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66章 順從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66章 順從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陸景行咬在了她的唇上,挺狠的,瞬間就流血了。

蘇念眼淚狂飆,可這會也分不清哪裡更疼,腰、手、唇,冇有一處不是傷。

咬完她,陸景行故意用手指用力去揉那個傷口,讓血越流越多。

蘇念疼得嘶了聲,可又不敢躲開,因為陸景行有幾百種方法對付她,就是他那一屋子小玩具,隨便挑幾樣都讓她生不如死了。

“疼嗎?”他大拇指上還沾著血珠,問她。

蘇念使命點頭,順從會讓她好過一些,也讓蘇家好過一些。

陸景行現在是在溫水煮青蛙一樣,對蘇家壓一壓放一放,全憑心情。

討好他就能讓蘇家喘口氣,她爸爸就不會血壓飆升。

惹怒他,說不定他一把火就把蘇家這隻青蛙給煮熟透了。

蘇念也覺得自己剛剛有些過分蠢了,偏要去剛他。

她現在能做的就是忍耐,等陸景行和陳家大小姐結婚,以陸景行對陳嬌的重視,自然會控製自己不要胡來,到時候再想辦法脫身會容易些。

蘇念現在算盤打得很好,也是後來才知道她真的是大錯特錯。

完全算錯了方向,陸景行不是人,也根本冇有人性。

陸景行看著她血浸透的唇,瞬間就有了感覺。

他掰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頭來,再低頭親那抹櫻紅,也不急著探入,而是反覆揉擰她的傷口,感覺到她疼得身子都顫抖起來,他就有說不出的快感。

長長一個深吻後,蘇唸的血,把他的唇都跟著染紅了。

看上去格外妖冶。

蘇念按住他不安分的手,討好地親親他的唇,說:“我們換個地方好不好?”

她知道今晚逃不過,但無論如何也不能在爸爸的病房裡。

那比讓她死還叫她難過。

陸景行此刻想紓解,也比平時順毛,直接拉著她就去了外麵。

兩人驅車來到陸景行的公寓。

進門時,蘇念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

她不聽話時,曾被陸景行關在這裡兩天兩夜,跟噩夢一樣,被各種東西折磨。

陸景行在國外那麼久,學了不少手段,玩具也多,他自然是捨不得用在陳嬌身上。

蘇念就是現成練手的那一個。

蘇念今晚很聽話,一進門就主動去了浴室,洗了一半陸景行進來。

四目交彙,蘇念捂著胸口,整個人僵住,意識到他要乾什麼時,她無力地放下雙手,也就不再擋著了。

......

浴室裡折騰了兩次,蘇念因為站得太久,出來時腿一軟就跪到了地上。

可陸景行也隻是淡淡看一眼,眼神像是在看一條狗,並冇有要扶她起來的意思。

蘇念咬著唇,自己扶著牆壁慢慢站了起來。

陸景行的電話響了起來,裡麵哭哭啼啼,應該是陳嬌打來的。

隻聽陸景行柔聲哄她,“乖,不怕,噩夢有什麼好怕的,我讓小鐘去接你過來。”

蘇念聽在耳裡,心裡卻是高興的。

陳嬌這噩夢做得太是時候了,她來她就可以解脫了。

她撿起地上的衣服,想穿起來,卻聽到陸景行說:“我讓你穿了嗎?”

蘇念臉色變了變,低聲說:“我有點不舒服,而且陳嬌她不是要過來了嗎?”

兩次她已經虛脫到快昇天了,實在是不能承受更多了。

陸景行冷笑著走過來,直接捏著她的後頸把她按到牆上,是背對著他的姿勢。

“陳嬌也是你叫的?”

蘇念連忙說,“對不起,我冇有不尊敬陳小姐的意思。”

陸景行眉眼冷戾:“寶貝,你最好學聰明點,記住,我纔是製定規則的人,你隻能聽命,知道嗎?”

蘇念艱難的點頭,表示知道了。

可陸景行的靠近讓她冷汗直冒,他怎麼又開始.

.....

陳嬌馬上就要到了,他還這樣做,真是想整死自己。

心裡這麼想,整個人都緊繃起來。

陸景行拍了下她,不耐煩地說,“彆那麼緊。”

蘇念:“......”

不一會,門鈴響了起來,陸景行匆匆結束,還冇等蘇念反應過來,人已經被他塞到衣櫃裡。

衣櫃裡很黑,蘇念自從那一次被搶劫後,掉進山坳裡,便得了幽閉恐懼症。

這會,恐懼無限蔓延開來。

她隻能抱緊膝蓋,極力地蜷縮起來。

她的身體還冇有清洗,還有某種味道,讓她覺得很臟。

很快,門外響起女人嬌滴滴又臉紅心跳的聲音。

“唔......輕、一點......”

蘇念連腳趾頭都是僵硬的,諷刺地笑了笑。

陸景行不是什麼都要給陳嬌最好的嗎?那怎麼還用剛跟她用過的身體,去給陳嬌?

蘇念想捂住耳朵,可發現無濟於事,那聲音根本阻隔不住。

她也不敢弄出太大的動靜,如果陳嬌發現自己,那作弄自己的人就會從一個變成兩個。

她不會自找麻煩。

門外那嬌呼聲還在不斷,看得出來陸景行很會伺候人。

才一個小時的功夫,陳嬌起碼到了三次以上了。

蘇念一直在櫃子裡待到天矇矇亮,陸景行拉開衣櫃的時候,她還在半夢半醒的狀態。

剛想開口,卻見陸景行眼神示意她出去。

她抿著唇,從衣櫃裡爬出來,腿都是軟的。

下意識朝陸景行伸手,可他隻是用腳板接了下她,然後用眼神示意她快走。

蘇念一眼就看到躺在柔軟大床上的陳嬌,一雙**白如凝脂,還有著被人疼愛過後的媚態。

她濃密的睫毛顫了顫,說不上什麼滋味,最近一直都很難過,可她不願意表現出來,這會倒是有點撐不住的感覺。

但也僅僅是有點,她根本冇有時間悲天憫人。

她撿起地上的衣服,想穿,可陸景行不讓,直接把她推出門外。

門‘砰’一聲在她眼前關上。

下個月就入冬了,外麵很冷。

她身上就穿著個三點式。

好在,陸景行的公寓是一梯一戶,很高級,不用擔心被彆人看到。

她抹了下眼角,一件一件把脫掉的衣服再穿回去。

然後,轉身離開。

房間裡,陸景行站在門口盯著那貓眼看得一清二楚。

這女人向來冇什麼自尊,就算這樣也不覺得難堪,反而跟無人之境一樣大大咧咧穿好衣服。

看著她身上那青紫紅痕,陸景行眼眸暗了暗,突然又來感覺了。

突然,一雙柔若無骨的手搭在陸景行背上,嬌滴滴道:“景行,你站這乾嘛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