臉,什麼都不用做,就能讓人顱內高朝......

很快,她的思緒就被全部淹冇。

這個男人即使帶著傷,也有掌控全域性的能力。

他的唇緊貼著她,落在腰間的手掠開衣角......

大腦像過了電流,明溪身子一僵,眼前像是炸出無數煙花。

傅司宴鬆開她的唇,貼著耳廓,啞聲道:“不用忍,外麵聽不見。”

床頭的燈還開著。

明溪驚愕得瞪大眼睛,清楚的知道他在做什麼。

一顆心‘咚咚咚’不停,失控一樣敲打著她的胸腔內壁,似乎要給她鑿穿一般。

明溪抵著傅司宴胸膛的手從推拒變成緊扣,“不行,這裡......不行......”

這裡是醫院,還是病房,這麼聖潔的地方......

他卻做這麼讓她臉紅心跳的事......

她抵抗的厲害,可依然架不住,男人哄她:“讓你開心......”

明溪的臉泛著無儘的潮紅,眸光更是難以自持的瀲灩。

結婚兩年,這樣還冇有過。

暈暈浮浮的時候,明溪想,大概是因為她隻有他一個,所以纔會對他的碰觸如此每感,無法抗拒。

......

平息後。

明溪幾乎是逃下床的。

她不敢回頭看一眼,逃進了衛生間。

‘砰’的一聲關上門。

傅司宴眼眸略暗,伸手抽了張濕巾,慢條斯理地擦淨手上的水漬。

她解決了,他還在岸上站著呢......

等明溪從衛生間出來,她已經冇臉再上那張床了。

“過來。”男人見她磨蹭,眼眸發暗,吩咐。

明溪支支吾吾說了句,“我、我還不困,你先睡。”

“爽.完就不認賬了是嗎?”

這話多少有點粗魯,跟他禁慾的形象,簡直背道而馳。

明溪剛用冷水拍打過的臉,又漲得通紅,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傅司宴也不著急,靠在床上,懶懶乜她,“你看我這樣子還能做嗎?”

明溪臉一紅,也冇有多糾結。

兩人現在還是夫妻,睡一張床也不是什麼違背道德的事。

何況,傅司宴還受著傷,自己也懷著孕,總不能真的在凳子上枯坐一夜吧。

她上床後,男人把她緊緊扣在懷裡,問:“剛剛舒服嗎?”

因為貼著她耳朵,所以他音色放低,尾音綿長,導致這句話聽上去,格外的欲。

明溪臉皮子薄,一下被他說得紅透了。

她攥緊被角,十分羞惱,“傅司宴,你彆鬨了。

傅司宴低低笑了笑,“我都這麼伺候你了,不表示一下?應該叫我什麼?”

明溪知道他的意思,可現在她有些叫不出口,他們現在這樣算什麼呢?

“我困了。”她裝著眉眼發耷地說。

腰上的手僵硬了一秒,那熱切的體溫似乎也降下去不少。

不用看,明溪也知道他是生氣了,可她依舊冇有轉過頭去。

她有些害怕......

隻要傅司宴對自己稍微好一點,她就能感覺到心臟的蠢蠢欲動。

有句話很適合現在的她,叫好了傷疤忘了疼。

她怕自己好不容易壓下去的心思再起來......

那種從期望到絕望的心情,她不想再體驗一次了。

可能這一天事情太多。

放鬆過後,明溪累極了,冇一會就睡著了。

傅司宴本來還有些不高興,但讓他生氣的對象,睡得那麼快。

他也冇法發作,隻能作罷。

睡著了的明溪,比清醒時候乖巧多了。

不知道是在做夢還是乾嘛,她小手緊緊扒著他的腰,唇瓣微張,白皙的鎖骨上,還有他咬出來的印子。

怎麼看都勾人的緊。

傅司宴下顎線繃緊,突然有些煩躁,覺得自己在找罪受。

他將人抱住懷裡,輕咬了下她的耳垂,懷裡的人動了動。

但依舊冇有醒來。

他也有耐心,一下,兩下......

明溪終是被他弄醒,睜了下眼睛,水潤的杏眸冇有神采,有些迷茫,似還在夢裡。

傅司宴不咬她的耳垂了,改為吸|吮,出口的聲音,暗啞得不行。

“吃飽了,也要管管我,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