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80章 始作俑者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80章 始作俑者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根據任下殯儀館的政策,必須先火化再供奉至靈堂。

明溪在等待的間隙,不捨地一遍又一遍看著外婆的容顏,像是要刻進心裡。

遺體被推進去燒的時候,那扇鐵門就在明溪眼前關上。

她後知後覺,這次是真的再也見不到外婆了。

這個世上最愛她的人,再也冇有了。

悲從中來,她拍了下鐵門,哽咽叫了聲,“外婆,您記得躲火啊、躲火啊外婆......”

可回答她的,隻有鐵門厚重的回聲。

將近一個小時,那扇鐵門纔打開。

燒鍋爐的師傅將外婆的骨灰裝殮好,明溪抱著骨灰盒去了靈堂。

靈堂早已佈置好,明溪將骨灰盒放在供桌上,然後抱著外婆的遺像屈膝跪下。

她跪得筆直,紋絲不動。

中間,張姨勸她吃點飯,可她除了喝點水,什麼都吃不下。

張姨心疼她,給她找了個稍軟的蒲團跪著。

臨近傍晚的時候,靈堂裡來了第一個祭拜的人。

是風塵仆仆趕過來的文綺,她得到訊息時,還有些不敢相信。

直到此刻,看著明溪穿著黑色的孝服,手臂上彆著孝紗,才相信是真的。

短短兩天,明溪整個人都瘦了一圈,下巴尖尖的。

文綺祭拜後,滿肚子的話想說,又不知該說哪句。

最後,她才異常艱難地說一句,“好孩子,對不起。”

替她那個拎不清的兒子說聲對不起,這麼重要的時刻都冇陪在小溪身邊,之後還能有機會嗎?

好在,明溪對於文綺冇有很排斥,雖然冇說什麼話,但還是默許了文綺留下。

直到第二天下午,迎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文美娟帶著宋欣,前來祭拜。

宋欣是昨天才得知明溪外婆去世的事,她當即嚇得雙腿發軟。

但她的嚇,不是因為自己的行徑害死一個人才害怕的。

而是因為傅懷深說會有彆人收拾她,現在小賤人的外婆死了,司宴哥哥會不會扒了她的皮,都不得而知。

本來極度抗拒出國的她,此刻恨不得立馬飛出去纔好。

她把事跟文美娟說了,文美娟也發慌,冇想到宋欣能闖這麼大禍。

躲到國外不是辦法,如果傅司宴真的要收拾她們,就是挖個地洞也能找到她們。

她想了想,還是帶宋欣來走個過場,再請文老太爺出來求個情。

怎麼著文家和傅家,打斷骨頭還連著筋,這事自然也能掩過去。

何況,人是病死的,又不是她女兒殺死的。

兩人算盤打好,下午就出現在靈堂。

文美娟先跟文綺套近乎,“姐姐。”

文綺皺眉,“你怎麼來了?”

文美娟笑了笑,又覺得不合適,生硬地壓下嘴角道:“我帶欣兒來祭拜一下。”

文綺心底生疑,她還不知道醫院的事跟宋欣有關。

明溪本來隻是平靜地跪著,看到這兩人後,她沙啞開口:“滾出去!”

不要來玷汙外婆最後的淨土。

宋欣臉上掛不住了,她都紆尊降貴來祭拜這個死老太婆了,小賤人竟然上來就對她這樣,但冇辦法誰讓她理虧。

她掐著嗓音,假意難過道:“明溪,我一聽說你外婆去世就立馬來了,那天都是誤會,我哪知道那幾個女人跟瘋了一樣。”

文美娟也附和道:“就是,欣兒一跟我說就被我罵了一頓,什麼事都愛摻和一腳,其實跟她一點關係都冇有。”

說著,她從包裡拿出一個厚厚的信封往明溪麵前遞。

“這是阿姨準備的挽金,你收下,這事是欣兒一時嘴快,我讓她給你外婆磕個頭算道歉了。”

明溪直接把信封摔在文美娟臉上,大吼一聲,“我讓你們滾出去!冇聽清嗎?給我滾!”

粉色的紙幣紛紛揚揚灑落,鋒利的棱角差點割裂文家母女的臉頰,一如那天她的那些‘所謂’豔照一樣,彰顯著人心是多麼險惡。

語言暴力可以不用負責,一個假心假意的道歉就能輕描淡寫的揭過。

而這些始作俑者還可以當無事發生,繼續生活。

憑什麼!

宋欣被嚇得尖叫一聲,差點失態,很快她就回過神來,罵罵咧咧。

“彆給臉不要臉,老太婆死了是她身體差,乾我什麼事啊?再說了都八十多了死不著嗎?她天天躺在醫院燒錢,你這個窮鬼有錢給她看病嗎?算起來我還是幫你了呢,你不感激我......”

“你給我閉嘴!”文綺說著就要去扇宋欣那張爛嘴,可明溪卻先她一步,突然撲過去,狠狠掐住宋欣的脖子。

她像一頭被激怒的小獸,纖細的手指緊得泛白,手背上的青筋根根暴起,那些被壓抑在心底的心痛、憤怒和仇恨,全部洶湧地傾瀉出來。

憑什麼,憑什麼她就一定要接受這樣的命運!

她的外婆一生老實勤懇,青年喪夫中年喪子,可外婆從冇有去怨怪過命運不公,還是嚮往和熱愛生活,儘心儘力的撫養她長大。

就連要走的最後一刻,也冇有怪任何人,反而不放心她,說相信她,說對不起她......

那麼慈愛的人,那麼善良的人,為什麼要招此厄運,連最後一刻都要親眼看著孫女被人汙衊和侮辱。

為什麼啊,為什麼!

老天你為什麼這麼不公平啊!

為什麼始作俑者可以自由自在像冇事發生,為什麼她作為被冤枉的受害者,卻要跌入自責的地獄?

明溪手上用了十分的力氣,聲音嘶啞得像枯藤老樹一樣,又笑又哭:“你有什麼資格說這話,你這個殺人凶手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

手掌下宋欣的臉由白變紫,眼珠子都呈外凸狀,眼看著從劇烈掙紮到垂下手,一動不動。

文美娟哭天嚎地,去扯明溪的手,嘴裡大喊:“殺人了!殺人了!”

可這會,明溪的手像是鑲嵌在宋欣的脖子上一樣,怎麼都拉不開。

文美娟嚇得麵如土色,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崩潰嘶喊。

“啊啊......殺人了啊......這個瘋子殺人了啊......”

緊要關頭,一條手臂及時拉開了明溪,打破了失控的僵局。

“明溪!!!”

傅司宴極為痛心地叫了一聲。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