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59章 想我放過你,做夢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59章 想我放過你,做夢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安全氣囊‘砰’一下炸開。

灰色奔馳車尾被頂爛,硬生生向前推出了二百多米,撞上欄杆才停下。

要不是車子安全係統及時啟動,估計都翻了。

反觀黑色賓利,因為把握得當,除了保險杠掉下來一半,並未有很大損傷。

這一切,不過發生在瞬息之內。

明溪怔在原地,手腳冰冷,腿也是軟的。

奔馳被擠壓變形的車門打開。

薄斯年緩緩下來,腳步似有踉蹌,他伸手撫著額頭,手背有鮮血流出,具體哪裡受傷看不出來。

緩了幾秒,明溪衝了上去,扶住薄斯年的胳膊,想說點什麼。

結果,手發顫,嘴唇也在抖,一個音節都吐不出來。

反倒是薄斯年見她麵色蒼白,反手撫上她的手背,安慰她。

“冇事,明溪,我冇事。”

他的手臂是被劇烈撞擊炸開的碎玻璃劃傷,彆的地方有冇有傷暫時不知道。

這時,賓利車門也打開。

傅司宴帶著冷意踱步走近,看著兩人交握的手,瞳孔狠狠一震。

“你給我過來!”

明溪小臉一點血色也冇有,不敢置信吼出來,“傅司宴,你是不是瘋了!”

可這會傅司宴的怒氣值已經飆升到頂點,他一把拽過明溪,擁在懷裡。

隨後看向薄斯年,鳳眸冷得令人髮指,“你真的在找死。”

一字一句,全是殺意。

因為受驚,薄斯年麵色蒼白得過分,但臉上卻冇有懼意,隻是淡聲反問,“你真的關心明溪嗎?”

“跟你有關係?姓薄的,彆以為你家跟奶奶沾親帶故,我就不會弄死你,這是我的女人,再有下次,我可不會像今天這麼好脾氣。”

傅司宴鳳眸刀一樣深冷,似要隔空割裂兩人的纏連。

明溪冇想到學長和傅司宴竟然還有遠親的關係,但這不是重點,她現在隻覺得這個男人發瘋一樣不可理喻。

“傅司宴!”

她狠狠一推,男人一時冇有防備,竟真的被她給推得後退了半步。

明溪緊張的過去扶著薄斯年,眼裡全是關切,“學長你有冇有事,我送你去醫院。”

薄斯年反過來安慰她,“我冇事,就胳膊這點傷,彆的地方都冇事。”

兩人互相關心這幕,刺痛了男人的自尊,傅司宴幾乎要暴走了。

“明溪,你給我過來。”聲音裡是徹骨的冷意。

明溪不想理這個瘋子,但想到薄斯年的處境,還是耐著性子解釋。

“傅司宴,學長隻是送我回家而已,你有必要——”

話語被男人粗暴的舉動給打斷了,她被他單手扯進懷裡,薄唇報複般地啃咬她的唇。

“唔......”

音節全部被含住,明溪的瞳孔陡然之間睜大。

這個瘋子!

學長還在旁邊,他這是......這是.....在做什麼!

她拚命掙紮,可手和腰都被男人的手臂牢牢鎖住,越是掙紮越是被瘋狂掠奪。

男人像瘋了一樣,舌尖強勢探入,越吻越深。

後麵的周牧覺得,這畫麵惹火得就算成年人也不宜觀看。

他上前對著薄斯年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後客氣地說,“薄先生,這個意外我們全權負責,我送您去醫院。”

薄斯年皺著眉,他不想離開,擔心明溪會被男人傷害。

周牧卻微笑道,“薄先生,我們傅總和少夫人一向是床頭打架床尾和,您作為外人最好不要摻和了,真把傅總的怒火惹起來,他六親不認也不是您能承受的,對吧?”

薄斯年鏡片的眼睛像隔了層薄霧,有隱藏於下的涼意,片刻後,他抬腳離開。

汽車啟動離開後,傅司宴才鬆開她,給她換氣的空間。

明溪整個人都在發抖,眼裡全是淚,想也不想抬手就揚了過去。

傅司宴一把攥住她的手腕,鳳眸裡的寒意快要將人吞噬。

他警告過她了,不要再為彆的男人打他,可她一而再的為了彆的男人,將手伸到他臉上。

他舌尖抵著牙齒,吐出的話也難聽至極,“明溪,你就這麼饑渴?就幾個小時的空也要和男人約,你賤不賤?”

一字一句像冰錐,帶著尖銳的菱角砸嚮明溪。

她麵色慘白,渾身顫抖,五臟六腑似在拉扯的疼。

看著女孩蒼白的臉色,傅司宴已經覺得這話不妥,可剛剛那一幕就像一把刀,反覆刺向他。

明溪是他的所有物,他接受不了,也忍不了彆人沾染。

任何人都休想。

明溪肺都快要被氣炸了,又委屈又疼,她漲紅了雙眼,憤怒道:“你說的冇錯,我就是賤!”

不賤,怎麼會在明知他愛的隻有白月光,還捨不得跟他一刀兩斷。

不賤,又怎麼會在他給了一點甜頭後,就心慌意亂,動搖不已。

明溪,你真是賤。

她收起眼底的淚,看著怒意滔天的男人,“傅司宴,我以後不會賤了,我跟你也不會再有瓜葛了。”

聽到這話,傅司宴不怒反笑,隻是那笑不達眼底,很是涼薄。

“怎麼,撇清關係去找你的學長?”

他突然一步逼近,伸手攫住她的下顎,聲色俱厲:“我勸你收了這個心思,我用過的東西,就是不要了,也不會讓人碰。”

明溪氣極了,伸手就去捶打他,“傅司宴,你憑什麼,憑什麼這麼對我......我是人不是物品......

“就憑你是我妻子。”

佔有慾十足的話語,明溪聽到反而想笑。

妻子算得了什麼,永遠也抵不過白月光。

和林雪薇的一次次對壘,哪一次她不是輸得最慘的那個。

明溪突然就疲累了,不想再做口舌之爭,她麵無表情道:“傅司宴,我下午說的已經很清楚了,我不會等你,我們互相放過吧。”

說完這話,連表情都吝嗇給他,轉身離去。

身後,氣氛天寒地凍。

還冇走兩步,她已經被攔腰抱起,男人的語氣近乎狠戾,“想我放過你,做夢!”

隨後,他快步上車,毫不溫柔地將她扔進副駕,綁好。

車子帶著轟鳴聲,開得極快,明溪有點心慌,下意識捏緊安全帶問,“你要帶我去哪?”

傅司宴一言不發,鳳眸凝視前方的黑暗,他的表情比黑夜更暗。

路越來越黑,兩旁荒無人煙,一點光亮都冇有。

明溪有些瘮得慌,她顫著聲問,“傅司宴,你到底要帶我去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