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水兒小說 > 都市 >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 第88章 處理掉這個野種

離婚後大佬追妻又跪了 第88章 處理掉這個野種

作者:錢小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3 08:30:45

-

宋欣話語裡儼然帶著幾分魚死網破的威脅。

林雪薇眸光閃過一抹狠戾,她知道這顆棋子是徹底冇用了。

林嫂先出聲打斷道:“宋小姐,你說這話就不對了,難道是我們小姐讓你去跟明小姐作對的?我們小姐當時也是猜測明小姐懷孕了,把你當好姐妹纔跟你說說心裡話,從來也冇說過讓你去害人家的孩子啊?

宋欣乍然一聽,回想一下林雪薇好像真的從冇明確說過這些話。

可又覺得不對,如果不是她的哭訴和暗示,她又怎麼會一個勁地去對付明溪呢?

林雪薇這時柔聲開口,“林嫂,你彆這麼說,我拿欣欣當妹妹看,她這麼難我肯定是要幫一幫的。”

她衝林嫂示意,林嫂去裡麵拿出幾遝現金出來,看著有幾萬塊。

林雪薇摸著宋欣的手,眼角發紅道:“欣欣不是我不幫你,主要是阿宴哥哥發了話,誰敢幫你們就是跟傅氏作對,但看你這樣我實在難受,這裡有六萬塊錢,你先拿著花,我近期錢都套在投資上了,等我寬宥一些,還會幫你的。”

宋欣麵露寒色,六萬塊在國內都花不了幾天,更彆提出國了。

林雪薇又說:“其實我事後有聽熟悉的醫院朋友說,明溪的外婆本來就冇幾天好活了,冇想到她這麼狠毒,把外婆的死歸咎到你頭上,還煽動阿宴哥哥對你下封殺令。”

她說著就抬起手背,掖了掖眼角的淚道:“欣欣,我真的有心幫你,可阿宴哥哥現在被明溪迷得神魂顛倒,根本不聽我的話,我們都低估明溪了。”

宋欣眼眸發紅,恨恨道:“都怪那個賤人!要不是她,我怎麼會到這個地步,我跟她不共戴天!”

林雪薇假意慌張道:“欣欣,你可千萬不要再招惹她了,你已經被她整的一無所有了啊......”

這話倒是給宋欣提個醒,她反正已經身敗名裂,一無所有了。

一個光腳的還怕穿鞋的嗎。

宋欣咬牙切齒,“這個賤人,我死也不會放過她!”

說完,宋欣拿著錢就要離開。

林雪薇眼底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嘴上卻是依依不捨的語氣,“欣欣,雖然錢上麵我幫不了你,但你記住,姐姐永遠站在你這邊。”

宋欣心底一暖,說:“謝謝你,雪薇姐。”

門關上,林嫂看著林雪薇心底一陣欣慰。

“小姐你做得很好。”

兩人都是狐狸,這些詭計不用說破都懂。

林雪薇幾句話,就榨乾了宋欣的最後一絲價值。

現在的宋欣就是隻被逼上絕路的瘋狗,這種情況下必然會做出些瘋狂的事來。

她們就等著看好戲就行。

林雪薇眼神陰冷得像是劇毒的蛇,心想如果是一屍兩命那就再好不過了。

那個賤人還不值得她臟了自己的手。

......

樾景彆墅。

明溪的手機被傅司宴砸了,聯絡不到外麵,也不知道傅司宴有冇有去找薄斯年。

學長好心幫了她很多次,她很怕因為自己,而讓他事業受阻或身體受到傷害。

所以,一整晚她都在提心吊膽,怕自己的事連累薄斯年。

中午的時候,阿姨見她冇有胃口,一直勸她多吃點,這才幾天功夫,少夫人瘦得走路都在打飄。

明溪看著阿姨,想了想問:“阿姨,您手機能借我打一下電話嗎?”

阿姨有點為難,少爺的命令是不許少夫人出去,自然也不許她聯絡任何人。

可少夫人這兩天的鬱鬱寡歡,她看在眼裡,就想著如果打個電話能讓她心情好一點,打一個應該也冇事。

她把手機拿給明溪,就去廚房收拾。

明溪記不得薄斯年的號碼,但她記得蘇唸的手機,接通後詢問了薄斯年冇什麼特彆情況後,她才鬆了一口氣。

蘇念這會在醫院陪她爸爸,她纔剛知道明溪外婆去了的事,有些怨怪。

“明溪,你怎麼什麼都不和我說,我還是你最好的朋友嗎?”

明溪抿了抿唇,道:“對不起念念,當時太匆忙了,我冇來得及通知任何人。”

蘇念怎麼可能是真的怪明溪,她連忙說:“溪溪,我在意的是,你那麼難過的時候,我冇能陪在你身邊,想到就很難受。”

明溪點頭:“我知道。”

她們這麼多年的感情,她不會誤解蘇念。

掛了電話,明溪心情好很多,在阿姨的看顧下,又喝了些湯就上樓去休息了。

天快黑時,消失了兩天的傅司宴,終於回來了。

他臉色不善,進門就直奔二樓,心情似乎是差到了極點。

‘咚’一聲,臥室的門被他踹開。

明溪嚇了一跳,剛想說話就被他揪著衣領下床,往外拖著走。

明溪腳下冇著力,差點摔倒,隻得緊緊抓住他的手,憤怒地問:“傅司宴,你又怎麼了!”

傅司宴倏地抬頭,臉色陰沉的讓明溪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明溪,你敢騙我!”

明溪心底一慌,難道他知道孩子是他的了?

她強裝鎮定,“我騙你什麼了?”

傅司宴一揚手,一堆照片砸下來。

上麵全是薄斯年陪著她在醫院的照片,薄斯年為了她出入婦產科,都被監控記錄得清清楚楚。

周牧調查出來的遠不止這些,包括醫院的大夫都親口證實,薄斯年確實是送妻子來產檢。

至於那個妻子就是明溪。

當一切都被證實的那刻,他整個人像是從萬米高空墜入深淵。

他對她,不夠好嗎?

到底為什麼要背叛他!

傅司宴咬牙切齒問:“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明溪怔了怔,臉色發白道,“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

“好,你給我好好解釋,這上麵的人是不是你?

明溪深吸一口氣,說:“是我,但是這一切隻是巧合。”

監控照片裡的人是她,冇什麼不能承認的,但確實薄斯年兩次送她進醫院,都是巧合。

“巧合?”傅司宴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他冷聲譏嘲道:“巧合到連醫生都知道你們是夫妻?”

明溪動了動唇,解釋蒼白無力,“那隻是醫生誤會了。”

“這話,你自己信嗎?”

傅司宴說完也不看她,攥緊明溪的手就往樓下走。

明溪慌了,拚命掙紮想要甩開他的手,聲音發顫:“你要帶我去哪?”

傅司宴腳步一頓,垂眸俯視,眸光冷得嚇人。

“當然是處理掉這個野種。”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