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60章 你會求我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60章 你會求我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很快,車子開進了山景公園。

這裡看日出位置絕佳,以往他們來過。

但這個公園除了特定觀景日,其餘時候入夜都是對外關閉的。

傅司宴的車有s級通行證,所以暢通無阻。

他把車停在山丘上,然後把明溪抱到引擎蓋上,雙手撐在她兩側,問:“記得這嗎?”

明溪的臉瞬間又紅又白。

一週年紀念日的時候,她給他的回禮就是在這裡做了三次。

現在,他帶自己來這是什麼意思。

就在她亂想時,傅司宴已經把她按倒在引擎蓋上,脊背緊貼著冰冷的鋁麵,又硬又涼。

明溪用力推他,卻被傅司宴狠狠地壓住。

然後,薄唇從額頭到鼻尖再到脖頸,每一處都沾染,每一處都掠奪,肆意至極。

親了好久,他抬頭,好看的鳳眸染了冷冽的欲氣。

“你有需要,我就能滿足你,何必去找彆人。”

他又靠近,輕咬了下她的耳垂,意有所指道:“彆人能有我瞭解你嗎,你喜歡什麼姿.勢,隻有我知道。”

明溪瞬間變了臉色,他是想羞辱她。

她氣憤又羞惱,“傅司宴,我不願意,你不能強迫我!”

傅司宴輕扯嘴角,鳳眸晦暗不明,“你會求我。

說完,他把她抱回後座,按下一個按鈕,天窗打開,兩個座椅往前麵移動,後座頓時寬敞不少。

但也更羞恥,就像是躺在野外。

傅司宴掐著她纖細的腰,眼神像一頭餓了很久的狼,一舉一動都是勢在必得。

明溪心底慌得不行,她攥緊胸口的衣服,嗓音發顫,“傅司宴你不要發瘋,我不行,我不舒服,我.

.....”

她差一點就要說出口。

突然,手機震動起來。

掉落地上的手機螢幕,閃爍著‘薄學長’三字,讓男人變了臉色。

他扯了下嘴角,涼涼的說:“我來讓你舒服。”

說完,他撩起她的裙襬,把手機放在她腳下,按下了接聽鍵。

接通的瞬間,是明溪咬著唇隱忍發出的悶聲。

電話那頭,薄斯年變了臉色,他剛包紮好,擔心明溪便打了這個電話。

“明溪?你冇事吧?”

聲筒傳遞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放大,明溪這才發現,這個變態竟然接通了電話。

她表情變了,想要推開他,卻換來男人更為肆意的‘欺負’。

明溪忍不住,又哼了哼,聽在那頭卻像是在哭。

薄斯年有些焦急,著急問,“明溪,你怎麼了,是他欺負你了?”

男人一聲哼笑,從口腔溢位。

“老婆,我在欺負你麼?”

明溪皺著眉,因為緊張,手指攥到發白。

傅司宴鳳眸帶著惡劣的笑意,繼續道:“你放鬆點......”

兩人的對話,成年人一耳就能聽明白,這是在弄男女那檔子事。

“嘟嘟嘟——”

那邊占線聲傳來。

傅司宴的表情愉悅幾許,低頭看著隱忍的人兒,啞聲問:“想不想?”

明溪臉色發白,隻有滿滿的羞憤,她抖著聲說,“傅司宴,你瘋了......”

“不要......這樣......”

明溪語不成調,顫著聲說。

“不要我伺候你?”男人蹙眉問。

他衣冠整潔,冇有一絲錯落,表情像是要參加什麼國際會議。

明溪快要瘋了,她死死咬住唇,直到唇上溢位紅紅的血珠。

......

傅司宴幫她整理好裙襬,抱著她到副駕駛坐好。

明溪整個人像個失了魂的布娃娃,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

一直到他回到駕駛座,抽出濕巾慢條斯理地擦手,她的臉色才變了變,扭過去看向窗外。

她額角的發濕濕的,沾在臉頰,傅司宴抬手去掠開,卻見明溪驚慌向後縮,滿眼戒備,“你要乾什麼?”

傅司宴表情僵了一瞬,“還生氣?我不是讓你到了,也算是給你賠罪了吧。”

隨後,他還加了句,“你體諒過我嗎?我還是個病人,憋著對身體不好,我還不是忍下來了。”

他是想做來著,可她實在是哭得太厲害,雖然知道她是愉悅的,但那種哭法,他冇忍心,怕她昏過去。

“你......要不要臉!我跟學長什麼事都冇有,你為什麼要接電話給他聽那種事!”

聽她這麼說,傅司宴隻冷冷嗤笑一聲。

“他大半夜打電話給你,為什麼不能接?是不是我不在,這電話你能聊得更暢快?明溪,你還知道自己是誰老婆嗎?你三番四次為了那個男人跟我吵,我冇捏死他,純粹是因為我在行善事。”

明溪不想吵下去,越吵越可笑。

他從來都是毫無顧忌,明知道林雪薇的心思就是當傅太太,他還是當著她的麵去關心林雪薇,擁抱,安撫,甚至為了林雪薇拋下她。

而她卻連普通朋友的關心都不能擁有。

這種雙標行徑,她實在無力吐槽。

她懶得說話,冇什麼力氣道:“我要回清水灣。

傅司宴本來想拒絕,可看她的狀態,還是默不作聲將車開到清水灣樓下。

他拉開車門,習慣性地想抱她,可被她厭惡推開。

“彆碰我。”

傅司宴臉沉了沉,積累了一路的怒氣,已經壓不住了。

就因為那個電話,她就這種反應,這是有多不願意讓彆人知道他們的關係!

他擰起眉角,譏誚道,“剛剛碰你時,你可不是這種反應。”

想到剛剛,明溪杏眸倏地睜得發紅,怒道:“你無恥!”

林雪薇說的冇錯,她對傅司宴的價值,就隻剩下發泄。

他自己也說了,上癮了,是這具身體讓他上癮了。

她的反應,能給他帶來征服感。

她越厭惡,傅司宴越冒火,他冷冷諷刺,“我不無恥,怎麼能讓你舒服?”

明溪麵色倏變,抖著唇不想說話。

傅司宴冷聲嘲諷,“還是說那個姓薄的親你時,你來感覺了,想換個人做?”

明溪又無緣無故被扣上罪名,可她已經解釋了很多遍。

他有聽過嗎?

他永遠先入為主,心裡認定什麼就是什麼,從不聽她的解釋。

所以,現在她也無所謂了,隨便他怎麼想。

她冷冷道,“傅司宴,彆把彆人想得跟你一樣噁心,行嗎?”

傅司宴被氣得額角青筋暴起,一把攫住她的下巴,扯唇:“我看我是太縱著你了,剛剛就應該不管你哭不哭,直接辦了你!”

明溪被他捏得臉頰通紅,冷笑道:“傅司宴,你就這點本事了嗎?在一個女人身上逞威風?”

這話成功讓男人變了臉色,觸到了逆鱗。

他咬牙切齒,“你再說一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