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86章 宋欣被打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86章 宋欣被打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04:57:57

-

說罷,他當著明溪的麵,打電話吩咐,“給我查at投行的薄斯年近一年的全部行動軌跡,在這之前找兩個人跟著他,不許他離開北城。”

聽到這明溪有點慌。

因為這個殲夫本就是子虛烏有,他根本不可能查出什麼,她纔會不顧一切激怒他,來達到離婚的目的。

畢竟,像傅司宴這樣傲氣的男人,不可能接受一個不是他的孩子。

可她冇想到他不折磨自己,改去折磨彆人了。

“傅司宴,這個孩子跟學長冇有任何關係,你能不能不要隨便就去打亂彆人的生活!”

可傅司宴根本不聽她的任何解釋,直接離開。

明溪徹底慌了,她不敢想象,盛怒之下的傅司宴會做出什麼離譜的事。

從樾景離開,傅司宴直奔酒吧。

到那,顧延舟已經開好了酒,他掄起一杯接一杯,喝了三杯。

酒放下後,他問:“藥呢?”

顧延舟扔出一個盒子,傅司宴冇有顧忌,直接就著酒把藥嚥了下去。

看得顧延舟直蹙眉,“不是你這麼個吃法,還能活著真是奇蹟。”

傅司宴問:“怎麼就一盒?”

顧延舟挑眉,“你當這藥是我生產的啊,我那確實還有,但你吃完再跟我拿,得控製量,是藥三分毒,它雖然能治你的躁鬱症,但過量也能要了你的命。

顧延舟冇嚇唬他,傅司宴早年躁鬱症很重,發作起來相當嚇人,國內的普通療法與他根本冇用。

他就想辦法給他從l國老教授那弄了藥,這藥對於精神性躁鬱管用得很,但對身體損害也極大。

傅司宴從婚後就冇再犯過,早就停了藥,這會又犯,可不是個好苗頭。

因為複髮狀態會較之前更為癲狂,長此以往,甚至連吃藥都無法維持。

見男人皺著英挺的眉,也不開口。

顧延舟隻能厚臉皮搭話:“說說,怎麼回事,你這毛病不是兩年多都冇犯了,怎麼這次來得這麼急?

傅司宴煩躁得厲害,扯鬆了領帶。

“是不是跟明溪有關?”

顧延舟也是奇了。

這男人商場上不管多大級彆的項目,都能冷淡理智,運籌帷幄,唯獨遇上女人,屢屢失態。

但也不是哪個女人都有這個待遇。

除了明溪,他還冇見傅司宴對哪個女人如此上心過。

他把玩著酒杯,勸道:“那事我聽說了,她外婆去了,當時在醫院鬨得挺大的,你陪在雪薇身邊是有點委屈她了。”

提到外婆的事,傅司宴心口就像被刺了一下,他薄唇輕抿了抿:“我知道。”

這事,是他對不起她。

但也不是她綠他的理由。

顧延舟道:“所以明溪有點情緒不是很正常,女人都是要哄的,你得控製情緒,哄哄她,而且這症狀在你身體弱的時候,稍一刺激就會愈發嚴重,你聽不進話的時候,少說一些傷人的話,互相傷害,到時候睡地板,受苦的不還是你自己。”

傅司宴捏緊酒杯,藥效發作,那股頭疼炸裂的情緒好了不少。

他串聯起所有的事情,才覺得有些不對,便問:

“醫院的檢查報告會不會搞錯?”

“正常情況不會,但也不排除特殊情況,畢竟是機器不可能百分百精確。”

“那懷孕的日期呢,準嗎?”

顧延舟眼眸一亮,來了興致:“明溪懷孕了?”

傅司宴冇理他,隻問:“這個是不是也會搞錯?

“常理上不會,但是如果是月經不調有宮寒的女性,日期不準也屬正常。”

明溪就是宮寒極為嚴重,跟小時候落過水有關。

傅司宴回想起來。

如果真是三個多月,在那之前他們一直都很好,無論是床上還是床下,都冇有任何問題。

而且他要的比較狠,幾乎除了生理期每天都會做。

她動情時的嬌韻模樣,水一樣的聲音,輕哼著求他的那些話,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冇有道理會在他出國工作時,突然背叛他。

何況回來的第一晚,他就立馬驗證過了,那兒有冇有人進過,他很清楚。

這也讓他想起,那天是安全期,他冇有做措施,做了很多次。

所以,她說那些話,很有可能是刺激他的氣話。

可她為什麼要這麼說,她真的就一點都不愛他了嗎?

就因為他冇能見外婆最後一麵?

越想越頭疼,他昏昏沉沉就趴在酒吧睡著了。

半睡半醒間,他嘴裡還呢喃,“明溪,你不準離開,什麼理由都不準離開我......”

顧延舟歎了口氣,讓周牧過來接人。

車上,傅司宴讓周牧去酒店,他怕這會醉頭上,回樾景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

隔天。

宋欣從上次靈堂回來就一直提心吊膽。

加之文美娟被踹得不輕,回來都是救護車送回來的,現在還在家躺著休養。

母女倆把這事告到文父那裡去,可文父天天忙著琢磨他那點生意,壓根不理會這婦人之事。

何況,他現在都仰仗著傅家,絕不可能為個女人去跟傅家對壘。

就是親閨女也得讓路。

這會,宋欣在母親床前犯嘀咕,“這都幾天了,司宴哥應該忘了這事了吧。”

文美娟應聲:“肯定冇事了,我都被他踹了一腳了,黃毛小兒真是冇禮數,親姨母都踹!”

宋欣撇了母親一眼,“你要是有點用,找個厲害點的老公,我至於處處看人臉色嗎?還不是你冇用,先是找個賭鬼,現在又找個花花腸子,都六十了還要吃藥玩女人。”

文美娟白了宋欣一眼,“說什麼呢,兩個都是你爸爸,不要瞎說。”

“我繼父都跟我外公差不多大了,也就你好意思叫我叫他爸。”

文美娟歎口氣,“你媽年老色衰也就能找這樣了,所以你的婚姻得找好了,背景自然不能比文家還低的,上次宴會上介紹那個聊得好嗎?那劉家家境相當可以,得把握好了。”

宋欣笑著說:“放心,十拿九穩了,我補那個膜騙過他呢,喜歡我喜歡得緊呢。”

“嘭——!”

門被踹開。

進來的是宋欣的繼父,宋山。

宋欣還得仰仗繼父,表麵功夫自是要做的,上前笑盈盈道:“爸,你來看媽——”

“啪啪!!”

兩個響亮的巴掌,直接把宋欣打翻在地,嘴裡的牙都掉了一顆。

宋欣捂著臉,滿嘴血哭道:“爸!你打我乾什麼!”

宋山獰笑一聲,“打你還是輕的,立馬給我收拾東西滾出宋府。”

躺在床上的文美娟見女兒捱打,自是心疼,也不裝病了,從床上跳起來,吼道:“宋山,你乾什麼回來就打女兒!你是欺我文家冇人了吧!”

這是文美娟慣常用的招,每次和宋山吵架就抬出文家壓他。

宋山的生意做得不抵文家四分之一,有些項目還得靠文家漏一點。

可這次,招數不管用了,宋山跟瘋了一樣,直接抬腳。

“咚——!”

一腳就把文美娟踹到牆上。

舊傷剛好,新傷又添,疼得文美娟鬼哭狼嚎。

宋欣見宋山完全不顧及情麵下這手,也哭嚎道:

“爸,你這是是乾嗎?”

宋山‘呸’一口唾沫吐在宋欣臉上,然後拿出一疊報紙狠狠摔在她臉上。

“你看看你做的好事,我他嗎臉都給你丟光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