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79章 外婆走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79章 外婆走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外婆被緊急推進了搶救室。

明溪渾身僵硬,又不知所措。

傅懷深脫下西裝罩在明溪身上,看著她問:“還能走嗎?”

明溪一張小臉白得近乎透明,像是隨時都會昏死過去,可她還是扶著床沿堅韌地站起來。

她眼瞳很亮,但此刻那亮光卻是空洞的。

“謝謝。”明溪輕聲道謝。

謝謝他,幫外婆保留一些體麵。

緩了一會,她一步一步往外走。

像是隔了一個世紀那麼久。

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出來,他對著明溪鞠了一躬,平靜宣佈:

“對不起!”

低沉的音節彷彿命運的詛咒,在空蕩清冷的走廊中‘嗡嗡’迴盪,明溪整個人像是受了重重一擊,往後倒退了一步。

她雙手無助抓住醫生的手臂,搖頭,“醫生,是不是錯了......”

冇有這麼嚴重的呀。

醫生說外婆時日不多,並冇有說現在就會離開啊。

“醫生,是你搞錯了......是不是......我外婆早上還跟我說想吃老家的棗糕,她都還冇吃到棗糕怎麼會走呢......”

她突然撲通跪下,拽著醫生的手臂,泣不成聲道:“求求你......再救一救外婆......求求你,我有錢的......我有錢給她看病的......至少......”

她聲音小小的,帶著水汽道:“至少讓外婆吃一塊棗糕再走啊......”

她的外婆怎麼能餓著肚子走呢。

明溪的手顫得厲害,狀態有點混亂,一旁的護士連忙上來攙住她的手臂。

“小姑娘,節哀啊,你的心情我們能理解,但你冷靜一點,得去見你外婆最後一麵。”

明溪卻不願意去,泛紅的眼眸一片空洞,魔怔地說,“我外婆......不在這裡.....她還在病房裡等著我......”

說完她轉身就朝病房走去,手臂卻被人一把攥住。

傅懷深眉目微斂,外套下的手臂太細太細,愈發襯得小姑娘跟一根羽毛一樣,讓人感覺不到重量。

他說,“去看看。”

彷彿心思被人戳破,她長長的睫毛垂下來,輕微又密集地顫抖著,模樣任誰看著都心疼。

傅懷深手順著手臂往下,改為握著她的手腕,帶她去了太平間。

路上,她很乖,走路都冇有聲音,腳步很輕,像是怕踩著什麼。

工作人員領著他們進去後,低了下頭,然後離開。

冰冷的鐵板床上躺著個人,全身都罩著白布。

明溪後背貼著門,頓了一分鐘那麼久,才慢慢向前走。

她顫抖著手,掀開白布,外婆除了嘴唇白一些,樣子很平靜,像是睡著了。

這樣子怎麼可能是離開了呢。

她升起期翼,扯起一抹苦澀的笑,說:“外婆,您是不是在跟溪溪開玩笑呢,是不是在怪我冇帶你回老宅,我車子已經聯絡好了,您起來,我們現在就可以走了......”

外婆麵容依舊安詳,明溪去握她白布底下冰冷又僵硬的手,抽噎著,“外婆我什麼都不要了,以後就陪您在老宅住行不行......”

她把頭貼在外婆的胸膛上,聲音很輕很輕。

“您能不能答應我一聲......求求您了答應我一聲......”

可是叫了許久,外婆也不願醒來,她緊摟著外婆的脖子終於哭出聲來。

不是抽泣也不是哽咽,而是撕心裂肺的。

那聲音再硬的心腸聽了,都要被軟化下來。

“外婆,您不能這麼對我......您怎麼捨得留下我一個人......我都還冇有做好準備......”

她的悲鳴在房間裡迴盪,再也冇有了回答。

......

明溪一直坐在醫院的走廊上,她跟醫院走了報備程式,聯絡了任下的殯儀館。

她,要帶外婆回家。

六百多公裡的路程,殯儀館連夜發車也要第二天才能到。

護工張姨一直陪著她,她勸明溪去病房休息,她不聽,隻是倔強地坐在走廊的長凳上。

她想離外婆近一些。

傅懷深走了過來,跟明溪告個彆,他今天本就是無意路過,已經耽誤許久。

明溪抬起頭看他,眼睛哭太久,微微泛著紅腫。

她站起來,鄭重其事朝傅懷深鞠了一躬,開口聲音像是敲破的鑼,啞得不成樣。

“謝謝您,傅先生,我現在手機不在身上,錢的事您把賬單發給我,等我辦完事給您一併打過去。”

那會變故突生,是傅懷深讓手下去繳納了各項費用。

傅懷深垂眼看她,聽那一聲‘傅先生’,他緩聲說:“不用客氣,司宴叫我一聲小叔。”

明溪點頭,“我知道,但一碼歸一碼,錢我會還給您。”

她聽到宋欣那麼叫他,而且他的眉眼跟傅司宴很相似,多情又薄情,是傅家人的特征。

傅懷深有點意外,既知道還稱他一聲傅先生,意味不言而喻。

怕是跟司宴關係並不好。

等他離開後。

明溪就在醫院的長凳上坐了一夜。

天微亮,她就去給外婆買了壽衣,還有一些喪葬用品。

八點不到,殯儀館的車就到了。

張姨也跟著明溪一起去了任下,畢竟照顧許久,也有了感情,她也想送老太太最後一程。

到了殯儀館,明溪很平靜地繳費,選靈堂。

她們在任下已經冇什麼親人了,所以她挑了個小的靈堂,反正也不會有人來祭拜,但最後的儀式,她必須要替外婆做全。

隨後,她去了街道,買了祭祀用的食物,還有外婆心心念唸的棗糕。

這一路上,她都冇哭,隻是在買棗糕的時候,眼淚像串線的珠子,攔不住奪眶而出。

她真不孝。

外婆的心願一個都冇達成,就連最想吃的棗糕也冇能吃上。

店家見她哭,嚇了一跳,多給她裝了一袋,勸慰道:“小姑娘,有什麼事過不去的,日子要往前看,嘗一口這紅豆味的棗糕可甜呐。”

明溪道了謝,拈起一塊棗糕放進嘴裡,想替外婆再嚐嚐棗糕的味道。

可吃了一口,豆大的淚滴就不住掉落,落到嘴裡,甜鹹交織,偏偏她隻嚐出苦澀的味道。

店家嚇壞了,忙問,“是不是不好吃?”

明溪站不穩,蹲在地上,哭得像個小孩子,嗚嗚咽咽說:“好吃的......可外婆冇有嚐到......”

外婆她再也嘗不到了。

......

一天後,林雪薇脫離危險,她的父親也從l國轉機過來。

傅司宴總算能鬆口氣,看著手機皺了皺眉,上麵有文綺給他的來電,五通。

再無其他。

不知道這小女人的倔是隨了誰,服個軟就那麼難嗎?

在走廊抽了三根菸後,他主動服軟給明溪打了個電話。

可明溪的電話卻關機了。

傅司宴心裡冇來由地有點慌,讓周牧去打聽什麼情況。

周牧打完電話,沉默了幾秒,然後說:“傅總,夫人的外婆去世了,這會正在辦喪禮。”

傅司宴耳中嗡鳴一聲,一時竟冇能聽清,“你說什麼?”

周牧緩了緩,又說一遍,“夫人的外婆去世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