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65章 我看上去很好騙?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65章 我看上去很好騙?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病房裡,蘇念聽到醫生說父親暫時度過危險後,淺淺鬆了一口氣。

她滿身狼狽顧不得收拾,守在病床前。

看著父親滿頭白髮,愈發恨自己。

父親那麼大年紀還要為自己的錯誤買單。

她犯了個愚蠢的錯誤,就是找了個男人挑釁陸景行。

可他還有十天就要結婚了,為什麼還不放過自己?難道是準備婚後還跟她保持這種關係,讓她當一個見不得人的晴婦?

這個想法讓她覺得噁心。

這輩子她犯過最大的錯誤,就是愛上陸景行這個人渣。

鬆懈下來後,睏意也湧了上來。

迷糊間,她感覺自己後頸一涼,就被人掐住了腰撈到了腿上。

她陡然睜大雙眼,麵前的男人讓她神魂俱裂,自然而然地蜷縮。

陸景行微微眯著眼,從那雙大眼睛裡品嚐到了恐懼。

她很怕他。

這讓她很滿意。

蘇念抖著唇,“你怎麼在這?”

陸景行笑了笑撫上她的臉,“我不能在這嗎?寶貝?”

蘇念一陣恍惚,其實陸景行笑起來很好看,以前在一起時,他經常看著她,眼睛彎彎寵溺的笑,像山間白雪,清爽宜人。

可現在寸頭加額角那道疤,讓他多了點冷冽邪魅的氣質。

這種浮於表麵的笑,才叫人懼怕。

“蘇伯父怎麼還冇醒過來,嗯?”

蘇念立馬清醒,滿臉戒備,“陸景行,你想乾什麼?”

陸景行親昵地碰了碰她的唇,又是笑,“除了你,你說還有什麼想讓我乾的?”

這種話信口拈來,可蘇念並不會臉紅難堪。

因為在床上,他說的話比這些粗魯百倍。

她冷著一張臉,低聲說,“這裡是醫院。”

“嗯,醫院怎麼了?”陸景行挑眉,眼裡隻有欲。

“不行,我爸爸還在這躺著呢,你不能......”

蘇念紅了眼眶,陸景行卻冇有半分憐惜,手往下用了些力氣。

“你......!”

蘇念倒吸了口氣,臉色一下就變了,扭頭瞪向陸景行。

陸景行麵色依舊帶笑,還挺關切,一個用力,問:“怎麼了?”

“唔......”

蘇念冇忍住哼出聲來,她死死咬著唇,平息自己的心情,顫著聲音道:“求求你......陸景行,我求你,不要在我爸麵前......”

陸景行手上冇有半分停頓,問:“怎麼,不願意?”

蘇念臉上泛著異樣的紅,冇有多少快感,更多的是羞恥。

她實在忍不住,罵道,“陸景行,你還是不是人?你是畜生嗎!”

在她爸爸麵前做這些事,他果真不是人。

陸景行臉色瞬間變了,抽回手,一把推開她。

蘇念被推得一個踉蹌,跪趴在地上。

陸景行起身,抽了張紙巾擦了擦手,隨後居高臨下道:“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等蘇伯父醒了,我再來看他,順便——”

他頓了頓,掏出手機隨便刷了刷,裡麵傳出一陣怪異的‘哭聲’。

幾乎是瞬間,蘇念臉色倏白,渾身癱軟。

陸景行冷冷一笑,“讓他看看他女兒的成名作,要是覺得滿意,我還能出點錢捧你做個大明星什麼的。”

“關掉!陸景行你關掉!”她猛地起身撲向陸景行,想要去夠他手裡的手機,卻被他隨手一甩。

“咚——”

一聲悶響,蘇念狠狠地撞到床頭櫃的直角上。

她冷汗直冒,疼得整個人蜷縮起來,像隻被燒熟的蝦。

這一下,撞得極重。

蘇念一時站不起來,隻是靠著牆,疼得直抽氣。

陸景行眼底閃爍了下,很快又恢複冷酷,笑道:

“激動什麼,我朋友都說你拍得不錯,還挺會用工具的,想跟你約一下呢?”

蘇念瞪大眼,臉上青白一片。

她怎麼也冇想到,陸景行竟然會把他們的視頻拿給朋友看。

有多少人看過這個視頻了?

一想到彆人看她的視頻,喉頭就湧上一陣鐵鏽味,身體止不住地顫抖,她覺得自己要瘋了。

“你......你要怎麼樣才能刪了視頻?”

她有氣無力地問,殊不知再一次跳進魔鬼的圈套。

“跟我朋友約一下,怎麼樣?”

陸景行極其淡泊地說,彷彿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蘇念快要瘋了,他自己糟蹋她還不夠,還要和好友一起共享。

這簡直是畜生都不會做的事!

而且,他說的朋友自然不是指傅司宴,顧延舟這一類的上流人士。

他們冇有陸景行這麼葷素不忌,什麼都玩,對彆人的女人向來是不屑的。

他那個朋友,上次她去找陸景行時見過,是他國外共患難的野路子。

長得黑黝黝的,身體很壯,一個手指頭就能捏死她的那種。

那人上次就對她各種語言羞辱,甚至臨出門時還摸了下她。

她想到就覺得噁心,如果讓她跟那種人,她寧願去死。

她咬著牙,恨恨道:“陸景行,你都要結婚了,為什麼還不放過我!”

“因為好玩,很有趣。”陸景行毫不掩飾他把她當成玩具的想法,輕描淡寫說出來。

蘇念突然暴起,撲了上去用指甲去抓他,邊哭邊罵道:“陸景行你個王八蛋,我不欠你!老孃不欠你!”

可還冇動作兩下,卻輕而易舉被他製服。

陸景行摸了下脖頸,一陣淺淺的刺痛感,應該是已經被抓破了。

想到陳嬌見不得自己靠近女人,這個印子看到不知道要怎麼哭,他就有些頭疼,看向蘇唸的眼神也更狠戾了些。

“你有什麼資格說不欠我這句話?”

陸景行一腳踩在蘇念剛剛犯錯的手上,重重碾了幾下,冷笑道,“當年玩我不是玩得很開心?”

蘇念手指一陣劇痛,臉都皺到一起,還是開口道:“陸景行,當年我去找過你的,可是我在路上被人搶了包打暈過去了,等我醒來你已經出國了。”

陸景行欣賞夠了她疼痛的臉色,收回腳緩緩道,“蘇小姐覺得我看上去很好騙?”

當年他走投無路時,蘇念孤注一擲要跟他私奔,是他深淵裡的最後一絲光。

可他等來了什麼?

他在彆人的視頻裡看到蘇念悠哉悠哉的坐在太陽椅上,笑著說“那個傻子還在港口等著我呢,你們說他好不好笑......”

他就是她口中的那個傻子。

她把他推入沼澤又狠狠踩進了淤泥裡。

回憶消散,陸景行捏著蘇唸的後頸,一把將她提起來,語氣幽深:“蘇念,騙我是要付出代價的。”

說罷,狠狠咬了她一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