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84章 被‘出軌’了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84章 被‘出軌’了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文綺進門的時候,就感受到兩人劍拔弩張的氣氛。

她氣不打一處來,上來就要霍霍傅司宴。

“小溪現在懷著孕呢,你可彆再氣她了,正好也彆在這杵著了,去醫生那把彩超單拿過來。”

文綺心裡有自己的打算,男人總不如女人來得敏感細緻。

小溪是血檢查出的懷孕,後來她又陪著給她照了個彩超。

這頭一次的彩超單讓司宴去拿,自己親眼看看寶寶小小的照片,怎麼硬的心腸都軟化了。

自然就會心疼老婆了。

傅司宴見明溪麵色不好,也不想再僵持下去,就轉身離開,去了醫生那。

醫生給了他一份彩超單,唸叨道:“孕婦已經懷孕十五週了,但發育還是很緩慢,營養一定要跟上啊。”

傅司宴盯著醫生,臉色十分可怕,“你說懷孕多少周?”

醫生被他的眼神嚇出一股冷汗,特意又看了眼彩超單,結結巴巴道:“十、十五週啊......”

傅司宴手掌不受控地收緊,俊臉上寫滿難以置信。

怎麼會是十五週!

那時候,他記得很清楚,自己在處理國外分公司的事,整整一個月都冇回來過。

回到病房。

文綺正在看著明溪喝湯,見他進來放下碗,道:

“拿來了?”

“嗯。”傅司宴冷淡的應一聲,氣壓極低。

文綺冇在意,起身的時候用力過猛,一陣暈眩襲來,傅司宴連忙扶著她。

文綺身體本身就不好,這幾天跟著明溪在鄉下熬得身體發虧,傅司宴吩咐人來送文綺回去休息。

文綺不願,說:“我還得照顧小溪。”

傅司宴冷聲道,“我會照顧她。”

文綺有心撮合兩人,自然樂見其成,也就聽話回去了。

走之前,傅司宴關照她一句,“媽,明溪懷孕的事,你暫時不要告訴爺爺。”

文綺一愣,“為什麼,爸要是知道肯定什麼病都好了。”

傅司宴含糊其辭:“等穩定一點。”

文綺想也是,現在還是孕早期,還是等更穩定的時候再告訴爺爺。

她點點頭離開。

明溪在一旁聽著也覺得奇怪,她原以為傅司宴會把她懷孕的事告訴爺爺,畢竟爺爺知道這事的話,離婚就會變得很困難。

因為她實在不忍傷爺爺的心。

可冇想到他竟然讓文綺不要說。

她一時不知道傅司宴葫蘆裡賣什麼藥了。

正當猶疑時,隻見他走了過來,點漆的鳳眸裡一絲溫度都無。

明溪被他看得一愣,下意識攥緊手心。

隨後,他停在床邊一米的距離,棱角分明的五官,每一根線條都凜冽至極。

修長的手指一揚,一張彩超單就落在她麵前。

“十五週,解釋一下?”

明溪有點懵,拿起彩超單看了眼,上麵清楚的記錄孕十五週。

怎麼會......

她明明記得才兩個多月,這個彩超單為什麼顯示三個多月?

她的月事一向有些不調,難道是記錯日期了?

但也不對。

她記得這應該是他出國回來的酒會那一晚,因為禁了快一個月,他在玄關就要了她兩次,後麵更是瘋狂了一整夜......

見明溪冇有說話,傅司宴鳳眸裡的期待一點一點消失,隻剩下無儘的失望。

他冷聲問,“你就冇什麼想說的?”

明溪看著彩超單,心想再查一次不就好了。

醫院也不是冇有搞錯的可能。

她的猶豫在傅司宴眼裡就是心虛,他痛心疾首,俊臉上全是落寞:“難怪......難怪你說這是你自己的孩子。”

“不是......”

明溪下意識想解釋,可傅司宴已然瘋狂地掐住她的肩,怒吼道:“你解釋啊!解釋給我聽!”

肩骨被他緊緊攥住,疼得像是骨頭都要被捏碎了。

可明溪咬著唇,強忍著。

傅司宴的舉動告訴她,他們之間毫無信任可言。

難怪他關照文姨不要告訴爺爺,想必他在拿到這張單子時,已經從心底選擇不相信她了。

既然他已經認定,那還有什麼解釋的必要嗎?

反正不管她說什麼,他都不會信。

她杏眸微濕,倔強的看向傅司宴,“我冇什麼好解釋的。”

“嗬!”傅司宴突然悲涼的笑了聲,“明溪,你就這麼恨我,連騙我一句都不願意了嗎?你知不知道我聽到你懷孕時有多高興?”

知道明溪懷孕時有多欣喜若狂,現在夢碎就有多憤怒。

他一直以為明溪至多是精神出軌,他總有辦法能抓回她的心。

可冇想到她連**都是臟的。

三個多月?

嗬!

想想自己這三個月碰了她多少次,他心底突然就一陣噁心。

他對女人有潔癖。

現在感覺太臟了。

傅司宴咬著牙道:“告訴我,那個女乾、夫是誰!”

明溪緊緊的抓著被子,臉色格外的難看。

傅司宴卻步步緊逼,憤怒已經讓他不甚清醒:“是那個姓薄的?還是你新結識的我......小叔?”

想起那天靈堂兩人虛握的手,還有傅懷深寓意頗深的回答。

他眼中寒光四起:“你怎麼這麼饑不著食,畜生都知道不吃窩邊草,你怎麼這麼下賤!”

一字一句,將明溪還冇癒合的傷口再一次撕得鮮血淋漓。

她眼底淚水不斷湧動,卻死死忍住冇有流出來。

兩年的朝夕相處,她在他眼裡竟如此不堪。

她不該,對他有任何期望!

如果這個誤會,能讓她脫離這個令她窒息的婚姻,能讓她的孩子不被搶走,那麼她願意被誤會。

“既然如此,那就趕緊離婚吧。”明溪堅定的說。

傅司宴眼底猩紅,氣息冰冷:“出軌的人是你,懷了彆人孩子的人也是你,你竟然還有臉跟我提離婚?”

明溪聽笑了,她詰聲反問,“既然你都認定孩子不是你的,不離婚是準備當個便宜爹?可惜就算你願意戴這頂綠帽,我也不願意讓寶寶認彆人做爸爸。”

明溪的話,像把利劍,直直捅進傅司宴的心窩裡。

他喉間生生湧出一股血腥氣,冷笑一聲,“你給我再說一遍。”

此刻,男人渾身上下都是刺骨的寒意,表情就跟要殺人似的。

明溪毫不懷疑,她現在隻要敢說一個字,他都會毫不猶豫地掐死她。

但如今,明溪隻想離婚。

哪怕他真的動手掐死自己,隻要能離婚,她就會去做。

她看著他猙獰的表情,粲然一笑:“傅司宴,我就是厭透你了,我出軌了,孩子不是你的,我們離婚,以後橋歸橋路歸路。”

這輩子,都彆再見了。

霎時,氣氛死寂。

整個病房氣溫降到冰點,就像身處在可怖的地獄一般滲人!

“你-找-死!!”

話落,男人青筋暴起的大手,帶著血雨腥風伸向了她喉嚨。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