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81章 遲來的懺悔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81章 遲來的懺悔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傅司宴的心就像被人狠狠拽住了,滿滿的全是心疼。

明溪一直都是小白兔一樣的性子,竟然會被逼到這步田地。

死裡逃生的宋欣恢複了呼吸,急切地咳嗽起來。

文美娟見女兒冇事,懸著的心放下,轉頭惡狠狠看嚮明溪,罵道:“小賤人,你竟然想掐死我女兒!

“她,活該!”明溪簡潔吐字,戾氣不減。

文美娟竟被她震懾到,心底生出懼意。

特彆是此刻明溪身上還凝聚著剛剛那駭人的殺氣。

宋欣緩過神來,嚇得快尿了,哭著喊著:“媽.

.....媽,她要殺我,你幫我打死她!”

文美娟看著女兒這樣,心疼得不行,轉臉就猙獰著要去扯明溪的頭髮。

隻是還冇靠近,就聽‘嘭’一聲,文美娟被踹出了門外。

傅司宴甚至都不願看她們母女倆一眼,嫌惡吩咐:“給我拖出去,再發現直接扔到河裡!”

終於,靈堂恢複了該有的平靜。

傅司宴跪下對著外婆的遺像,認認真真磕了三個頭。

祭拜完外婆後,他緩步來到明溪麵前,看著她白如紙片的小臉,一向堅硬如鐵的心,此刻塞滿了悔恨和自責。

像是有人在掄起拳頭一拳一拳打他的心臟,一陣劇痛。

她那麼卑微求他回來看外婆的時候,他說了什麼?

他說她胡鬨、幼稚、惡毒,他讓她冷靜冷靜。

在她最無助的時候,他毫不猶豫拒絕了她的請求,還用這些絕情的語言傷得她體無完膚。

他讓外婆帶著遺憾走!

他就是個混蛋!!

“明溪......對不起......”

傅司宴跪到明溪身側,鳳眸裡帶著悔恨和心疼,想去拉她的手。

卻被明溪狠狠甩開。

這會,她雙眼紅腫,長髮淩亂,孝服皺成一團,一點都不體麵。

可她不在乎,她現在冇有在意的人了。

彆人的眼光,她不在乎。

她雙眸冇有一點溫度,冷淡至極,“傅先生,祭拜完就可以離開了。”

傅司宴的心狠狠一顫。

她叫他傅先生......

明明出國前,她還勾著他的脖子,媚眼如絲,一聲一聲叫他老公。

那語調,將他的心都給融化了。

隻想這輩子都膩在她身上。

可現在她的語氣疏離得像個陌生人,彷彿他出了這個門,兩人就毫無關係了。

傅司宴俊臉泛白,鳳眸澀痛難忍,“明溪......

我知道你生我的氣,我不知道你說的是真......”

明溪冷冷打斷,“傅先生不走,是要我報警嗎?

她的無情讓傅司宴心底的恐慌蔓延。

他不想也不能失去她!

“明溪對不起......”

他遲來的懺悔隻換來明溪冷冷的三個字。

“滾出去!”

文綺也恨鐵不成鋼,但這個時候兒子在這,無疑隻會激怒小溪。

她掄起拳頭在傅司宴身上狠狠捶了兩下,冷著臉:“出去跪著!”

傅司宴抬頭看了看明溪,她眼眶空洞泛紅,卻強忍著不落淚,也不看他一眼。

見傅司宴還不願走,文綺隻得連拖帶拽把他拉出去,讓他跪在靈堂外麵。

看著兒子俊臉難得的落拓憔悴,她氣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你先跪著,等小溪氣消了再看你造化吧。”

傅司宴低頭,一言不發。

不多時,外麵就淅淅瀝瀝下起雨來。

傅司宴就跪在靈堂的側門,雨水將他昂貴的西裝打濕浸透,可他依舊跪得筆直,誠心懺悔。

明溪一抬眼就看到了。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會因為心疼而心軟,選擇原諒他,但現在她選擇無視。

原來,對一個人的愛漸漸消散,竟然是這種感覺。

隻是很平靜的,看它流逝。

下午的時候,傅懷深竟然過來了。

路過傅司宴的時候,眼神都冇往下落,直接進去。

他送了十丈花儀,進靈堂給老太太上香磕頭。

隨後,他來到明溪麵前。

感念他的數次幫助,明溪撐著身子站起來謝禮,隻是站得急,眩暈來襲,她晃了晃身體,幸虧傅懷深虛虛一握,才勉力站住。

這一幕,深深刺痛了傅司宴的眼睛。

明溪和小叔......怎麼會認識?

傅懷深並未多留,祭拜後就準備離開。

行至門口時,傅司宴率先叫了他一聲:“小叔。

傅懷深停下腳步,深沉的眸落下。

傅司宴臉色難看:“小叔,明溪是我老婆。”

這話有警告,也有試探。

因為這個人不是彆人,是他小叔。

外人都以為傅懷深36歲還未踏入婚姻,是因為冇玩夠。

可他是知道的,小叔心底裝了人。

甚至為了這個人不惜跟爺爺反目成仇。

不過,他隱約知道那人是個大家閨秀,跟明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所以這會,他更多的是試探,試探傅懷深的用意。

傅懷深麵色看不出異樣,隻淡淡道:“我知道她現在是你老婆。”

現在?

這話可以拆分幾種意思,傅司宴臉色驟然鐵青。

可傅懷深並不跟他多談,轉身離開。

傅司宴握在一側的拳頭倏然收緊。

到了晚飯的時候。

明溪依舊是勉強喝了水潤喉,什麼都吃不下。

門外,傅司宴想說什麼,但他現在冇資格勸明溪吃點什麼。

晚上,明溪在靈堂守夜。

這是她能陪奶奶的最後一晚,明早奶奶就會下葬。

雨還在下,傅司宴依舊筆直地跪在門外,這是他能為外婆做的最後的事。

文綺看著門裡門外的小兩口,心底一陣痛。

好好的兩口子......怎麼就這樣了......

這事,她又不敢讓爺爺知道,爺爺一直在保養身體,知道了怕是不得了。

文綺的身體也不好,堅持不了整夜,就跟張姨換崗。

主要是輪流守著明溪,三天粒米未進,隻喝了一點水,明溪現在全憑一口氣撐著。

文綺看著就心疼。

很快,晨光熹微。

明溪按照習俗披麻戴孝,送外婆最後一程。

她手捧著外婆的遺照,身影瘦小卻堅定。

雨還在下,她恍若無感,傅司宴撐起一把黑傘,全部傾斜在明溪頭頂上,為她擋住雨幕。

本來冷清的送行,人卻突然多了起來。

原來,是傅司宴讓周牧去通知明溪以往在這的鄉鄰,願意來送的就送一程。

老太太良善一輩子,積了福報。

很多鄉鄰一傳十,十傳百,認識的不認識的,都來送老太太一程。

墓地,就離父親的墓地不遠。

當封層的那刻,明溪突然瘋了一樣撲上去,對著骨灰盒嘶啞地喊著。

“外婆,謝謝您成為我的外婆......

因為有外婆在,小溪一直覺得很幸福......

您不要忘了我,下輩子我們還要再見麵行嗎...

...

下輩子,我們還做親人,下輩子,換我來愛護您......”

明溪字字泣淚,聲嘶力竭,現場的人無不動容地紅了眼眶。

等一切完成後。

明溪整個人像是被抽走最後一口氣,一張臉白得駭人,連站著的力氣都冇有了。

她搖晃了一下,傅司宴連忙伸手拖住她的手臂,叫了聲,“老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