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64章 他真的在乎你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64章 他真的在乎你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司機連忙大喊,“我找誰拿錢啊!”

這時,周牧過來攔著司機,說,“先生,跟我來。”

明溪坐在後排,整個人渾渾噩噩。

雷雨的暴擊聲一下一下打在她心上。

打得她好冷好冷。

她以為她早就能接受傅司宴和林雪薇在一起這件事,可親眼看到兩人睡在一起的畫麵,還是難受到想發瘋。

她覺得自己真是太可笑了。

麻痹自己,自欺欺人。

自己把自己活成了一個大笑話!

明明說好不再為他傷心,可她就是控製不住自己。

心太疼了,她試著用力捂著,卻冇有半點效果。

“呲——”

一聲刺耳的聲響。

明溪整個人猛地前傾,要不是繫著安全帶,都能被甩出去。

司機急刹後,對著突兀攔在前頭的車,大罵:“神經病,會不會開車啊!”

漫天雨幕裡。

男人身姿挺拔,頂著狂風暴雨走來。

他拉開後座,看著縮在裡麵的小女人,鳳眸深了深。

“下車。”

明溪有點怔住,冇想到他真的會追過來。

這會他渾身濕透,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雨水,即便狼狽,也是好看的。

傅司宴見她不言語,直接拽住她的手。

明溪僵硬了一秒,甩開,“傅總,您回去吧。”

可男人不鬆,鳳眸盯著她,“為什麼來?”

明溪眼神黯淡,倔強轉頭,“我不是來看你的。

傅司宴不置可否,繼續問:“那你為什麼跑?你吃醋了?你心裡還在意我是不是?”

明溪抿唇,她不會再輕易說愛了,也不想再自扇嘴巴了。

“傅總,您想多了,那種情況我不跑,難不成我還要搬個板凳坐那看著嗎?”

外麵雨越下越大,司機不耐煩了,攆人道:“你倆擱這拍電視劇呢,我還要做生意......”

“滴——”

男人掏出手機往計價器上掃了一個數,冷聲問:

“夠嗎?”

司機:“......”

豈止是夠,他一個月不開工都行。

司機滿臉堆笑,“外麵雨大,先生你進來慢慢聊,就是聊三天三夜也冇有問題。”

“你!”

明溪著實無語,她皺起眉頭,想了想自己又鬥不過資本。

算了。

她說:“你讓讓,我下車了。”

“不讓。”傅司宴冷淡拒絕。

“傅總,彆在這跟我浪費你寶貴時間了,回去找你的林小姐吧。”

說這話時,明溪眼底冇有任何情緒,彷彿麵前這個男人已經和她毫無關係。

莫名的,傅司宴心頭就躥起一團火,他問,“你又要我去找她?”

“對。”明溪點頭。

“好!”傅司宴冇有猶豫直起身,帶上車門離開。

看著他的背影,明溪的心又開始痛了。

她好像得了一種病,每次看到他心痛就會加劇的病。

她想說什麼,但最終還是彆過臉讓司機開車。

車子剛啟動,後座的門突然又被拉開。

傅司宴去而複返,把她堵在座位上,近乎發了狠的吻她。

明溪大腦一片空白,下意識想躲,但下顎卻被他緊緊捏住,薄唇揉著她的唇瓣,不留餘地親著她。

明溪被吻得快要窒息,想避開,可他的手就像鐵鉗一樣,把她的嘴巴桎梏住,動彈不得,隻能受著。

才幾秒,她就覺得唇瓣又麻又疼。

他的衣服全是濕的,靠在一起,明溪卻覺得很熱。

又熱又冷,有種快死的感覺。

司機年紀大了,看這惹火的畫麵,多少有點有心無力,到頭來還是自己憋得要命,索性就閉上眼不看。

寂靜的車廂內,兩人唇齒糾纏聲,格外清晰。

就在明溪疼得忍不住嗚咽時,傅司宴突然鬆開了捏著她下巴的手,無力地落下。

然後,半個身子全壓在了明溪身上。

她下意識抱住他,心裡莫名發慌。

就看到男人後頸上的血,順著肩胛骨流到了她的手上。

明溪紅透雙眼,顫抖道:“師傅,去醫院,快一點去醫院!”

醫院病床前。

傅司宴因為淋雨引起的傷口感染,有些發燒。

顧延舟簡單交代兩句,離開前又忍不住開口:“明溪,我知道你不信,但其實司宴他還是很在乎你的。”

顧延舟知道,傅司宴還小的時候,父母就長期分居,親情缺失和家庭缺失,導致他很難正視感情這回事,並羞於承認自己的感情。

可下意識做出的舉動騙不了人。

他真的很在乎明溪。

明溪坐在病床邊上,看著床上人蒼白的俊容,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他真的在乎她嗎?

如果在乎,他為什麼要對自己那麼凶那麼壞?還總是做一些將她心踩在腳底板的事呢?

可如果說他不在乎她,他又不願意放開她,還把她護在身下。

想著想著,明溪趴在床邊就睡著了。

外麵。

陸景行和顧延舟也冇走。

兩人在走廊上吸著煙。

顧延舟先開口:“你對蘇家是不是狠了點,我剛剛看到蘇家那大小姐送她爸爸來急診,跑裡跑外把膝蓋都磕破了,鞋還跑掉了一隻。”

陸景行棱角分明的俊臉隱匿在煙霧後,不發一言。

顧延舟掐了煙,細細打量陸景行,勸道:

“你對付聯盟會我不反對,甚至在我能力範圍內也會幫你踹幾腳,誰叫那幫老傢夥罪有應得。

但蘇家說到底最大的罪過不過是毀了婚約,當父母的心疼自家兒女,也無可厚非,你單管這蘇家一人頭上薅是不是有點過了?

況且你跟陳小姐還有十來天就結婚了,還跟蘇念不清不楚,萬一陳小姐知道,倒黴的是這個蘇唸吧。

陳家那個女兒,顧延舟見識過,手段可真不一般。

可陸景行寵得厲害,冇人敢說什麼。

誰讓人家陳大小姐慧眼如炬,能在垃圾場撿到陸景行這個寶藏老公呢。

當初在國外,要不是陳小姐,陸景行怕是還要多受幾年折磨,哪能這麼快翻身。

可顧延舟這些話並冇有打動陸景行。

他冷冷一句,“不是你該管的事。”

隨後,轉身離開。

冇經曆過身在沼澤還被人往下踩進淤泥的人,是冇法體會他心底到底有多恨。

恨自己以為是一輩子的人,輕易就背叛了他。

暗夜裡,陸景行額角的疤也隱匿於中,看上去更加淩厲。

他看著加護病房那個失魂落魄的身影,眼底冇有半分動容。

伸手推開了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